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玄幻 > 應霽焜褚染云

            更新時間:2024-01-20 14:33:48

            應霽焜褚染云

            應霽焜褚染云 應霽焜 著

            連載中 褚染云應霽焜

            褚染云應霽焜是作者應霽焜小說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這本小說內容特別是前期,絕對是仙草。作者對情節設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剛剛好。那么褚染云應霽焜的結局如何呢,我們繼續往下看“應霽焜,我幫你登上皇位,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嗎?”當年為了應霽焜,她不惜觸犯天道,一次次燃燒神魂為他起卦。如今卻換來這個下場,當真是凡人無情啊。

            精彩章節試讀:

            洛蕓蕓親生母親早逝,洛母撫養她長大。洛父洛母人品端正,平日里對兩個女兒一視同仁。故而青丘大比后洛蕓蕓和褚染云決裂,洛蕓蕓也還和洛母核但次日褚染云便帶著阻止人間戰火的任務到了人間,她們再也沒見過面。洛蕓蕓沒有告訴洛母兩人的矛盾,面對洛母的詢問,她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

            洛蕓蕓低著頭,胸脯一起一伏的?!八髅髌饺諒牟恍逕?,結果卻在大比上打敗我成為神女,她天賦異稟,而我日夜修煉都趕不上她,我還不能恨恨她嗎?”洛蕓蕓突然爆發了,一把扯下了喜服的外袍?!拔沂呛匏患?,她給我添了那么多麻煩,要報復也是我親自報復!跟你又有什么關系?”應霽焜冷冷道:“怎么,你t?想悔婚?還是說你想違約?”皇后大紅的喜服的外袍被扔在地上,來往的宮人不敢看帝后吵架的一幕,都緊忙遠遠的退開?!岸嗫尚Π?,我悔婚又如何?”洛蕓蕓反過來打量他,“你難不成奪褚染云力量失敗還想奪我的?”應霽焜嘴角詭異的勾起,他抬手,掌心聚起一團火焰?!榜胰驹颇莻€廢物,輕而易舉就被奪了神女之位。不過沒關系,我的皇后,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會順位成為青丘新任神女吧?!甭迨|蕓看著那團火焰臉色發白,猛地收回了暗自蓄力的法術:“你怎么會也有我們青丘一族的法力!”青丘族人特有的法力在應霽焜指尖迸發。褚染云沒有法力的,那么除了褚染云外不在族內的人還有——洛蕓蕓目眥欲裂:“你把我父親母親怎么了?!”應霽焜并不回答她的問題,只問:“你是繼續做皇后還是離開?”洛蕓蕓無法,只得低頭順從的被帶走。她被關到了昔日里關押褚染云的后殿里。一進去,她便看到了滿頭白發的父親和一臉愁容的母親也被關在這里??吹礁改钙桨?,洛蕓蕓的眼淚瞬時落了下來。洛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看到洛蕓蕓安全,長舒了一口氣?!笆|蕓,你沒事就好?!甭迥秆郯桶偷目粗竺?,問:“云霜沒有一起來嗎?”褚染云是洛母所出,而洛蕓蕓則是洛父和上一任夫人所出。洛蕓蕓親生母親早逝,洛母撫養她長大。洛父洛母人品端正,平日里對兩個女兒一視同仁。故而青丘大比后洛蕓蕓和褚染云決裂,洛蕓蕓也還和洛母核但次日褚染云便帶著阻止人間戰火的任務到了人間,她們再也沒見過面。洛蕓蕓沒有告訴洛母兩人的矛盾,面對洛母的詢問,她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她摩挲著頸間承載她和褚染云記憶的墜子,想實話實話,看到洛母的白發又不知如何開口了?!坝幸晃簧耢缶茸吡嗽扑??!彼龥]說褚染云已經死了。但母女連心,見不到褚染云,洛母一直心神不寧,對洛蕓蕓的說辭也只是半信半疑。洛蕓蕓問洛父洛母為何會被應霽焜軟禁在此處,洛父一聽應霽焜便怒火上涌。原來洛父洛母被逐出族后便一直隱居世外,而此次到人間是參加洛蕓蕓的大婚。他們剛到趙宮,就被應霽焜軟禁起來。他們又驚又怒,想要提醒兩個女兒眼前人的狼子野心。不料,不知應霽焜使了什么法子,兩人竟一點法力也使不出。應霽焜拿褚染云和洛蕓蕓的性命威脅洛父洛母,無奈之下,二人只好將自己的法力擊掌為誓給了應霽焜。洛蕓蕓默然不語,原來應霽焜手中的法力是來自于洛父洛母。她雖然對洛父洛母說褚染云被神祗救走,但她心知肚明他懷中的褚染云已經斷絕所有生機。且不論褚染云缺少一塊骨頭的胳膊和被剖開的心口。那十八道天雷道道要人姓名,即使是創世神也經不住這一擊。何況應霽焜還一劍割斷了她的喉嚨。無論如何,褚染云都再無生還可能了。

