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現情 > 于向念陸昭南小說

            更新時間:2024-01-23 10:04:42

            于向念陸昭南小說

            于向念陸昭南小說 于向念 著

            連載中 陸昭南于向念

            經典美文《于向念陸昭南小說》由著名作者于向念最新創作的短篇言情風格的小說,男女主角是陸昭南于向念,小說文筆成熟,故事順暢,閱讀輕松。主要講述于向念陸昭南是作者成名小說作品中的主人翁,這本小說以巧思支撐的短篇小說,內容很是有趣,簡練生動,極富韻味。下面看精彩試讀!|丈夫厭她,婆婆嫌她,小姑子刁難她。最終她失足從高樓墜落.....重來一世,她真的累了。1992年,港西鎮,一棟罕見的三層小別墅。屋外,鞭炮喜慶樂聲震天。

            精彩章節試讀:

            林向念離開前的聲音回蕩在陸昭南耳里。他捏著離婚證在民政局門口站了許久,這才渾渾噩噩往家的方向走去。這天晚上,陸昭南徹夜未眠。次日早上。...

            ‘離婚’兩個字從林向念口中說出來,她竟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輕松。陸昭南眸子顫了顫。他想解釋,也有很多想說的話,可對上林向念那死寂的目光。他只覺喉嚨干啞,竟一句話也說不上來?!啊??!弊罱K,他只能答應?!皬拇?,我們恩怨兩消,再不相見?!绷窒蚰铍x開前的聲音回蕩在陸昭南耳里。他捏著離婚證在民政局門口站了許久,這才渾渾噩噩往家的方向走去。這天晚上,陸昭南徹夜未眠。次日早上。陸家父母平安回來了。帶著一堆東西進屋以后,才發現一向不著家的兒子此刻竟在家中??戳丝囱巯乱黄嗪诘年懻涯?,陸母又奇怪地往他身后看了好幾眼:“你怎么這幅樣子?向念呢?快叫她出來?!薄斑@次啊,多虧她讓我們多留了兩天,你知道嗎?我們原本要回來的那天,海上突然起了大風暴,差點你爸和我就回不來了,我們可得好好謝謝她!”0陸母一邊指揮陸父往外拿東西,一邊喋喋不休地說著。她此刻對林向念態度簡直和剛嫁進來時判如兩人!親女兒也不過如此。陸昭南卻陷入了沉默,不知從何說起。就在這時,和陸青嬌一同從樓上下來的林曉梅嬌羞迎上前?!安覆?,你們回來啦!”聽見林曉梅的聲音,陸家父母徹底愣住了,陸父先回過神,直接看向陸昭南質問:“她怎么在這兒?”陸父語氣中的不悅太過明顯,廳中安靜下來。林曉梅委屈看過來:“昭南……”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陸昭南心往下沉,卻還是向前踏了一步,沉聲跟父母開口:“爸媽,我和林向念離婚了,我會娶林曉梅?!边@話一出,陸家父母神色大驚。陸父怒紅了眼:“你說什么?有膽子給老子再說一遍!”“爸!本來一開始就是曉梅要嫁進來的,是林向念無恥***算計哥哥才搶了曉梅的位置!現在不過一切回歸原位而已?!标懬鄫梢姍C,當即在旁邊幫腔?!伴]嘴!”陸父直接氣得兩眼發黑。他往后踉蹌幾步,陸母連忙扶住他。陸昭南深吸口氣,垂下眼,聲音低啞至極:“爸,是我做錯了事,壞了曉梅的清白,我該負責……”啪!陸父抬手便是一巴掌打了過來?!澳窍蚰钅??她才是你的妻子,你對她的責任呢?”陸父的一句話像雷霆般打在陸昭南頭上,打得他腦中一片空白!一時之間,他竟無言以對。一旁的林曉梅見狀不妙,雙腿一屈便跪了下來:“伯父伯母!都是我的錯,是我們喝醉了才會犯錯……”這與之前太過林相似的事件讓陸家父母當即明白過來!陸母恨鐵不成鋼地拍打陸昭南:“我怎么生了你這么個不長腦子的!昭南!你糊涂??!被這個惡毒女人耍得團團轉!”陸母又氣又悲的聲音刺入陸昭南耳中!“我和你爸早就查清楚了!”“你知不知道當初算計你和向念睡在一起的就是林曉梅!”

