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職場 > 我吻星河

            更新時間:2023-03-14 09:30:41

            我吻星河

            我吻星河 君子阿郭 著

            連載中 祝星燃

            男女主角是祝星燃的小說叫做《我吻星河》,是作者君子阿郭最新寫的一本職場類小說,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說介紹:祝星燃被稱為國家話劇院的高顏值女神,生得仙姿玉貌,明艷耀眼,一張舞臺上淚光瀲滟的哭戲照在網上瘋傳,美得顛倒眾生,堪稱神仙落淚,被專業人士評為十年一遇的表演天才。凡她登臺的演出,門票都搶售一空,媒體爭相報道。有人戲稱:“美人一面,價值千金?!币蝗?,朋友約霍庭恩前往劇院,觀看演出。朋友指著臺上紅裙曳曳,身姿曼妙的祝星燃調侃:“不愧是絕色美人,這一眼值了?!?

            精彩章節試讀:

            四月初的京都,天氣終于回暖,邁入春天。

            驟雨初歇后的A大校園天晴氣和,澄清的陽光似乎被雨水洗了一遍,映著鋪粉疊黛的櫻花,滿目都是嬌艷靈動的粉,輕拂過的風里還有一絲微涼的潮意,沁著幽淡清雅的花香。

            今天是A大100周年校慶,此時三巖大禮堂內外一眼望去都是人,距離典禮開始還有不到一小時,仍有絡繹不絕的觀眾到場。

            禮堂后臺擠滿了參與演出的學生,匆匆忙忙地進出往來,唯獨走廊盡頭處的那間化妝室格外安靜,偶有人員進出,經過的學生忍不住往那個方向頻頻張望,滿是好奇,據說里面的幾位演出人員都是國家劇院的重量級演員,將在校慶典禮上進行一場公益演出,就連媒體也來了不少。

            溫衍作為本場話劇的主演之一,剛和活動負責人討論完待會演出的注意事項,回到化妝間后便看見不遠處那抹***于鏡子前補妝的窈窕身影,裁剪精良的月牙色真絲旗袍襯得女子的身段婀娜玲瓏。

            薄而清透的日光透過窗戶跳進來,落在她細細描眉的纖白指尖,宛若鍍了層淡淡的金邊。

            祝星燃的半邊身子沐浴在暖陽之下,烏發似上好的綢緞高高盤起,露出纖細柔美的脖頸,整個人仿佛被光一點點浸透,皮膚白的幾欲透明。

            女子一顰一動,風姿絕代,溫衍站定在原地,一時間邁不動腿,目光定定地望過去,呼吸都不自覺放慢了些。

            他在國家劇院待了近三年,前后搭檔過的女演員很多,也見過不少人穿旗袍的樣子,唯獨祝星燃穿旗袍的樣子讓人過目不忘,撐得住旗袍的那分韻味,妖嬈卻不染紅塵。

            化妝間內格外安靜,時不時傳來隔壁學生的嬉鬧談笑,就在這時,周悅抱著一箱道具進來,放在門口的桌子上,看到正在化妝的祝星燃,她的眼睛瞬間亮起來,興沖沖的小跑過去,溫衍忙收回目光,斂起眼底的情緒。

            “星燃姐,我聽隔壁學生說,今天學校邀請了一位知名校友?!敝軔偰樕贤钢d奮,隱隱有幾分期待。

            祝星燃莞爾,細長的眼尾撩起些許弧度,秀雅絕俗的眉眼間瀲滟著粲然的光,一開口嗓音輕輕柔柔,婉轉動人。

            “今天是A大的百年校慶,聽袁校長說,受邀出席的校友不少?!?/p>

            她款款放下手中的眉筆,纖長卷翹的眼睫籠著烏黑明澈的杏眸,膚若晶瑩美玉,舉手投足間自帶一股輕靈之氣。

            周悅定定地注視著眼前上了妝的祝星燃,下意識吞咽了一下,眼里毫不掩飾的驚艷,作為祝星燃的貼身助理,她見過自家老板妝前妝后的模樣,素顏時柔情綽態,略施粉黛后精致明艷。

            國家劇院最不缺相貌出挑的演員,祝星燃卻是萬眾出一的骨相,美艷不可方物,似乎生來就屬于戲劇舞臺和大銀幕。

            就在剛才,她進來的時候還撞見溫衍正盯著星燃出神呢,那眼神直勾勾的,要說沒別的心思,她可一點也不信。

            周悅回過神,想起自己急匆匆跑過來的目的,語氣興奮:“你說的這些我知道,但其中一位可是今天的重量級大佬!”