            聽到這話洛蕓蕓猛地反應了過來。她是以前是見過那位神祗的!青丘國的神祀里供奉著一位男性上古神祗像。他手持一把扶桑木劍,身披白甲,雙眼含情,滿是笑意,劍指大地。在幾次祭祀中她曾不經意見過?!笆欠錾5钕??!甭迨|蕓輕聲道。...

            想到這里,洛蕓蕓的心口似乎也在隱隱作痛。奇怪,明明當年褚染云仗著自己天資聰穎挑戰了不少同輩,惹下不少麻煩,最后都是洛蕓蕓在給她收拾??墒乾F在她死了,洛蕓蕓卻沒那么高興??吹剿硭赖老?,她甚至恨不得殺了應霽焜報仇。全然忘了前一天她還恨恨的告訴褚染云自己會親手殺了她。想起那個整日圍著她跑來跑去喊姐姐的小丫頭,現在已經是一具焦黑的尸體,正不知道孤零零的躺在哪里,她眼眶一陣酸澀。洛父洛母沉默著,既然洛蕓蕓說褚染云沒有死,他們就還抱有一絲希望。三人沒人打破這種氛圍。忽的,洛父問道:“蕓蕓,你說是一位神祗帶走了云霜,你可還記得那位神祗的樣貌和武器?”聽到這話洛蕓蕓猛地反應了過來。她是以前是見過那位神祗的!青丘國的神祀里供奉著一位男性上古神祗像。他手持一把扶桑木劍,身披白甲,雙眼含情,滿是笑意,劍指大地。在幾次祭祀中她曾不經意見過?!笆欠錾5钕??!甭迨|蕓輕聲道。洛父和洛母在青丘所居職位不低,自然也記得那神祀里的像。洛母輕輕驚呼:“蕓蕓,你看清了嗎?”“他身披白甲,手持寶劍,眉目清秀?!甭迨|蕓道,“我喊他扶桑殿下,他應了。八九不離十是了。父親,您知道扶桑殿下為什么會救走云霜嗎?”洛父搖了搖頭,道:“云霜觸怒天道,而扶桑殿下乃是青丘之國的守護神木化身,不知道為什么殿下會親自出手?!甭迥各鋈?。洛蕓蕓問道:“那您可知扶桑殿下有哪些傳說嗎?”洛父微微起身,指節敲了敲后殿的白玉階?!霸谔艜r代,東皇太一貴為楚地最高戰力卻挑起巫妖大戰,漫天諸神皆被卷入其中。連其兄帝俊作為天帝都無法幸免,帝俊隕落后,十二巫祖中的后土化為六道,其中天地最高法則為天道?!闭f到這里,他聲音放低了些?!吧耢胫居涊d,巫族沾染因果不復存在,妖族只存青丘即將滅亡之時,一木從大不敬之地扶搖而上,擋住了諸神隕落的余威,從此成了青丘的守護神?!辈恢遣皇巧钜沟穆短?,洛蕓蕓感覺似乎身臨其境的威壓撲面而來?!澳菫楹畏錾5钕卤蛔鸱Q殿下而非上神?”洛父警告的看了她一樣,示意她噓聲,“扶桑殿下并非先天神明,他是妖族?!甭迨|蕓驚詫的捂住嘴,“妖族也可飛升?”也不怪洛蕓蕓吃驚,妖族除了在百年一次的大比中可繼承一位神女外,從來沒聽過誰是靠自己飛升的?!安恢来藭r云霜怎么樣了?!甭迥赣行┑吐?,忍不住嘆了一下。忽的聽到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三人臉色一凝。這腳步聲不是應霽焜,應霽焜的腳步聲不輕不慢,步聲低沉。更不可能是褚染云回來了,褚染云走路輕快,漫不經心。而來者腳步沉重,幾乎是步步驚人心。門打開了,一柄刀懸在洛蕓蕓脖頸上?!笆悄??”