            一身軍裝剃著寸頭的陸昭南被隊友連攙帶扶送到了病房。三年前,陸昭南從衛生院的護士長口中得知林向念去當了軍醫。盡管所有人都阻止他,但陸昭南還是直接選擇參軍。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這么做,想做就做了。...

            陸母的哭訴聲聲入耳。陸昭南不可置信地看向林曉梅。女人眼底露出的心虛被他捕捉了個正著!這一刻,陸昭南整個人都僵住了。原來是真的。林向念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霎時,他空白混亂的大腦里只剩一個想法——把林向念找回來!他要跟她解釋一切!陸昭南想也不想當即沖出門。摩托車如離弦之箭,朝著衛生院的方向疾馳而去。路過碼頭時,輪船汽笛長鳴?!皢琛甭曇粽鹪谒纳?,沉悶壓抑難忍。鬼使神差,他停下了摩托,轉頭朝渡口看去。這一眼,卻正好看見林向念推著輪椅上船!陸昭南心口一緊,丟下摩托就朝渡口跑去?!傲窒蚰睿?!”他紅了眼,用盡力氣喊她的名字。前方的林向念身形頓了一下。隨即,她頭也不回地上了船,背影消失在陸昭南的視線里。1995年6月。***醫院。兩支部隊演習結束?!搬t生!這里十營三連,排雷任務被碎片炸傷!”“送到502,醫生馬上過去!”一身軍裝剃著寸頭的陸昭南被隊友連攙帶扶送到了病房。三年前,陸昭南從衛生院的護士長口中得知林向念去當了軍醫。盡管所有人都阻止他,但陸昭南還是直接選擇參軍。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這么做,想做就做了。如今進部隊已有三年,陸昭南也從新兵成長為一連之長。然而他依舊沒能打聽到林向念的任何消息。2剛坐下,門口又傳來聲音——“七營四連,祁天成也是碎片炸傷!還是送到502!”這耳熟的名字讓陸昭南一愣。門口,祁天成已經被送了進來。四目相對,祁天成顯然也認出了他,一言不發擰起了眉。一時間,病房氣氛莫名緊張起來。門外再次傳來醫生的呼喊聲——“林護士!來502處理炸傷成員!”“來了!”在陸昭南記憶里思念許久的聲音猝不及防響起。門接著被推開。穿著白色護士服,推著醫藥車的人走了進來。赫然正是他找了三年的林向念!“誰先送進來的?”林向念頭也不抬的問?!拔?!”“是我?!眱蓚€聲音同時響起。陸昭南瞪向祁天成。林向念詫異抬頭,整個人僵在了原地!“林護士,你們都認識呀?”身旁的同事頓時好奇問她。林向念回過神來,低頭開始從醫藥車里準備好藥水,笑著回了句:“一個鎮里的?!彼穆曇舨惠p不重,卻正好能讓病床上的人聽得清楚。陸昭南神色微變,目光沉沉盯著她,余光瞟了身旁病床上的祁天成一眼,他當即揚聲輕哼:“有什么不好意思回答的?我分明是你……嘶!”后面的話他還沒有說出聲,就被林向念按住了手臂上的傷口,疼得驟然變了聲。林向念目光冷靜透著警告:“你這傷還挺嚴重,有點疼,忍著點?!标懻涯峡粗?,疼得冒汗,可嘴角卻勾著笑?!皼]事,我不怕疼?!边@話讓周遭隊友好奇的目光打量起來,身旁隊友笑著問:“連長,你還沒說完呢,這位林護士和你是什么關系呀?”他們語氣揶揄,帶著曖昧的笑意。陸昭南的笑意愈發深了幾分,他張口正要回話。隔壁病床旁的祁天成隊友當即冷聲開口:“少對林護士亂開玩笑!我們營長還在這兒呢!”“你們營長跟林護士什么關系,關他什么事?”陸昭南的隊友不滿?!傲肿o士可是我們營長的……”“閉嘴,別亂說,我跟向念現在還只是朋友?!逼钐斐沙林槾驍嗔岁犛训脑?,略帶歉疚看了一眼林向念,語氣輕緩:“向念,你別放在心上,他們口無遮攔慣了?!薄皼]事,”林向念笑笑,視線落在祁天成的腿上,眉頭一擰,“你這傷怎么弄的?”“演練時有個新兵不按規范系安全繩,情急之下我拽了一把,自己掉了下來,”祁天成淡淡笑著,“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擔心?!眱扇酥g熟稔的對話讓陸昭南神色一僵。他似乎意識到什么,帶著些許不可置信問:“林向念,你跟他這兩年一直有聯系?”“你這人真是奇怪,林護士跟祁營長一直都在同一轄區,又是青梅竹馬,怎么就不能有聯系了?”祁天成的隊友不滿反駁。陸昭南眉梢高挑,忍不住脫口冷嗤:“我跟林向念才是名正言順的……”“陸昭南!”林向念冷著臉喊他的名字。她語氣不重,可陸昭南心口一顫,還是將到嘴邊的話硬生生改了口:“朋友?!边@個稱呼太過生硬。隔壁床的那群人笑了出來,“原來不過是朋友,朋友還要說什么名正言順?”“喂,你們別太過分?!标懻涯系年犛芽床贿^去,不免也冷下聲音呵斥。兩方人氣氛一時劍拔弩張。林向念冷著臉:“這里是病房,無關人員都出去吧,別在這里吵?!彼Z氣中的不耐明顯。陸昭南看了她一眼,讓隊友離開,祁天成也示意讓隊友先走。病房里一下安靜不少。只剩下三人。林向念沒多說什么,認真給陸昭南處理傷口。陸昭南緩聲開了口:“向念,我找了你兩年?!苯o他包扎傷口的動作一頓。林向念眼皮都沒抬一下,冷淡回:“找我做什么?”這態度讓陸昭南眉頭輕蹙?!澳惝斈瓴豢砸宦暰妥吡?,你難道不需要給我一個解釋嗎?”

