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古言 > 楚青婈容燁修小說免費

            更新時間:2024-01-20 14:39:39

            楚青婈容燁修小說免費

            楚青婈容燁修小說免費 楚青婈 著

            連載中 容燁修楚青婈

            精選熱書《楚青婈容燁修小說免費》由知名作者楚青婈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的主角是容燁修楚青婈,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她提著嫁衣裙擺朝府門跑去,明明將軍府內外都掛滿了紅綢,喜意洋洋,可周邊仆人卻都表情奇異。楚青婈心里不安,下一秒踏出府門,只見本該穿著紅衣來娶她的容燁修,一身白衣。而他身后居然放著一口黑漆棺木!

            精彩章節試讀:

            “你怎么可能會死?”容燁修低喃了一句?!澳阍趺磿?!”嘶吼的嗓音里只剩下悲烈。他死死攥住楚青婈的雙肩,眼前的人卻始終閉著雙眼。見容燁修情緒崩潰,林澤勛實在看不下去了,站了出來:“帝師,楚將軍英雄豪杰,請讓她安息吧?!?..

            空中白雪絮絮飄落,落在黑色的棺木之上,好似蒙上了一層紗。包裹著小兔子的香囊突然斷了繩子,掉在地上?!白唛_!”容燁修一把推開林澤勛,走到棺木前。他用盡全力推開棺木門。身著鎧甲的女將軍雙目緊閉,臉上雪白一片,胸腔不再浮動。已然死了。容燁修瞳孔顫抖,血色倏然從臉上消退,他不相信眼前所見?!俺鄪??”他輕喚了一聲。雪花落在楚青婈的碎發上,卻再也喚不醒她那雙如星辰般的眸子。容燁修輕觸她的臉頰,他什么都感覺到,眼眶酸痛卻流不出一滴淚?!澳阍趺纯赡軙??”容燁修低喃了一句?!澳阍趺磿?!”嘶吼的嗓音里只剩下悲烈。他死死攥住楚青婈的雙肩,眼前的人卻始終閉著雙眼。見容燁修情緒崩潰,林澤勛實在看不下去了,站了出來:“帝師,楚將軍英雄豪杰,請讓她安息吧?!贝嗽捯怀?,如同一道鋒利的刃切開了他的心,鮮血涌出,無法止息?!白】?!”容燁修紅著雙眼,怒目圓瞪,“她不會死的?!闭f完,他好似催眠自己一樣重復著說:“她肯定恨死我了,她那么倔強,怎么可能會放棄來找我復仇?”容燁修輕輕抱起她,任由她頭頸和雙手垂落,好似散架的皮影,隨動作擺動。4林澤勛攔住他:“帝師!這么做太失禮了!”“我帶她去見楚家人?!贝丝?,容燁修已經收住了情緒,他冷靜地說。林澤勛聽到這句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他垂下頭思考了片刻,說:“帶我一起吧,楚老將軍也需要下葬?!倍藥е臆姷膬晌唤y領來到了官道邊的小山坡。林澤勛在楚母的墓邊挖了一個墓坑,將楚老將軍的棺木放入進去。他做完這些,回頭看向容燁修。只見他還抱著楚青婈的尸體,坐在前面,一身白衣全被泥土揉亂,狼狽至極?!暗蹘?,楚將軍需要下葬了?!绷譂蓜滋嵝训?。容燁修身子一頓。坡上靜默了一會兒,他突然開口說道:“你說我做錯了嗎?”錯?林澤勛想了想之前容燁修所做的事情,對楚青婈的傷害的確很大。他斟酌了一下說道:“帝師忠心與陛下,實為忠臣,但是您對楚將軍所做之事都選錯了方法?!痹捖?,容燁修嗤笑了一聲:“忠臣?”林澤勛一愣。還沒等他想明白,就見容燁修微微轉頭看向他:“你說我是那個蠢貨皇帝的忠臣?”他眸色冷如冰霜,神色陰戾,充滿了殺意。哪怕是在戰場上斬人無數的林澤勛也不由得心里發毛?!啊蹘??”容燁修倏然收回目光,慢慢起身說:“我所做之事都是為了我自己?!比缓笥终f,“我去給楚將軍選棺木,你那個太簡陋了?!闭f完,他就抱著楚青婈下了山坡。林澤勛看著他的背影,心里悲嘆不已。帝師高高在上,如夜空明月,哪怕是楚青婈這般驚才艷艷之人,也無法觸及他的內心。好不容易對楚青婈有點感情,可最后還是失去了她。容燁修,終究是一個孤生之人。三年后,啟國皇城,易王爺王府?!靶〗阃逗员M了!快來人??!”婢女跳下湖,將浸入水中的少女拖上岸。楚青婈還記得自己站在戰場上,怎會突然掉入湖中?待意識慢慢回歸,楚青婈驚愕地伸出雙手。那雙被長槍磨損都是繭子的手,如今變得又軟又纖細。這根本不是自己的手!突然,一個穿著華麗的女人匆匆趕來,一把抱住了楚青婈:“女兒啊,娘知道你不想嫁給太子,但你也不能跳湖??!”