            “A大圖書館是學校的標志性建筑,當初建造的時候耗資八千多萬,聽學生說就是這位大佬捐贈的?!?/p>

            周悅輕嘖一聲,掰著指頭數,四舍五入都快一個億了,這主兒居然說捐就捐,有錢人的世界都這么樸實無華的嗎?

            周悅越說越起勁,剛才空閑的時候和隔壁同學混了個臉熟,聽到不少消息:“這位大佬不僅背景顯赫,而且相貌也出眾,校史館還有他當初畢業時的照片呢!”

            祝星燃輕掀起眼睫,看到小周眼里按捺不住的小火苗,被她興奮的語氣帶起幾分好奇。

            周悅:“就是之前上財經頻道的那位,盛千集團的現任執行董事霍庭恩,如今實權鼎盛,身價過千億?!?/p>

            聽到“霍庭恩”三個字,祝星燃輕點胭脂的手稍稍停頓,沒有作聲。

            周悅忽然想到什么,下意識開口:“老板,你那位未婚夫是不是也姓霍?”

            祝星燃垂下纖長眼睫,斂著輕微波瀾,聲音極輕地“嗯”了聲,瑩白似玉的指尖理了理水滴領口的蝴蝶扣。

            見自家老板杏眸中的笑意淡了幾分,周悅猛地意識到不該提這茬,祝星燃很少提起她那位未婚夫,據說是家中長輩安排的婚事,雙方沒有任何感情基礎,十分淡漠。

            一想到自家老板這么一個拔尖出挑的大美人,本該好好享受單身,打拼事業,居然年紀輕輕就早早訂了婚,而且對方還年長她整整六歲,相處起來都有不小的代溝吧?

            思及此,周悅忍不住嘆氣,凝視著自家老板這張仙姿玉貌的臉,默默心疼起來。

            -

            距離校慶典禮還有不到十五分鐘,學生們陸陸續續到齊,依次就座,場內一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觀眾席正中央前兩排視野絕佳的位置則留給校領導和幾位受邀出席的優秀校友。

            三巖禮堂外,袁校長蹙著眉心略顯焦灼地佇立在原地,時不時低頭看一眼腕表,而后朝南面校門的方向張望,他身后還跟著兩位書記。

            三人沉默相視,似乎都在等一位貴賓,皆是一副怠慢不得的神色,更不敢有絲毫怨言,畢竟這位貴賓答應來這一趟,就已經很給他們面子了。

            袁校長看了眼時間,緩緩摩/挲著手機屏幕,斟酌要不要打去一通電話詢問,就在這時,一旁的趙書記似乎看到什么,語氣都輕快起來:“快看,應該就是那輛車了吧?!?/p>

            袁校長抬眸,郁郁蔥蘢的林蔭大道下,一輛低調內斂的黑色賓利緩緩駛入視野中,行進在干凈的柏油路面,線條流暢利落的車身掠過斑駁的樹影,黑色車窗緊閉,看不清車內的人。

            然而那串罕見的車牌號絕非一般人搖號就能買得到,車主的身份可見一斑,緊跟著,黑色賓利不緊不慢地停住。

            袁校長面色一喜,和身后的兩位書記紛紛上前。

            后座的車門打開,西裝革履的男子徑自下車,修長如竹的身姿被光影切割得挺括料峭,剪裁精良的黑色西服勾勒出肩寬窄腰的勁瘦身形,青年的輪廓看起來比多年前更加內斂自持,氣場尤為強大,莫名添了幾分高不可攀的禁欲感。

            霍庭恩朝兩位書記微微頷首,抬眸接住袁校長欣悅的眼神,清雋俊美的眉眼溫和謙遜,如今看到昔日校長,那雙墨黑如漆的丹鳳眼里似有清風朗月。

            “袁校長,好久不見?!?/p>

            霍庭恩薄唇輕啟,溫潤清越的聲線如擊玉石,骨節冷白明晰的手握了握校長遞來的手。

            袁校長喜不自勝,滿臉熱情“庭恩,好久不見,今天可算見到你了?!?/p>

            霍庭恩莞爾,唇角牽起抹淺淡溫和的笑痕:“母校百年慶典,自然是要來的?!?/p>

            校長連連點頭,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寒暄的話稍后再說,我們先趕緊進去吧?!?/p>

            身旁的趙秘書畢恭畢敬地跟在霍庭恩身側,一行人朝大禮堂走去。

            -

            校慶典禮正式開始,短暫的沉寂后,主持人嘹亮的聲音響徹整個禮堂會場,當介紹起今日受邀出席的領導和嘉賓時,現場登時熱鬧起來,歡呼聲很大。

            彼時的祝星燃正在后臺候場,與其他幾位主演對著劇本中的幾個小細節,聽聞前臺傳來的騷/動,候場區的不少學生紛紛跑去后門那看熱鬧,周悅也按捺不住好奇跟過去。

            當視線掠過觀眾席第一排坐著的重量級嘉賓時,周悅的目光頓住,猛地睜大眼睛,又驚又喜,雀躍得說不出話來。

            “你們快看,坐在袁校長身邊的那位是不是給咱們學校捐圖書館的霍總呀?”