            林向念跟祁天成說話的態度跟他明顯不同。聽那語氣,林母似乎也對祁天成態度很好。難道這兩年他們……陸昭南不敢再往下想,他看了祁天成一眼,忍不住開口問:“你跟林向念到底怎么碰上的?”...

            “解釋?”林向念似乎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東西。她處理好最后一步,將繃帶纏繞在陸昭南的手臂上,手巧地打好結,這才正面看向陸昭南。林向念眸色沉沉看著他,開了口?!瓣懻涯?,我走之前,已經跟你沒有任何關系了?!标懻涯弦徽?。他終林察覺到林向念似乎變了,她那雙眼里只有平靜,沒有任何波瀾。讓他感覺到心里涌出些許難以捕捉的慌意來。他下意識脫口:“我反悔了,我想跟你重新開始!”話音落地。林向念神色露出幾分詫異,有些失神。直到祁天成的病床邊突然傳來一聲異響。是他口袋里的哨子掉在了地上。祁天成彎腰撿起,神色平淡:“不好意思,手滑?!绷窒蚰罨剡^神,走到祁天成的病床前,開始替他處理小腿的傷口。她沒再回應陸昭南的話。陸昭南躺在病床上,眉頭緊擰,郁悶睨隔壁的人一眼。他十分懷疑,祁天成是故意的??稍诖丝?,他卻不好說什么,這個狀況讓陸昭南感到十分不爽。包扎完成。林向念一邊收拾醫藥車上的物品,一邊囑咐:“你們兩個人的傷口都不輕,需要好好休息,這幾天就別去演練了,每天過來換一次藥?!?陸昭南看她,輕哼:“我每天過來都會是你給我換嗎?”“不一定,看每天的安排?!绷窒蚰罟鹿k地回答了他。陸昭南抿緊了唇,想再問什么話時,卻見她直接背對他朝祁天成開了口:“天成,晚上我媽喊你一起去我家吃飯,她最近又新學了道菜,說非要讓你嘗嘗?!逼钐斐奢笭桙c頭:“好,我一定去?!绷窒蚰钸€在工作時間,并沒有多留,很快推著醫藥車又去了其他病房??粗谋秤斑h去。陸昭南擰緊了眉頭,心不住往下沉。林向念跟祁天成說話的態度跟他明顯不同。聽那語氣,林母似乎也對祁天成態度很好。難道這兩年他們……陸昭南不敢再往下想,他看了祁天成一眼,忍不住開口問:“你跟林向念到底怎么碰上的?”祁天成看他一眼,淡淡回:“向念從一開始調來這里,我就碰上了?!标懻涯项D時沒了聲。這個答案讓他心里隱隱泛起酸意來,他這兩年入部隊,一開始是在滬市,后來被調去了邊防。每到一個地方,懷著那抹希冀,他第一件事就是去隨軍醫護院里去打聽林向念的消息??烧麅赡甓紵o所獲。直到今年被調到首都來,他本來都沒抱希望的,卻沒想到反而會就這么碰上了。自己費盡心思去找的人,可祁天成卻從一開始就碰上。這世上,難道就真有緣分這回事嗎?陸昭南心底深處莫名感受到了打擊。出院后。陸昭南回了部隊分配的住所,搬進去才發現他的屋子正好跟祁天成的屋子是隔壁。發現這件事的祁天成顯然同樣也不太愉悅。兩人在門口站定,互相沒打招呼,各自進屋去了。傍晚六點鐘。陸昭南在屋里聽見隔壁傳來出門的動靜,腦子里很快想起白天在病房里林向念的邀約。正在寫報告的筆尖一頓,他漆黑的眸色閃過一絲異樣。片刻,陸昭南將手里的筆一扔,披上外套打開門出去。半個小時后。***醫護家屬院,林家?!跋蚰?,過來端魚!”林母在廚房里高聲喊了一句?!昂?,來了!”林向念應著聲,匆匆從客廳進來,將熱騰騰的魚湯端上桌。餐桌上已經擺滿了菜,十分豐盛。林母臉上紅潤透著喜色,看了眼墻壁上掛著的鐘表:“你跟天成說了時間沒有,他怎么還沒來?”“媽,人家現在升營長了,本來就忙?!绷窒蚰钶p聲解釋。林母撇撇嘴,不予置否。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叩叩——