            “之前被推薦進去的,如今活下來的不足三人!”“等你活下來,再來和我說這種大話吧!”說完,卓夫人帶著自己一幫附庸囂張離去。待人離去后,蘇氏才讓緊繃的自己放松下來,她對楚青婈說:“卓夫人畢竟是兵部侍郎的正妻,咱們小家小戶的很多地方要需要她們照拂,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如此魯莽地說話了?!?..

            話在耳邊,聽懂了,但是又不懂。楚青婈抬頭去看其他婢女們著急的目光,愕然發現他們都穿著啟國的服飾!唯有楚青婈愣在了原地。這里是啟國?!她一個南國大將軍居然出現了啟國境內?!“夫人,小姐落了水,晾在這里會惹了風寒?!薄皩?,不能呆在這兒?!狈蛉诉B忙起身帶楚青婈進屋。路過梳妝臺時,楚青婈瞪大了雙目。她震驚地拿起鏡子,發現鏡子里的那張臉居然如此陌生!楚青婈沒想到自己竟然借尸還魂了!片刻后,楚青婈才平定氣息,任由夫人為她換上衣服。面前這位夫人是“她的母親”蘇氏,而她本人正是楚家的大小姐楚悠玥。今日易王爺生辰,皇商楚家身為易王爺客卿也被邀請來了。楚悠玥跳湖緣由,正是方才她被易王爺看中,欲要獻給太子。蘇氏連忙說:“玥玥,咱們現在就走!你爹這個老骨頭還有點人脈,定能護你周全!”4說完,蘇氏就帶著楚青婈離開了院子。剛走到門口就看到對面有幾位女子徑直走來。楚青婈不認識對方,便偏開頭當做沒看見,可對方就是直奔她們而來?!疤K夫人,這是要去哪兒???”頭戴桃花的女子含笑說道,只是那笑容一看就是不懷好意?!俺偏h被易王爺看中,送去給太子,可是天大的福分!”“就是,誰人不知當今太子不僅玉樹臨風,更是啟國天之驕子!”其他人紛紛議論,好像給楚青婈多大的好機會。蘇氏見狀將女兒拉到身后,她說:“卓夫人要是覺得好,不如我們讓給你的女兒柳欣茹?!薄坝偏h可是易王爺親自看中的,我們可不敢欺騙易王爺?!弊糠蛉艘琅f掛著得意的笑容,“一個小小商女能嫁給未來的天子,估計是祖墳冒煙了吧?!薄笆菃??”楚青婈突然開口說話,眼神凌厲地掃過眾人,落在卓夫人身上?!凹热蝗绱?,我以后就是太子側妃,未來就是娘娘,就是皇室的人?!背鄪旯雌鹨坏览湫?,說道,“到時候,我還挺期待看到卓夫人在我面前請安的畫面?!薄澳恪弊糠蛉艘粫r啞言。懦弱無能的楚青婈何時這般口齒伶俐了?!一番話下來,蘇氏微微一驚,jsg沒想到女兒能說出這么硬氣的話。卓夫人臉上一僵,隨即輕笑了一聲,神色惡意滿滿,說道:“你有機會能做到再說吧!畢竟現在的太子殿下最厭惡女子?!薄爸氨煌扑]進去的,如今活下來的不足三人!”“等你活下來,再來和我說這種大話吧!”說完,卓夫人帶著自己一幫附庸囂張離去。待人離去后,蘇氏才讓緊繃的自己放松下來,她對楚青婈說:“卓夫人畢竟是兵部侍郎的正妻,咱們小家小戶的很多地方要需要她們照拂,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如此魯莽地說話了?!背鄪昝靼?,現在的楚家畢竟只是一個商人世家。雖然是皇商,但是地位終究是最低等的。楚青婈心系南國,可是如今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現如今只能依靠楚家而活。好在身為商人可以四處游商,她以后還是有機會可以去南國看一看。蘇氏帶著楚青婈走到大廳的院子。還沒進去,就聽到一個厚重的聲音暢然大笑,說道:“太子殿下,這次詩畫會有你來頓時蓬蓽生輝了!”楚青婈抬眼望去,猝然她的臉色變得蒼白。坐在首位的太子殿下一身六魚白袍,眉眼淡漠,唇角微微下沉,下顎骨骼分明,的確是人龍之姿??勺尦鄪牦@恐的是,太子居然和容燁修長得一模一樣?!