            她身上的血跡隨著湯谷的水輕輕飄散開,像是流不盡一樣,整個湯谷都變成了血色。山谷發出嗡鳴聲,似是嗚咽似是吼,震徹山林。褚染云的身體一點點沉入了水中,血沖刷干凈后白皙的手臂露了出來,巨大的創口分毫畢露。...

            扶桑一路向東飛去。褚染云毫無聲息的身體被扶桑放在最東方海外的湯谷中。她身上的血跡隨著湯谷的水輕輕飄散開,像是流不盡一樣,整個湯谷都變成了血色。山谷發出嗡鳴聲,似是嗚咽似是吼,震徹山林。褚染云的身體一點點沉入了水中,血沖刷干凈后白皙的手臂露了出來,巨大的創口分毫畢露。扶桑佇立在湯谷中,眼中慢慢滑下兩行金色的淚。不等滴落,便化作了瑩瑩的閃光散在湯谷水面。扶??谥幸髡b起古老的咒語。遠處太陽的光芒越來越盛,金色的光芒蓋住了少女破碎的身體。日光似乎頓了一下,夜晚便忽的降臨了?!胺錾?!小曦怎么了?”遠處奔來一架車,光芒大盛,看不清上面的人。金色的圓一步步走來,化作了渾身光芒的神明?!敖穲D,你來了?!狈錾;瘟嘶紊碜?,勉強站住了。太古時代,帝俊與羲和生十子金烏。而椒圖就是最小的那個金烏,也就是太陽。先天神明,現如今的日神,椒圖。椒圖看了一眼小曦——也就是褚染云。僅一眼,他便知道已經沒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他眼中噴出了火,一把扯住扶桑,一拳打了過去:“你不是青丘的守護神嗎?我妹妹去青丘養魂,就養成這個樣子!”扶桑沒有躲閃,硬生生挨了一拳,一絲血從他嘴角滑落?!皩Σ黄?,我.....”“對不起有用嗎?”椒圖又是一拳過去。扶桑的臉青一塊紫一塊的,他還是不躲,痛苦的閉上眼硬又挨了一拳。椒圖望著褚染云的身軀,仿佛全身力氣都被散了一樣,無力的蹲了下去,抱著頭。明明下凡前只是神魂不穩,妹妹整日天真爛漫,無憂無慮??涩F在,她渾身都是傷,閉著眼在那里躺著,喉嚨折斷,手腳綿軟。他仿佛再次回到哥哥們死去的時候,父母先后隕落的時候。上千年里,他每日靠著可以回來看到妹妹的動力繼續履行職責??涩F在扶桑卻帶回已經了無聲息的妹妹!“小曦的神魂是怎么破碎?”片刻,椒圖嗓音嘶啞。扶桑眼神空洞:“她先天神魂不穩,下凡后,到了青丘國歷劫。按我們本來的計劃,一世轉世足夠小曦三魂六魄穩固??墒遣恢趺吹?,小曦被選中為青丘的神女?!苯穲D目光凌厲的掃了他一眼:“小曦被選中為青丘神女?”“小曦的神魂殘缺,身份特殊,我們聯手壓制的先天神魂不知道怎么,在大比上顯露了出來,青丘那幫老家伙直接傳承小曦為新任神女?!薄扒》耆藅?間戰火,小曦在人間遇上了個......”扶桑頓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形容應霽焜,“那人害死了小曦在人間的轉世,神魂是天道劈碎的?!甭勓?,椒圖凜了神色。扶桑下凡托生為楚太子一事,幾乎無人知曉。兩國相交,不斬來使??蓱V焜作為一國新皇,卻果斷的斬殺了他國太子,可見其昏庸殘暴。如若不是楚扶桑死后神魂歸位,小曦怕是會尸骨無存。