            “對對對!就是他,沒想到本人居然這么年輕,比照片好看太多了吧,簡直帥到令人發指誒??!”

            “他今年也才30歲吧?據說剛畢業就繼承家業,手腕雷厲風行,殺伐果決,是商界不敢得罪的大人物,連校長都對他一副卑躬屈膝的樣子?!?/p>

            “唉,這么一個多金帥禁欲的大帥哥,可惜是個不婚主義?!?/p>

            霍庭恩是不婚主義?!

            聽到這句周悅有些驚訝,正要問問身旁的女同學,霍庭恩不婚這事是真是假,她剛一張嘴,被身后一道溫朗的男聲打斷——

            “大家看什么呢,這么激動?”

            溫衍和祝星燃一塊走過來,見這邊鬧出的動靜不小,還以為出了什么突發狀況,周悅一見祝星燃,眼里都在冒星星,連忙挽著女人的胳膊欣喜道:“老板你快看,盛千集團的那位大佬真的來了!”

            祝星燃星眸微頓,掀起纖長卷翹的眼睫望向眾人目光整齊劃一匯聚的地方——

            前方的視野被半邊紅色絲絨幕布遮擋,只留一道狹窄豎長的縫隙,角度剛好能看見觀眾席中央前排的位置。

            祝星燃的目光緩緩落過去,不過一秒,一眼便看到前排最佳觀賞區域的落座嘉賓,小周口中的大佬。

            男人身著一襲筆挺矜貴的西裝坐于前排正中的位置,深邃的眉骨連著優越立體的鼻梁,薄唇瘦削微抿,辨不出喜怒,宛若一尊精雕細琢過的完美雕像。

            一旁的校領導與他低聲交流,霍庭恩略偏頭,微微頷首似在回應,側臉的輪廓刀刻般利落流暢,棱角分明。

            祝星燃一時間忘了移開目光,原來高高在上的神祇也有著落入凡塵的一面。

            霍庭恩似是有所感知,下一秒竟面不改色地掀起眼簾,沉黑深邃的眸一瞬不瞬地望向幕布旁的位置。

            兩人的視線毫不預兆的隔空相撞,男人清雋如畫的面容被舞臺上方不斷變幻的光影襯得昳麗至極,就這樣定定地注視著她,祝星燃的心口驟然一縮,折扇般的眼睫無措地簌簌扇動。

            燈光漸熄,兩人短暫的對視隨之隱沒于昏暗深沉中。

            借著臺上主持人報幕的空隙,袁校長微微偏頭低聲開口:“今天有幾位國家劇院的優秀演員來學校進行公益演出,再加上你能出席,所以這次校慶典禮意義非凡?!?/p>

            光線再度亮起時,紅絲絨幕布旁的位置空無一人,霍庭恩的面色無波無瀾,聽著袁校長的介紹,目光落在節目單下方出演嘉賓那一欄。

            “祝星燃”三個字映入眼簾,他眉梢輕挑,黝黑的眼底笑意深了些,若云似霧的心緒悄然掠過心間。

            彼時幕布后方,祝星燃像是被定在原地,微涼的指背輕輕貼了貼自己微微發燙的臉頰,因剛才那兩秒的短暫對視,心跳都漏了半拍。

            “我沒看錯吧?霍總剛才是不是朝我們這邊看了?!”

            “我也發現了!那張臉真是絕了,現在的總裁都這么高質量了嗎,還讓不讓普通男人活了!”

            “媽呀,這一眼看得我瞬間想戀愛了嗚嗚嗚嗚...”

            “......”

            身邊傳來眾人對霍庭恩的稱贊和驚艷,祝星燃緩慢回過神來,忽然有點松了口氣的感覺,她走出人群去往候場區,轉身后虛握的掌心卻不自覺越收越緊,泛起一絲潮意。

            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霍庭恩。

            仔細算算,距離兩人上次見面,竟已過去兩個月之久,這期間霍庭恩并沒有聯系過她,祝星燃也識趣,從未主動叨擾。

            兩人自訂婚宴后,好似又變成了兩條不相干的平行線,再無交集。

            要是待會正面相撞,出于禮貌是不是該打聲招呼?雖然許久未見,好歹也是彼此名義上的未婚妻,未婚夫。

            祝星燃星眸流轉,兀自出神,花瓣似的粉唇輕抿,一旁的周悅還以為自家老板同樣為色所迷,笑嘻嘻地輕推了推她的胳膊:“老板,你是不是也覺得這位霍總很帥?”