            楚青婈還沒反應過來,身邊的蘇氏擔憂地拍了拍女兒的手。她這才想起來楚悠玥是她現在的身份。躊躇了片刻,她才走到殿中。兩邊的人都盯著她,好似看什么笑話一樣。...

            楚青婈站在角落里,不敢上前。臺上之人一臉淡漠,盡管下方不少女子見到英俊的太子,不停地散發自己的魅力。但是太子好似看不見這些人一樣,好像手里的茶比任何美人的可口。易王爺抬眼就看到了楚青婈,連忙招手:“楚家楚悠玥,過來?!背鄪赀€沒反應過來,身邊的蘇氏擔憂地拍了拍女兒的手。她這才想起來楚悠玥是她現在的身份。躊躇了片刻,她才走到殿中。兩邊的人都盯著她,好似看什么笑話一樣?!斑@個楚家的女兒長得不錯,可惜了?!薄拔屹€她活不過一個月!”“一個月?你太看得起她了吧!”這些話,楚青婈充耳不聞,低著頭一步步向前走著。每靠近一步,她的心愈發緊張。因為越靠近,楚青婈就越能發現此人和容燁修長得有多像!可是她自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容燁修可是南國的國師,被南國大將軍收養,現如今也應該呆在南國?;蛟S……只是長得像而已?!懊衽偏h見過太子殿下?!背鄪甏е氖掳牍蛳聛?,膝蓋都沒有挨著地。2易王爺道:“殿下,這位是皇商楚家的嫡女,本王見她與那女將軍有幾分相似,便想著獻給殿下,你看如何?”此話一出,楚青婈懵了。女將軍?誰?不是她多想,不論朝代女將軍都是十分稀少的,她不難免想到自己??墒菃诱宜鍪裁??楚青婈懷疑地微微抬頭看去,突然和一雙黑眸的視線撞到了一起。那雙瞳漆黑如夜,似古井無波,散發著冷薄寒意,讓楚青婈忍不住一顫。他不是容燁修。楚青婈下了此定論。容燁修性子淡漠,但是看向任何人都無悲無緬,沒人可以在他眼底和心底留下任何痕跡。但是這個太子是不一樣的。他冷漠,高高在上,一副戲謔的樣子看著螻蟻掙扎?!澳懽拥故遣恍??!碧永淅湔f道。此聲喚醒楚青婈,她連忙低下頭,不敢再抬頭看他,背后甚至泛出了冷汗。易王爺一聽不禁一喜:“那太子可是看中了她?”太子站起身來,走到楚青婈面前。輕輕挑起她的下巴,引得周圍一陣倒吸冷氣。雙眸再次撞在一起,不過此刻她驚恐,他興致盎然?!巴τ幸馑嫉??!碧庸雌鹨唤z邪氣十足的笑容,“準你進太子府了,三日后嫁進來?!闭f完,他手一松,瀟灑背手離去。蘇氏連忙走上走上來,扶起楚青婈,一臉憂愁。易王爺見事成了,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消散過。他上前對楚青婈說:“楚家以后可就是皇家國戚了,這可是一步登天,以后可別忘了是本王給的機會?!碧K氏心有無奈而力不足地回道:“謝王爺成全?!闭f完,就拉著楚青婈離開了易王爺府。一路上,兩人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有蘇氏愁眉苦臉的嘆息?;噬坛菜闶菤馀?,里面丫鬟小廝多得令楚青婈驚訝。因為以前的將軍府可是人煙稀少,滿打滿算不過五十人。這一路上光是伺候蘇氏的丫鬟都不少十人。一進楚府就看到一個胖胖的男子垂頭喪氣地坐在大廳里。見到蘇氏連忙起身:“夫人,可談妥了?”蘇氏頓時欲哭無淚,說:“易王爺不光沒借咱們錢周旋商鋪,還把女兒搭進去了?!?/p>

