<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職場 > 月亮偏愛她

            更新時間:2023-03-08 11:29:45

            月亮偏愛她

            月亮偏愛她 羲玥公子 著

            連載中 楚庭月季暮深

            小說角色名是楚庭月季暮深的小說叫做《月亮偏愛她》,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羲玥公子所編寫的職場類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南淮集團的繼承人季暮深,是一座出了名的冰山,他高冷矜貴,二十七歲前從未有過任何戀愛傳聞,追他的豪門千金能繞南城一圈,卻沒人能入他的眼,某一天,忽然傳出他結婚的消息,結婚對象則是那個高中時期成天蜜蜂一樣纏著他的楚庭月。伴郎團有人問:“深哥,你跟楚庭月,誰追的誰?”有人替他回答:“這個還用問嗎?深哥這樣的怎么可能主動追人,絕對是楚庭月倒追的!”“對啊,高中的時候,楚庭月就一直纏著深哥,深哥還一直覺得她煩呢?!?

            精彩章節試讀:

            金碧輝煌的宴會廳里,充斥著柔緩的鋼琴曲,男人都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女人都穿著華麗的禮服,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或談笑風生,或舉杯共飲。

            楚庭月穿著一身小香風黑色連衣裙,端著一杯氣泡水,百無聊賴地看著宴會廳里寒暄的人。

            這還是她回國后第一次參加這種酒會,原本跟她一起來的姑父和表弟已經不知道去了哪里。

            前些天說要一起來酒會的時候,姑父葉博雄笑意盈盈地說到時候帶她去見一見跟合作的幾個客戶和供應商。

            楚庭月當時就沒當真,自從她父親去世之后,家里的公司由姑父葉博雄和爺爺共同打理,爺爺今年年初走了后,公司就幾乎由葉博雄說了算。

            而她這個楚家的長孫女,手上又握著公司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權,葉博雄多少會忌憚她。

            又怎么會真的帶著她去結識同行,拓展她的人脈。

            楚庭月心如明鏡,但她也并不想破壞她和姑姑那一家的和氣,所以明面上大家還是客客氣氣的。

            “庭月,在發什么呆?”

            楚庭月聞言抬頭,看著來到眼前穿著香檳色抹胸長裙的女人。眼前的女人名叫姜眠,是江威集團董事長的千金。

            她們是在挪威留學的時候認識的,當時得知是同鄉,兩人一見如故,為了互相照應住在了一起,那四年求學時光幾乎形影不離。

            楚庭月問:“你爸呢?”

            “他還在跟一位伯伯嘮嗑,我趁機偷溜,緩一口氣?!?/p>

            楚庭月笑了笑,“你就知足吧,你爸還能帶著你認識人,我的話,就只能在這發呆?!?/p>

            楚庭月的情況,姜眠是清楚的,她安慰道:“你才剛進公司不久,慢慢地就能認識很多人了?!?/p>

            “嗯?!?/p>

            此時,一名端著紅酒,穿著銀灰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過來,他臉上帶笑,“楚小姐,你好,又見面了?!?/p>

            楚庭月臉上也露出一個笑,“王總,你好?!?/p>

            男人單手插著褲袋,眉目含情,“一直想要跟楚小姐一塊吃個飯,但楚小姐實在忙,一直沒機會,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得楚小姐賞臉?!?/p>

            楚庭月臉上依舊保持笑容,“要是談公事,那我是一直有空的?!?/p>

            男人道:“剛好,我這邊的一個法國朋友有一款產品想找OEM代工廠,到時候我帶他去你們公司轉轉?!?/p>

            “好,沒問題?!?/p>

            等男人離開,姜眠朝著楚庭月聳了聳眉毛,“這個男人一看就知道對你有意思?!?/p>

            楚庭月一臉淡然,“他有沒有意思我不清楚,不過他的風流韻事數不勝數,估計能寫成十本小說?!?/p>

            姜眠噗嗤一聲笑了,“這么厲害?”

            “這不很正常,我們這個圈子,有幾個男人專一的?”

            “確實?!毕氲绞裁?,姜眠頓了頓,“不過,也有優質的?!?/p>

            “舉個例子?”

            姜眠朝著她甩頭示意,“看你左邊?!?/p>

            楚庭月下意識朝著左邊看過去,視線中,一個穿著黑色西裝,身材頎長的男人正在跟一名中年人在談話,他氣質出眾,眉眼也好看,是那種讓人一眼驚艷的容貌。

            縱然在這名流聚集的酒會上,他依舊光彩奪目。

            楚庭月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姜眠,“你有興趣?”

            “我可不敢?!苯吖室鈮旱土寺曇?,“覬覦他的人估計能繞南城一圈,但聽說結局都非常慘烈,無人生還?!?/p>

            聽到這,楚庭月笑了出來,“沒想到過了這么多年,他還是像以前一樣?!?/p>

            姜眠琢磨著楚庭月這句話的意思,她再怎么遲鈍也明白了,“庭月,你以前認識他?”

            “嗯,我高中同學?!背ピ峦nD了片刻,又補充道:“曾經也算是朋友?!?/p>

            “現在沒聯系了?”