            沉默許久。他答應了下來:“好,為了伯母的身體,我不會出現在她面前?!薄昂?,多謝?!绷窒蚰钏闪丝跉?,轉身就要走??上乱豢?,陸昭南卻又喊住了她:“但林向念,你不能不理我?!?..

            林母神色當即一喜?!翱炜炜?,去開門!肯定是天成來了!”林向念被推著,無奈笑著去開門。下一秒,看見門外的人時,笑意頓時僵在了臉上?!瓣懻涯??你怎么找到我家的?”林向念幾乎是立馬沖出來,帶上房門,壓低了聲音詢問。她一邊說,一邊回頭看,拉著他走到了院子外。她這態度,就像他是多么見不得人似的。陸昭南提了提手里特意買來的補品:“我來看看伯母?!薄安恍枰??!绷窒蚰顜缀跏且凰查g冷下了臉。不比白天在醫院時的冷靜,此刻她的臉上透出幾分薄怒之意來:“陸昭南,我不管你為什么會來參軍,好玩還是什么我都不在乎,可我請你不要出現在我媽面前?!薄盀槭病薄澳愫伪貑栁覟槭裁?,”林向念想也不想打斷了他,神色帶著冷意,“你自己心里應該清楚!”這話一出。陸昭南所有的話一時堵在了嗓子里。他記起當初林向念離開前發生的所有事,臉色霎時一白,有些慌張地拉住了她:“當年的事我可以解釋的,我跟林曉梅沒什么,我也查清了,當初……”“不必跟我解釋,”林向念又一次打斷了他,“我根本就不在乎你跟林曉梅之間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句話,讓陸昭南渾身一怔,他眸色顫了幾分。這兩年他一直想著如何跟她解釋,如何挽回她,如何來彌補對她的傷害??伤痪洹辉诤酢查g就將他所有的在意揮散。那些到嘴邊的解釋突然就沒了說出口的意義。見他無言。林向念揮開了他的手,語氣緩了緩:“我媽剛做完手術沒兩年,醫生說她還在恢復階段,心臟受不得刺激,你心里也清楚她對你的態度,我不希望你出現刺激到她?!标懻涯系氖譄o力垂下,眼神復雜看向面前的林向念。沉默許久。他答應了下來:“好,為了伯母的身體,我不會出現在她面前?!薄昂?,多謝?!绷窒蚰钏闪丝跉?,轉身就要走??上乱豢?,陸昭南卻又喊住了她:“但林向念,你不能不理我?!蹦_步止住。有那么一刻,林向念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聽錯了。她回頭不解地蹙起眉頭:“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之后我要見你你不能避開我?!标懻涯侠淅鋼P起下巴,似乎又成了她記憶里那個不可一世的紈绔模樣。林向念沉沉看著他:“你這是算威脅我嗎?”“隨便你怎么想?!标懻涯系纳裆[在夜色中,聲音帶著些許低啞,卻不忘提醒她:“還有一點,我們之前那個離婚證說是領證時有失誤,通知我們重新去辦,但你人不在就沒去,所以嚴格來說我們那個離婚證是無效的?!绷窒蚰钫痼@看他。頓了下,她眉頭皺得更緊了些:“那現在要怎么才算離婚?”她似乎是對他們還是夫妻這件事避之不及。陸昭南臉色鐵青:“難道你不知道領離婚證要去戶籍地領嗎?”這個林向念倒真是忘了。她想了想,道:“這周我請幾天假,我們回港西去領了離婚證?!边@話讓陸昭南本就鐵青的臉色更沉了幾分。她竟然就這么迫不及待想離婚嗎?他表情冷下來:“我沒時間?!薄澳悻F在受傷休息,怎么會沒有時間?”林向念追問。陸昭南的臉色更差了。過了許久,他索性坦白:“我不想離婚,我認真的,我想跟你重新開始?!边@是陸昭南自白天重逢后,第二次說這句話了。林向念神色微動容。隨后,她正色看他:“那我也認真回答你?!薄拔乙稽c兒都不想跟你重新開始了?!?/p>