            就在此人掀開窗簾之際,楚青婈迅速出手轉過去,但是對方反應很快,躲過了她的手,并且反手抓住了她的手。楚青婈一驚,她雖然反應過來了,但是楚悠玥的身子很是柔弱,居然來不及躲開。一剎間,楚青婈被人捂住了嘴巴,一下子就壓在了床鋪之上。...

            “什么?”蘇氏將事情前因后果說了一邊,一邊說一邊落淚。聽完后,男子恍然后退了一步:“就是那個殘酷陰郁的太子?!”楚青婈站在一邊聽著,她對啟國內部不是很了解,只能聽寫只言片語了解情況。她還在南國的時候,啟國是沒有太子的,所以不清楚這個太子的為人。不過聽過他們說來說去,猜測自己嫁過去不會有好日子過?!安还茉趺礃?,太子既然親自要人了,我們也不得不嫁??!”楚悠玥的父親楚鴻懊惱地拍著腿說道?!澳蔷图薨??!背鄪晖蝗婚_口道。楚鴻和蘇氏詫異地看向女兒,滿臉驚訝。楚青婈平靜地說:“如果不嫁,楚家滿門恐有大禍,還不如讓我一人去承擔?!辈徽撊绾?,楚青婈覺得自己都是借了楚悠玥的身子死而復生,那么她不能給楚悠玥的家庭增添麻煩。而且,身為南國人,能有機會接近啟國的權力中心,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矮h玥……”蘇氏傷心地抱著楚青婈。他們都清楚,如果楚悠玥嫁過去,十有八九可能命喪于此。他們不是楚青婈,不知道她自己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氐阶约旱奈葑永?,楚青婈再次認識到了自己和楚悠玥的差別。0屋內的裝扮大多是嫩色紗簾珠串,和楚青婈放著兵器的房間就是兩種反差。一日無話,楚青婈全程很鎮定,盡量不讓人看出自己和楚悠玥的不同。深夜十分,楚青婈早早睡下,只是內心無法平靜。她突然變成啟國人,這件事讓她大受打擊。在楚青婈的眼中,南國就是她所有守護的一切,可如今她如果幫助南國就是叛國,可是幫助啟國也是叛國。這一時間,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腥婚g,楚青婈看著床邊的珠簾出神——或許,這一世就當自己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兒,讓自己好過一點。想著想著,楚青婈慢慢陷入沉睡。突然,屋頂傳來一陣腳步聲,楚青婈瞬間清醒,睜眼看向天花板。緊接著,一個看不清的人影打開窗戶鉆入屋內。楚青婈悄無聲息地背過身子,實際睜著眼隨時提防著對方?!八@邊逃了!”外面傳來嘈雜的聲音,屋內之人身子一頓,往里屋走來。楚青婈握緊了拳頭。就在此人掀開窗簾之際,楚青婈迅速出手轉過去,但是對方反應很快,躲過了她的手,并且反手抓住了她的手。楚青婈一驚,她雖然反應過來了,但是楚悠玥的身子很是柔弱,居然來不及躲開。一剎間,楚青婈被人捂住了嘴巴,一下子就壓在了床鋪之上。她一點都沒有認輸的意思,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八弧蹦腥说刮豢跊鰵?,但是依舊沒有放手,“安靜一點,不然我可不敢保證我會做什么?!背鄪陣L試掙脫,可對方的力氣不比她弱。男人顯得有點煩,扯過被子將她裹了起來?!按跞?!你給我放手!”“你要是想叫喚我是沒意見,畢竟陌生男人出現在你房間,失了貞潔的是你?!蹦腥撕敛豢蜌獾卣f?!澳?!”楚青婈從未見過如此耍賴之人,氣不過只能閉上嘴。這人雖然私自闖入閨房,但是不像是要謀財害命的樣子。啟國的罪犯她可沒有心思管。楚青婈想通后,便不吭聲了?!斑@么聽話?”男人見她真的不說話了,心里有點小失望。不等楚青婈說話,就突然聽到大門被人推開,床上的身影頓時暴露在眾人眼中。為首的女人大驚道:“表姐!你居然和人私通?!”