            “嗯,因為后來我跟他絕交了?!?/p>

            ‘絕交’這個詞,聽著好像挺殘酷,但如果是發生在一男一女身上,那背后的故事或許很精彩,姜眠很好奇,“感覺有故事,說來聽聽,怎么跟他絕交的?”

            “說來話長,以后跟你慢慢說?!?/p>

            楚庭月再次看向那邊的男人,他叫季暮深,八年不見,他的容貌變化不大,只是比起少年時期更加硬朗,有一種無法言說的成熟男人魅力。

            楚庭月落在季暮深身上的目光還沒來得及收回,便對上了一雙好看的眼睛。

            她心里一怔,有一種偷窺被抓個正著的感覺,略微尷尬。她局促地收回了視線,挽起姜眠的手,轉身離開,“有點餓了,我們去吃點東西?!?/p>

            楚庭月和姜眠來到自助區,剛吃了一小塊蛋糕,姜眠的手機響了,她接了個電話,說了句她爸讓她過去,便走了。

            留下楚庭月一個人。

            楚庭月吃了點東西看了看時間,快九點半了。

            這酒會上她沒幾個認識的人,剛剛跟幾位打過交道的人寒暄了幾句,其他不認識的冒昧上前打招呼寒暄也尷尬,留在這也無聊,還不如回家睡覺。

            她轉身要走,轉身時剛好遇碰到一個人,她微微一怔。

            一時之間,有些無措。

            絕交并且八年沒聯系過的老朋友,還有沒有寒暄的必要?她在心里想。

            應該是沒的,對方畢竟是一座冰山,她如果主動寒暄,他愛答不理,倒像是自討苦吃。

            她面容平和地和他擦肩而過。

            “楚庭月?!蹦腥撕寐牭纳ひ魝魅肓硕?,比起當年,他的聲音低沉了幾分。

            這是男孩長成成熟男人的一個標志。

            只是對于眼前已經成熟的男人,楚庭月實在陌生。

            對方開了口,她自然也不會不懂人情世故,她禮貌地笑了笑,“沒想到你還記得我?!?/p>

            季暮深看著她,目光里說不清是什么情緒。

            楚庭月幾分不自在,但既然被他叫住了,就這么走好像也不禮貌,她硬著頭皮寒暄,“我記得你去美國留學了,什么時候回來的?”

            “兩年半前?!?/p>

            “哦哦,那你畢業就回來了?!?/p>

            “差不多?!奔灸荷钣謫枺骸澳隳?,什么時候回來的?”

            楚庭月道:“我啊,半年前吧?!?/p>

            楚庭月在挪威讀了大學,畢業后爺爺就想讓她回來幫忙打理公司,但那時候她覺得自己還沒那個能耐去打理公司,于是進了一家世界五百強公司積累經驗,半年前爺爺病逝,她才決定回國。

            回國后,為了了解公司和工廠的運營,她匿名去了自家工廠做了三個月管培生,目前在公司擔任外貿部經理一職。

            簡單寒暄之后,楚庭月也找不出什么話題聊,她說:“時間不早,我得回去了,就不打攪你了,拜拜?!?/p>

            楚庭月走后,季暮深還站在原地。

            好友宋航走了過來,“深哥,剛剛跟你說話的女的,是不是楚庭月?”

            季暮深看他一眼,“怎么?”

            “沒什么,我剛還跟他姑父聊了一會兒?!彼魏降溃骸罢f起來,他們家的八卦我最近倒是聽了不少?!?/p>

            季暮深問:“什么八卦?”

            宋航噗嗤笑了,“你不是一向對這種豪門八卦沒興趣的嗎?”

            季暮深臉上沒什么表情,他抿了一口酒,“你愛說不說?!?/p>

            “等等,我說?!彼魏嚼∷?,“英航科技的老董事長走了后,不是給了他女婿和外孫很多股份嘛?也就是葉博雄父子,而這個英航科技是人都知道是楚庭月他爸做起來的,楚庭月手上也有她爸當初留給她的股份,我聽他們內部人說,自從楚庭月回國,他們這一家子是表面上和和氣氣,但其實一直明爭暗斗。你看,今天葉博雄父子到處跟人寒暄,根本不帶她?!?/p>

            季暮深眼眸深沉,眼里的情緒讓人摸不透。

            ——

            楚庭月回到家,也才十點鐘。

            姑姑楚佳玲陪著奶奶趙春蕓在客廳里看電視,兩母女一邊看一邊聊。

            見楚庭月回來,楚佳玲問:“庭月,你怎么這么早回來了?”

            楚庭月在玄關處換鞋,“有點無聊,就先回來了?!?/p>

            “你姑父和阿鴻呢?”

            “他們估計再晚點?!?/p>

            自從楚庭月的父親去世之后,楚佳玲一家便住進了楚家的別墅,甚至連她的表弟也改姓楚,成為楚家的人,所以爺爺臨終前才定下遺囑,把他的股份幾乎都給了楚佳玲一家人。

            姑姑一家住進來,楚庭月倒是不反對的,畢竟她在國外那些年,都是姑姑一家在照料爺爺奶奶。

            趙春蕓招了招手,“庭月,過來,奶奶有話跟你說?!?/p>

            楚庭月走了過去,在趙春蕓旁邊坐下,“奶奶,怎么了?”