            這點,倒是跟他一如既往的性格十分相符?!半S你?!绷窒蚰钭罱K還是接了過來。兩年、兩世的時間都過了,再多半年也不會怎么樣。身后傳來開門聲,林母的催促聲傳來:“向念??!你去哪兒了?天成呢?”...

            重生一朝,已經是她試圖跟他重新開始過了??蓳Q來的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傷害。林向念實在是沒勇氣再來一次。得到毫不猶豫的拒絕。陸昭南提著補品的手力道收緊,他神色緊繃:“為什么?”“沒有為什么?!绷窒蚰顟B度冷淡。陸昭南深深看了她一眼,再度開口?!爸辽俳o我半年時間,如果半年后你還是這個答案,我跟你去領離婚證?!绷窒蚰铛久?,正要說話。陸昭南卻先一步將手里的補品遞了過來,“好了就這么說好了!這個你收下吧?!薄拔也弧绷窒蚰钕刖芙^?!岸际琴I給中老年人的補品,我拿著也沒用,你就說是你自己買的?!标懻涯蠐屩_口。他不容置喙地將決定M.L.Z.L.了半年之約,又強勢地將補品放在了她的手里。這點,倒是跟他一如既往的性格十分相符?!半S你?!绷窒蚰钭罱K還是接了過來。兩年、兩世的時間都過了,再多半年也不會怎么樣。身后傳來開門聲,林母的催促聲傳來:“向念??!你去哪兒了?天成呢?”林向念嚇了一跳,下意識伸手一推面前的陸昭南,快步就往家里回去?!皨?!”她走回院子,忙道:“剛剛來的不是天成,是我一個病人!”母女兩人往回走去。而她口中的‘病人’此刻正坐在花壇里齜牙咧嘴。陸昭南扒開草叢,哭笑不得。當護士久了,林向念的力氣也變大了。他起身站起來,拍拍褲子后的泥土,看了前方林家的大門許久,這才轉身離去。不管怎樣,只要她在身邊了。一切都還有重新來過的機會。陸昭南這樣堅信,隨即目光一滯,落在了朝林家去的身影上。祁天成似乎并沒有看見他,受傷的腿還拄著拐杖也依舊走得神采飛揚。陸昭南眼看著林母將祁天成歡喜迎進門。跟自己完全是兩個待遇。他不爽地瞇起眼,嘖了一聲,要是沒有祁天成礙眼,今天將是自己這兩年最愉快的一天。翌日。林向念一大早便出門去醫院上班。才剛到路上,突然跑過來好幾個寸頭新兵,他們恭敬地站在她面前向她敬了個禮?!傲肿o士好!這是我們連長給你買的!”說著他們每人手里遞過來一份不同的早飯,包子、餃子、油條豆漿等等盡有盡有。林向念嚇了一跳,看著面前這群眼生的新兵,疑惑問:“你們是哪個連的?”“回林護士!十營三連!”他們齊聲回。林向念又被嚇了一跳,緩了緩才記起來。十營三連,那不就是——腦海里剛冒出陸昭南的名字,下一秒就見陸昭南從這群人身后冒了出來。他朝她挑眉:“不用客氣,隨便挑,我請的?!薄啊绷窒蚰钜粫r無語凝噎,她看著面前滿目琳瑯的早飯選擇,從包里掏出玉米水煮蛋,告訴他:“我不在外面吃早飯,以后不必這樣?!彪S后一個眼神,讓隊友們都散去。林向念便騎上自行車離開。陸昭南當即跑著跟上她:“我下次不會了,你別生氣?!彼氖稚线€綁著繃帶,可絲毫不影響他跑步追上林向念的車速。林向念看他一眼:“我沒有生氣,只是不希望你再這樣做,這里不是港西,是部隊,這樣行事對你影響不好?!甭犚娺@話,陸昭南原本還有些低落的心情瞬時高漲。他眉梢輕挑,笑吟吟看她——“所以你是擔心我?”