            還沒等楚青婈會過神來,捆綁住她的男人翻身就往鉆出了窗戶。她剛想追上去,卻發現自己手腳無法動彈。這時,蘇氏匆匆趕來,喊道:“還不快給大小姐解綁!”其他丫鬟離開上來解開了楚青婈身上的被褥,解開也晚了,她也追不上逃走的男人了。...

            門外人一陣囔囔。還沒等楚青婈會過神來,捆綁住她的男人翻身就往鉆出了窗戶。她剛想追上去,卻發現自己手腳無法動彈。這時,蘇氏匆匆趕來,喊道:“還不快給大小姐解綁!”其他丫鬟離開上來解開了楚青婈身上的被褥,解開也晚了,她也追不上逃走的男人了?!氨斫?!你不應該解釋一下嗎?!”一個全身掛著金銀玉簪的少女表情地夸張看著她,“你馬上就要嫁給太子了,那男人為何在表姐房間里?!jsg”楚青婈想了想,才從原身的記憶里翻出此人的生平。她是蘇氏娘家的人,因為母親去世的早,被蘇氏接到了楚家。是她名義上的表妹,蔣雨琦。楚青婈淡淡地說:“你們一直在外面喊著抓人,不應該很清楚此人是誰嗎?”“可我們抓的是殺人犯,他沒有動你……”“他沒動手就不是了?”楚青婈好似看穿了什么,質疑道,“是我死了才能證明他是殺人犯,又或者妹妹是覺得,我和這人有什么關系?”聽她這么一說,蔣雨琦一時哽咽。楚悠玥何時有這般口齒伶俐?如果是平時早就被她說得啞口無言,任由她拿捏了?!拔抑皇菗慕憬愕拿潯薄皦蛄?,這用不著你管?!背鄪旰么跏窃趯④姼L大的,雖然自家沒這么多毛病,皇室每年發生的事情都夠她寫話本了。這個表妹估計在算計什么?!啊??!背鄪瓴辉倮頃?,轉頭看向蘇氏,猶豫了半天才決定喊出這個稱呼?!澳闳ネㄖ罄硭?,賊人在府中出現過,并且手中沒有兵器?!碧K氏愣了一下,隨即點頭:“好?!贝稳粘鄪瓴胖肋@人是殺害了兵部侍郎的兒子,此事鬧得全城皆知。同時一個傳聞悄然出現在茶桌上。說楚家的大女兒被賊人玷污了身子,身為太子未來的側妃,居然敢如此大膽,估計楚家要完了。此傳聞傳回楚青婈的耳朵里,立刻知道是怎么傳出去的了。她一大早就找到了蔣雨琦,將對方從床鋪上拖了下來?!氨斫?!你做什么?!”蔣雨琦被楚青婈連著被子丟在院子里。楚家下人多得很,太陽還沒完全出來,不少地方就圍了不少人?!奥犝f我失了貞潔?”楚青婈開門見山地問道。蔣雨琦立刻明白了過來,她眼神躲閃地說:“不是我傳出去的,那天晚上那么多人不止我一個人知道啊……”“但跟在你身后的人都是你的丫鬟吧?!背鄪昀湫α艘宦?,“不管是誰傳出去的,你身為主子管不住自己的下人,就該罰!”“誹謗楚家名聲,你作為一個外家人,吃用都是楚家的,私心自用,如此行經,我身為嫡女自然要教訓一下你?!闭f完,她往后手一伸,取下一條皮鞭。蔣雨琦看到那鞭子,嚇得臉色蒼白?!霸賳栆槐?,此事和你有關系嗎?”楚青婈一甩鞭子,院里發出啪的一聲巨響,嚇得后者忍不住縮了縮脖子。蔣雨琦哆嗦地搖頭:“和我沒關系!”楚青婈眼神一沉,舉起手來,想要揮鞭嚇唬她一下。突然一道聲音從外傳來:“沒想到今日一來,就發現了這么有趣的事情?!彼D頭看去,發現站在門口之人正是啟國太子!

            雖然來了啟國不到兩天,但她對太子的殘暴無仁都略知一二,可見本人脾氣不是那么容易拿捏的?!肮轮闼酵ㄒ皇聻榧?,但外面謠言惑眾,孤也不能隨便娶一個名聲盡毀的女人?!背鄪赀B忙回道:“此事是楚家之錯,還請殿下寬宏大量……”...