            祝星燃稍稍彎唇,面色微赧:“還行?!?/p>

            霍庭恩的相貌自然是無可挑剔,五官俊美端方,儒雅斯文,本人更是潔身自好,這也是她當初同意與他訂婚的原因之一。

            -

            半小時后,話劇《春華秋實》終于開始。

            身著月牙色真絲旗袍的祝星燃登臺,女人窈窕婀娜的高挑身姿出現在耀眼的聚光燈下,一顰一動美得不似真人,宛若潑了墨的畫中仙,原本略顯嘈雜的大禮堂慢慢歸于寂靜,無數雙眼睛定定地注視著舞臺中央的演員,眼里無不流露出幾分驚艷,其中自然也包括觀眾席前排的貴賓。

            霍庭恩坐于中央視野絕佳的位置,西服褲包裹著的長腿交疊,墨黑如漆的眼幽暗深邃,無聲地注視著舞臺上那抹熟悉清瘦的身影,烏黑瞳仁被舞臺處的光影映得明暗流轉。

            兩人的距離不遠,只隔著一條寬闊的過道,女人一顰一笑,眉眼柔美綽約,臺下秀雅溫柔,臺上明艷昳麗,光芒萬丈。

            想到不久前的驚鴻一瞥,霍庭恩斂著黑如鴉羽的眼睫,面上不動聲色,明晰修長的手指一圈一圈,緩慢摩挲著左手中指處那枚質感渾厚,簡約大氣的戒指。

            當目光掃過臺上女子白皙纖細,空無一物的雙手,霍庭恩低斂著眸,眼里明明滅滅,清透如玉的指尖微頓,這才發現,祝星燃并沒有戴訂婚戒指。

            -

            整場演出十分順利,現場觀眾的反饋也很好,從演出開始到最后的謝幕環節,祝星燃的視線都有意避開觀眾席前排的某個位置。

            舞臺距離前排座位太近,霍庭恩的氣場又實在太強大,存在感極具壓迫性,有好幾次她的余光明顯感覺到觀眾席里的那道視線,落在她身上都有些發燙。

            她并不是不敢與其對視,只是怕自己看一眼會在演出過程中分神。

            演出結束后,話劇團的成員收到通知,典禮結束后,校方邀請大家去往附近的攬星閣一聚,今天出席的校友們也會一同前往。

            “老板,你說我們待會是不是有機會跟霍總一起吃飯?!”小周已經開始期待,眼里似乎都在冒小星星。

            祝星燃靜默片刻,潔白貝齒輕咬住下嘴唇,忽然意識到有這個可能性。

            對于那位兩月之久未聯系的未婚夫,她竟莫名有些緊張,明明應該是最親密的關系,但對于感情史一片空白的她來說,確實有些棘手。

            祝星燃拿出手機,找到“霍先生”的備注,猶豫著要不要發條消息問問他,什么時候回國的,亦或者待會的飯局他會不會去。

            這樣會不會顯得太刻意?

            祝星燃在工作上算得上游刃有余,唯獨對待感情,面對霍庭恩時總會顯露出幾分局促。

            猶豫到校慶典禮結束,問候的話都沒有發出去。

            熙熙攘攘的觀眾從禮堂正門離開,祝星燃和劇團的成員們在一號教學樓的位置稍作等候。

            不多時,一輛微型載客車慢慢駛入幾人視野中,大家陸陸續續排隊上車,助理小周忽然看見什么,挽著祝星燃的胳膊連忙搖了好幾下,“老板快看,那輛是不是霍總的車?!”

            祝星燃循聲抬眸,纖長卷翹的眼睫掀動,只見微型載客車的后方居然還跟著一輛十分眼熟的黑色賓利。

            藍底白字的罕見連號車牌,車主的身份可見一斑。

            見黑色賓利離她們越來越近,周悅不禁睜大眼睛,下意識吞咽了一下,直到車子不急不緩地停在她們面前。

            小周驚得說不出話來,她剛才隨口說得一句玩笑話該不會要成真了吧!

            祝星燃低斂著眸,清凌凌的目光落過去。

            下一秒,一名西裝革履,精英模樣的人推開副駕的車門下來,祝星燃幾乎一眼就認出來,這是霍庭恩身邊的秘書,趙啟。

            趙啟走到祝星燃面前,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神情溫和:“祝小姐,霍總請您上車?!?/p>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