            當天下午。林向念在給新入院的患者掛點滴時,遠遠就聽見了陸昭南的聲音?!傲窒蚰?,我來換藥了!”她回頭看去,就見陸昭南靠在病房門框,朝她揮著那包著紗布的手。...

            林向念再度無言,她倒是不知道陸昭南什么時候變得這樣厚臉皮起來了。但她也不想再跟他費口舌?!澳阍倥艿葧跁验_,我快遲到了,先走了?!薄敖裉爝€要記得來醫院換藥?!闭f完她加快速度離開。陸昭南在她后方跑了幾步,最終停下來,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緩緩勾起了唇角。有隊友從后面跟上來?!斑B長,我怎么感覺林護士對你沒意思?”隊友大著膽子跟他提出。陸昭南不以為然地搭上隊友的肩膀:“你不懂,她都還惦記著我的傷,怎么不算關心我呢?”周遭沉默一瞬。有隊友遲疑開口:“提醒你的傷,大概也可能是林護士的本職工作范圍呢?”“嘖?!标懻涯喜粣偟剌p哼,仍然堅持:“你們不懂?!彼麄円侵懒窒蚰钍撬眿D兒,就知道她的關心是真心實意的。陸昭南懶得同他們這群單身漢解釋。當天下午。林向念在給新入院的患者掛點滴時,遠遠就聽見了陸昭南的聲音?!傲窒蚰?,我來換藥了!”她回頭看去,就見陸昭南靠在病房門框,朝她揮著那包著紗布的手。陸昭南的高調瞬間讓病房里的人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林向念低頭忙著自己手里的事?!拔医裉鞗]時間,你去換藥室讓別人換吧?!边@話倒是真的,今天來醫院治流感的人多,林向念原本是外科的,都被調過來給打點滴了。給手上這名患者換好藥,林向念又忙著去給旁邊的患者打針。等打完針,她記起什么來,往門口看去時,陸昭南已經不在了。身旁的護士告訴她:“陸連長應該是自己去找人換藥啦?!绷窒蚰钚π]再多注意。一直忙到快下班,才總算是有些空閑。林向念回到外科科室。給自己接了杯水,她忙了一天,中午都沒吃幾口飯。此刻是餓得不行。就在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林向念抬眼看去,是拄著拐杖過來換藥的祁天成?!翱磥砟憬裉旌芾?,”祁天成朝她笑了笑,在一旁的病床坐下,溫聲道,“你休息會兒,我自己也可以換藥?!绷窒蚰罘畔滤?,推著醫藥車朝他走來?!皼]事,正好我現在有時間?!彼f著將開始解開祁天成小腿上的繃帶,認真察看傷勢,消毒敷藥,重新換上繃帶。祁天成看著她,向來平靜的眼底透出些許笑意?!跋蚰?,你這周哪天休假?”“后天?!绷窒蚰铍S口回答,又問:“怎么了?”祁天成思索片刻,深吸口氣:“我可以約你……”“不可以!不管你要約她做什么都不可以?!痹挷牌痤^,就被門口傳來的男聲驟然打斷。門口正是陸昭南。他手里提著打包好的盒飯,臉色黑得過分。林向念有些詫異:“你還沒換藥嗎?”“換了?!标懻涯侠淅淇戳似钐斐梢谎?,走進來,將手里的盒飯放在桌面上?!跋胫忝]時間吃飯,給你去打包了?!痹捳f到這里的時候,他臉色更難看幾分,滿臉都透著不爽。他話音驟然一轉——“可我倒是沒想到,林向念,原來你說的沒時間換藥,只是對我沒時間換藥是吧?”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