            趙春蕓說:“今天我跟一群老姐妹喝下午茶,遇到了季家的老太太,她有個孫子,跟你一樣大?!?/p>

            楚庭月隱隱已經察覺到了趙春蕓接下來要說什么,畢竟她回國之后,趙春蕓一直都在給她物色對象,她的那些老姐妹都是南城的一些貴婦老太太,平時約著吃下午茶,看戲逛街,當然也愛給自己的子女牽紅線。

            “奶奶,你不會又給我安排相親吧?”

            趙春蕓道:“這次這個,保證你喜歡?!?/p>

            楚庭月無奈,“奶奶,我現在心里只有工作,我剛回國接手外貿部,每天很忙的,沒時間談戀愛?!?/p>

            “你這孩子,工作有你的人生大事重要嗎?奶奶也是為你考慮,這次的男孩子是真的很不錯?!壁w春蕓拿起茶幾上的手機,“我這有照片,我給你看看,這男孩子我一看就很喜歡?!?/p>

            趙春蕓打開手機,把照片展示給她看,“你看看,是不是長得很英俊?!?/p>

            楚庭月瞥了一眼她的手機屏幕,看到了那張正裝照,她一愣,原來奶奶說的季家老太太是季暮深的奶奶。

            “奶奶,這人我今晚才見過?!?/p>

            “你也認識???”

            楚庭月點頭,“嗯,我高中同學,叫季暮深?!?/p>

            “那就太好了,那這樣見面也有話題聊?!?/p>

            一旁的楚佳玲心事重重,她插了一句,“媽,這個季暮深就是南淮集團董事長的兒子吧?”

            “對啊,就是他?!?/p>

            楚庭月一想到要跟季暮深相親,沒見面就已經開始尷尬了,估計比今天見面更尷尬,“奶奶,我聽說他很多人追,也拒絕了很多人,就算我愿意,人家未必愿意相親?!?/p>

            “怎么會不愿意?!壁w春蕓道:“今天還是他奶奶拉著我,問我是不是有個孫女,然后她主動提出想安排你們見個面,吃個飯?!?/p>

            “然后,你就直接答應了?”

            “那當然?!壁w春蕓道:“我看那男孩子長得好,人家南淮集團又是南城數一數二的大集團,如果能跟他們家聯姻,對我們楚家只有好處,沒有壞處?!?/p>

            聽到‘聯姻’二字,楚庭月沉默了一瞬,他們家的公司雖算不上什么大集團,但也算是南城豪門一族,她從小就看到過無數商業聯姻。

            小的時候,對商業聯姻十分鄙夷,覺得為了所謂的商業利益而跟自己不愛的人結婚,簡直就是可悲。

            但慢慢長大了之后,她才發現,似乎也沒那么可悲,畢竟人這一輩子,很難遇到真正喜歡的人,很難兩情相悅。

            這世界上能因為愛情結婚的人少之又少,就算結了婚,也會因為各種瑣事消耗彼此的熱情,很難走到最后。

            商業聯姻,最起碼還是門當戶對,并且能從中獲利的。

            只是,如果聯姻對象是季暮深,楚庭月還是覺得有些尷尬。

            南淮集團是南城數一數二的大公司,季家的商業地圖遍布南城,又是季暮深的奶奶主動找上來的,趙春蕓也一口答應了,楚庭月覺得如果她現在直接拒絕,難免會造成兩家不愉快。

            生意場上,不能得罪人的道理,她還是懂的。

            以季暮深的性子,估計他也不會愿意相親,這個惡人,由他來做會更合適。

            楚庭月說:“如果男方愿意,我就去,不愿意就算了?!?/p>

            趙春蕓見楚庭月松口答應,臉上也有了笑容,“那當然,那我就先應下來,討論一下見面時間?!?/p>

            作者有話說:

            開新文了,原本打算月初開,但三次元工作有點忙,存稿不多,所以拖到了現在。

            老規矩,前十章留言會有紅包掉落哦

            下一本言情《覬覦他,暗戀她》求預收

            姜予事業有成,唯獨感情不順,

            某一天,新來的實習生梁哲辰引起了她的注意,

            對方身高一米八八,膚白帥氣,外加性子清冷,眼里七分淡漠,三分溫柔,

            姜予的DNA動了,好養眼,想搞到手。

            只可惜對方比她小,身份還比較特殊,

            最重要的是,她慫!

            梁哲辰進了一家科技公司實習,

            女上司專業能力很強,但生活上非常不靠譜,

            她酒量極差,喝了一杯白酒,就摟著他喊老公,

            他面紅耳赤,小心翼翼吻了她,

            可偏偏她隔天醒了還裝作沒事人一樣。

            某天,她在辦公室指著某明星小鮮肉叫老公,

            他一口牙差點咬碎!

            這人怎么這么膚淺!

            姜予說:“你太小了,跟我不合適?!?/p>

            梁哲辰臉色難看,“那摟著我叫老公的時候你怎么不說?”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