            如若他死在虞淵,那椒圖不久后也會隕落。即使不隕落,也會因為法力不足,走上他哥哥們的老路。椒圖其實很想也去虞淵,他作為現任日神并不怕神火??伤荒苓`背身為日神的職責,擅離職守。...

            椒圖雖為日神,卻每日都要在空中巡查大地,片刻不得停歇。他很清楚,妹妹身體雖然在湯谷,可神魂已經不再了。她的神魂破碎成碎片,四散開來,歸于天地?!拔胰ビ轀Y?!狈錾5?。椒圖皺著眉看他:“你本體乃是神木,虞淵遍地神火,乃我母親羲和隕落之處,你如何去得?”扶桑輕聲說:“正因為是羲和大神隕落之處,我想,可能會有一線生機?!薄安恢氵€記不記得,當年羲和大神隕落前,曾抱著你和小曦在我的樹枝上望了帝俊上帝所在的方向一夜?!苯穲D想起隕落的母親,眉眼少了些戾氣?!白匀挥浀?,那時候母親便說小曦神魂不穩,本性純真,不對人設防,將來恐遭大難?!币徽Z成讖。扶桑和椒圖便是那時候開始想幫小曦穩住神魂的。每轉世一次,神魂便會多穩固一些??上怂悴蝗缣焖??!安还苣懿荒苷业椒椒?,現在正是夜晚,虞淵的火勢略小,也許羲和大神會在虞淵留下辦法?!苯穲D心痛妹妹的隕落,但打了扶桑后已經冷靜了下來。他堅決不同意扶桑去虞淵?!澳隳懿荒芾碇屈c!”椒圖罵道:“你一個破木頭去什么虞淵!那是你能去的地方嗎?小曦已經魂魄破碎,你是不是忘了我九個哥哥是怎么死的?你還嫌死的神少嗎?”說話間,扶桑抱著小曦沖刷凈的身軀,緩緩放到山頭的棺木中。他小心翼翼的像動作定住一樣,有那么一瞬間,椒圖以為他會不放手了。但片刻后,扶桑還是放下了。指尖劃過,幾根青絲落在扶桑掌心。椒圖嘆了一口氣,往他手里塞了個圓滾滾的什么東西。待扶??辞宄?,他愣住了。椒圖轉過頭去:“一定要帶回小曦,如果帶不回的話,你們一定要活著回來?!狈錾5氖诸澏读似饋恚骸澳惆涯愕撵`光給我,萬一我回不來......”他后面的話還沒出口,椒圖便再次罵了出來:“你能不能閉上你這個烏鴉嘴!靈光什么的,能有我親妹妹和你重要嗎?”說完還翻了個白眼。他只剩妹妹這一個親人了。扶??粗种薪穲D的靈光,他知道事情不像他說的那么簡單。小曦、椒圖都是先天神明,法力來源全靠體內靈光。如若他死在虞淵,那椒圖不久后也會隕落。即使不隕落,也會因為法力不足,走上他哥哥們的老路。椒圖其實很想也去虞淵,他作為現任日神并不怕神火??伤荒苓`背身為日神的職責,擅離職守。扶桑一提他的母親,他心里也燃起一絲希望。他想也不想,便取出了自己本體烏金內的所有靈光。扶桑最后還是沒收下他的靈光。他開口,說完了剛剛被椒圖打斷的話:“如果找不回她,那我便在虞淵殉她?!庇轀Y果真神火遍地。扶桑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好的地方。不止是不是因為扶桑是神木的化身,神火總是在他剛剛放下警惕的時候燎燒了他的衣角。遠處冒著火光的獸類在吼叫,蕩在整個深淵之中,不絕于耳。扶桑忍痛不語,一點點繼續前行。因為屬性克制,他在這里一點神力也使不出。小曦的凡人之軀被天雷劈了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般痛?