            “太子殿下?!背鄪暄凵窈翢o波瀾地虛跪下來。蔣雨琦聽見楚青婈的稱呼,雙眼一亮,連忙爬起來,往太子那邊跑去?!疤拥钕?,還請為民女主持公道!”說著,蔣雨琦就要撲到太子身上。突然身后伸來一只手,用力將蔣雨琦推到在地,帶刀侍衛擋在太子身前,一臉兇神惡煞地看著她?!暗钕?,此事是民女的家事,還請給她一個機會?!背鄪甏怪^說。太子不答話,饒有興趣地看著楚青婈。他一步步走上前,彎腰撿起楚青婈手中的鞭子,隨意把玩了一會兒。就在楚青婈都摸不著頭腦的時候,太子才緩緩開口:“楚家嫡女,善繡花繪畫,何時學會了用鞭?”楚青婈身子一僵,她差點忘了楚悠玥就是一個典型的大家閨秀,和她自身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她遲疑了一會兒開口說:“用來懲罰下人還是可以的?!薄笆菃??”太子把鞭子扔到楚青婈面前。楚青婈低著頭不回話,盤算著太子來此的目的,以及該如何圓場。雖然來了啟國不到兩天,但她對太子的殘暴無仁都略知一二,可見本人脾氣不是那么容易拿捏的?!肮轮闼酵ㄒ皇聻榧?,但外面謠言惑眾,孤也不能隨便娶一個名聲盡毀的女人?!背鄪赀B忙回道:“此事是楚家之錯,還請殿下寬宏大量……”“但是?!碧油蝗淮驍嗔顺鄪甑脑?,后者微微一愣。只聽他說:“孤既然答應了娶楚家女,那便不會失言。你不能娶,只能換一個人了?!贝搜砸怀?,蔣雨琦頓時綻放出耀眼的笑容。楚青婈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詫異地抬頭看向此人。不知為何,這一幕似曾相識。當年容燁修也用“晦氣”之由拒絕了娶她,并且轉眼就換了一個女人。不過,太子不是容燁修,娶誰都和她沒有關系?!疤酉肴⒄l?”“這個就不錯?!碧愚D頭看向蔣雨琦。蔣雨琦欣喜若狂,連忙跪下來感謝:“謝殿下賞識!”太子輕蔑的一撇,也不讓她起來,接著伸手抬起楚青婈的下巴說:“不過我一直想要的是你,你就以側妃大丫鬟的身份進府吧?!痹捖?,楚青婈睜大了雙眼,一臉難以置信。他這個意思,是要娶一個名聲干凈的楚家女,但是他只要她,所以給了她無名無分的地位!“殿下!”楚青婈抬頭厲聲道,“雖然我楚家是商人賤位,但是身為楚家小姐,我是絕不可能做外家人的侍女的!”見她反駁,太子不怒反喜道:“行啊,孤不逼你,不過你明日不來孤的府上,那楚家是死是活都和孤無關了?!闭f完,他轉身,腳步輕盈地離開了楚府。見他離去,楚青婈這才狠狠松了一口氣,她實在不明白太子為何如此執著于她。楚悠玥長相是不錯,但還沒到閉月羞花的地步。還沒等她想明白,蔣雨琦站起身來得意洋洋地說:“表姐,不是還要罰我嗎?繼續??!哦,不對,你現在是我的丫鬟了,你要是敢動我,等到了太子府你就等著吧!”楚青婈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漠然道:“也就你把這個當一門好親事了?!笔Y雨琦哪里聽不出她的意思,氣憤道:“殿下殺了那些妃子不過是因為這些人不會討好殿下,等我過去了之后就不一樣了!”“是啊?!背鄪晁菩Ψ切Φ卣f,“你當狗挺有潛力的?!闭f完,她不想再給此人任何臉面,轉身離去。蔣雨琦說不過她,只能干生氣,想著到了太子府再如何懲罰她。楚青婈匆匆去找楚鴻,將此事告訴了他。他一聽便急了:“楚家***不過來,如果太子殿下不愿意救濟,恐怕楚家就完了!”楚青婈一愣:“什么意思?”楚鴻糾結了片刻,說:“女兒,為了楚家,你就和蔣雨琦一起去太子府吧?!?/p>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