            天道不語?!八傅腻e,我愿替她承擔?!碧斓赖穆曇粢琅f沒有什么變化:“褚染云雖是天神化身,但所做決定造成后果亦因此愈加嚴重?!薄澳闾嫠袚?,那便是數倍于她的疼痛加身?!?..

            他腦子里滿是這樣的念頭。一路艱難險阻。終于,他已經行到了虞淵最深處,而扶桑用來防火的衣物已經被燒的一絲不剩,他拄著木劍吃力的繼續前行?;秀遍g,他似乎看到小曦在火光中跑來跑去?!霸扑?,你在哪里?”他不知道如今的小曦有沒有回復記憶,他先喚了聲她凡間的名字。扶桑伸出手去,火舌舔舐著他的指尖。痛。他痛的猛然清醒過來。原來只是幻覺啊。他自嘲的笑笑。一夜時間過半,虞淵本來因為夜晚漸小的火勢又開始變大?;鸸馔淌闪朔錾Wo身的法盾,開始灼燒他的皮膚。神火一跳一跳的,似乎也在嘲笑著扶桑的不自量力。忽的,一道無悲無喜的聲音不知從哪里傳來?!胺錾?,你為何不顧自己生死擅闖虞淵?”扶桑只是不理,既然對方沒有現身表示什么,他便繼續緩慢而堅決的往前走去。那道聲音再次響起,有些疑惑?!榜胰驹聘蓴_人間命運,神魂當絕。而你又是為何呢?”扶桑終于站住了腳步,了然道:“你是天道?!碧斓啦徽Z?!八傅腻e,我愿替她承擔?!碧斓赖穆曇粢琅f沒有什么變化:“褚染云雖是天神化身,但所做決定造成后果亦因此愈加嚴重?!薄澳闾嫠袚?,那便是數倍于她的疼痛加身?!狈錾;没隽嗽?,一棵不知道多高的大樹在原地徑直扶搖而起。他搖了搖樹干,葉子嘩嘩掉下了一片,像是他在輕輕的笑?!拔抑皇且豢脴?,疼痛對我來說算不得什么?!薄爸灰幸痪€生機,我愿意拿我的命來換?!碧斓绖訐u了,停頓片刻,竟真的應下了?!昂??!彪S著天道應下的聲音落下,霎時間,鉆心挖骨的疼痛鋪天蓋地而來。扶桑痛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耳中似乎迸發出尖銳的鳴叫,心中一片空白。他茫然的想,是誰在哭泣?是誰在為他哭泣嗎?天道的聲音再次響起:“此后十五日,你每晚都需忍受此痛?!比齻€小小的碎片輕輕落在了扶桑的面前?!八娜昶咂且呀浰樯?,如今這是她歸于天地的三魂,而七魄則需要你自己去找尋,也需要她置死地而后生?!狈錾;没厣竦姆ㄏ?,捧起那三片魂?!扒杏?,七魄需在十四日內尋齊,尋齊后放入初生之地煉化?!瘪胰驹?,或者說小曦,身處日光中,卻沒有絲毫的不安和警惕。日光像是一層暖洋洋的絨毛被子一樣,輕輕的包裹住了她,不但沒有危機,反而更加安定了。遠處有低沉悅耳的男子聲音:“云霜,你在哪里?”她茫然的想,這是誰在說話?小曦朝發出聲音的地方飄去,卻不見人影。她聽到了那人痛苦的吼叫,似乎在承擔著毀天滅地的痛苦。小曦焦急的在原地打轉,周圍卻像是有一層透明的障礙一樣阻擋著她,不讓她過去??罩杏泄恻c在環繞著她。小曦伸出手,抓住了其中一個光點。

            一個像她們母親模樣的婦人忙按住她:“云霜,不可給你姐姐搗亂?!彪S即婦人又愧疚的轉向姐姐:“蕓蕓,不用管云霜說什么,這大比你想去我們會一直支持你,如果你不想去,我們也同樣支持你?!甭牭健笆|蕓”二字,小t?曦感覺到自己的頭皮似乎都在跳了一下。...

            忽的,一大一小兩個小姑娘追逐打鬧的畫面進入到她腦海里。這兩個小姑娘給她的感覺竟是驚人的熟悉!感受到這光點沒有任何惡意,小曦任由光點們匯入她的腦海,她坦然閉上雙眼。小曦剛站穩,忽的聽到遠處有人在喊,“云霜!”她幾乎下意識就答應了。但這似乎只是一段儲存起來的記憶,小曦的聲音沒有被任何人聽到。她更加疑惑了,明明她的名字是小曦,為什么別人喊“云霜”,她會下意思去答應?大一些的小姑娘穿著粉色的羅裙,揪著另一個年紀看起來小一些的鵝黃色衣裙小姑娘的耳朵?!澳阌滞祽?!被喊做“云霜”的小姑娘毛茸茸的耳朵被姐姐揪住,吐了吐舌頭,“誒呦、誒呦”的討饒:“姐姐我錯了,姐姐別擰了?!毙£伢@訝的發現姐妹二人竟都是青丘國人,妹妹的耳朵甚至還沒學會隱藏住。姐姐看起來已經習慣了云霜的偷懶和討饒,并不因此就放開她?!斑B修煉都偷懶,以后出去歷練被人賣了怎么辦?你今天再去抄十遍書!”云霜聞言,哀嚎起來?!敖憬?,我真的再也不敢了?!贝笠稽c的女孩不為所動?!岸??!边h處傳來父母喊他們倆吃飯的聲音,大一些的女孩嘆了口氣道:“先去吃飯吧?!痹扑獨g呼著朝廚房跑去。小曦望著姐妹兩個一前一后的身影,目光中滿是疑惑。為什么,為什么這兩個小姑娘給她的感覺如此熟悉?還不等她細想,畫面又一轉。這次是還是那姐妹兩個,旁邊站著的似乎是她們的父母。這次兩人已經長大了許多,兩人站在烏泱泱的人群中,擠著看青丘大比的公告。云霜雀躍著:“姐姐,快報名,快報名!”一個像她們母親模樣的婦人忙按住她:“云霜,不可給你姐姐搗亂?!彪S即婦人又愧疚的轉向姐姐:“蕓蕓,不用管云霜說什么,這大比你想去我們會一直支持你,如果你不想去,我們也同樣支持你?!甭牭健笆|蕓”二字,小t?曦感覺到自己的頭皮似乎都在跳了一下。這個名字,也好熟悉......婦人頓了頓,“青丘大比的勝者雖然可以繼承我族傳下的神女之力,但刀劍無眼,我和你父親都希望你健康平安就好?!薄霸扑薄笆|蕓”的畫面結束了。小曦看著這婦人和旁邊的男子面孔,似乎都非常的熟悉,她一回想這幾個人到底是誰,頭痛欲裂,只得暫時放下。突然,有女子的驚呼聲從空中傳來。那女子仿佛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議的一幕,聲音中還有些許顫抖。這女子的聲音和剛剛“蕓蕓”的聲音幾乎一模一樣!整個世界劇烈的晃動了起來,小曦被搖晃的不行,到處找出去的機關。蕓蕓姐姐的聲音還在傳來,異常的驚惶?!澳銥槭裁匆@么做!她那么信任你,臨死還在想保護你!”是誰?保護誰?小曦愈加煩躁,她似乎不用誰教,便知道一掌向周圍的屏障擊去。她的身上有光芒在有內到外的迸射,隨著掌風陣陣一點點滲透了周圍的屏障。嘭!一聲脆響,屏障終于破碎了。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