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官場 > 宦海扶搖

            更新時間:2024-04-03 09:29:27

            宦海扶搖

            宦海扶搖 小農民 著

            連載中 潘寶山秦茹黎

            宦海扶搖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潘寶山秦茹黎,是作者小農民傾心巨作,目前正在網易2連載。全文講述了初入官場,被老婆一家各種瞧不起,還被設計凈身出戶自此埋頭耕耘仕業,厚積薄發,蒸蒸日上之時,讓老婆一家后悔不迭,他們惶恐搖尾快意恩仇,其實沒有太大所謂男子漢大丈夫,眼光須高遠,要的是,踏青云,扶搖而上

            精彩章節試讀:

            富祥酒店,這里是富祥縣最豪華的酒店。

            宴會大廳內,人氣爆棚,熱鬧非凡。

            “媽,生日快樂!”潘寶山臉上洋溢著熱情,走到岳母宋蔗面前,拿出一條包裝精美的絲巾遞上,“這是我給您準備的禮物?!?/p>

            “哎唷,這不讓你破費了嘛?!彼握岜强缀咧錃?,接過后拆開,抽出絲巾抖了下,然后在皮鞋上蹭了蹭,“嗐,還算湊合吧,挺絲滑?!?/p>

            見此情景,潘寶山一陣氣血翻涌,卻也沒有發作,只是默默地扭頭離開。

            結婚一年多來,這種羞辱不是第一次了,即便是他老婆秦茹藜也在冷眼旁觀,這讓他切實感受到了門不當戶不對的殘酷壓力。

            只是作為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青年,他住的別墅、開的汽車,都是秦茹藜帶過來的,甚至以后的升遷,也和她的家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所以這一切,他只能忍!

            “這不太好吧,宋蔗,怎么說也是你自己的女婿,一點面子也不給?”有人給出了善意的提醒。

            “面子?”宋蔗又是一哼,“他在我們家就沒面子,怎么給?”

            “哦,這樣啊,那當初你怎么就把女兒嫁給他呢?”

            “那還不是被他那個什么省里的選調生名頭給迷惑了嘛,以為他很快就可以飛黃騰達,誰料想他一頭扎進了夾林鄉那窮鄉僻壤的地方,還不知道能不能出頭呢。你看我家茹藜,現在都已經是副科級干部了?!?/p>

            宋蔗說完,又大聲對著走遠的潘寶山吼道:“潘寶山!”

            潘寶山硬著頭皮走了回來。

            “怎么,還長脾氣了?!”宋蔗橫眉豎眼地問。

            “沒,我看那邊忙得怎樣了,準備幫把手?!?/p>

            “你能幫什么?老實待一邊去,別添亂子!”

            “那也好,也好?!迸藢毶脚Φ囟阎δ?,應聲退去。

            “都看見了沒,就這副沒出息的樣子能有什么大作為?”宋蔗搖頭嘆氣,“算了,不說他,盡壞心情。來,姐妹們,咱們說點開心的,瞧我這新項鏈……”

            潘寶山感覺肺快要炸裂開來,太多的窩囊氣讓他沒法留在現場,必須遠離。

            離開之前,潘寶山找到秦茹藜,說單位下午有事,得早點回鄉里去,宴會就不參加了。

            秦茹藜不可置否,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仿佛說有你五八沒你也四十。

            潘寶山頭也不回地走了,出門駕車直奔夾林鄉而去。

            本來今天不打算回縣城的,然而不巧,半下午的時候,父親打來電話,說要到城里去看看他。

            潘寶山知道這不是個合適的時機,但也沒法拒絕,自上次父母來城里已經快一年了。

            必須早點回去!

            原因很簡單,得把父母的住宿問題安排好。

            上次父母來城里,只過了一夜,秦茹藜就嘰嘰歪歪,說鄉下人不講衛生,身上的味道也大,總之是一百個不樂意。

            這一次,碰上岳母過生日的不愉快,還不知會怎樣呢。

            提前下班,驅車從夾林鄉返回縣城。

            盡管一路疾馳,但還是晚了一步,父母已經被秦茹藜送到了快捷酒店。

            “你,你太過分了!”潘寶山氣得渾身發抖。

            “過分?”秦茹藜沒好氣地道,“我親自送他們到酒店的,還不夠可以?”

            “這和你送不送沒多大關系,再怎么著,做父母的,難道就不能在兒子家過一夜?!”

            “不能!”秦茹藜很堅決地道,“上次還沒吸取教訓?弄得臟兮兮的,還一股子怪味!”

            “你太過分了吧?”潘寶山胸膛劇烈起伏著,“我爸媽來之前是專門洗過澡的,而且只是住了一宿而已?!?/p>

            “那也不行!”秦茹藜雙手一抱膀子,一歪下巴,“這是我家的房子,我說了算!”

            “是你說了算,但樓下不是有空房間嗎?不讓他們住樓就是上?!?/p>

            “哪兒來的空房間?我的狗狗貓貓們住里面呢!”

            在她眼里,自己的父母連貓、狗都比不上!

            “你,你……混賬!”潘寶山再也無法忍受。

            “你敢罵我?!”秦茹藜頓時無比詫異,“潘寶山,你竟然敢罵我!”

            “罵你又怎么了!”怒不可遏的潘寶山抬起胳膊,手指秦茹藜,高聲道:“像你這樣不仁不孝的女人,就該罵!”

            “你,你……”秦茹藜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抽泣著跑了出去,“好啊你潘寶山,敢欺負我!看你怎么向我全家認錯!”

            秦茹藜回娘家了。

            潘寶山沒去追,現在要先去見父母,他知道現在二老的心里不是滋味。

            怎么解釋安慰呢?

            潘寶山見到有些尷尬的父母后,故作輕松地說家里除了主臥室,其他房間剛刷了新漆,有毒氣,所以他特意打電話給秦茹藜,讓她帶他們到酒店住下。

            父母一下露出了笑容,樸實的老人頓時解開了心結。

            潘寶山也跟著笑了,說不知道秦茹藜當時有沒有講原因,有可能因為中午喝多了難受,沒有把事情說清楚。

            釋然的二老一聽,忙讓潘寶山回去照顧媳婦,說能娶到人家是高攀了,一定得把人家照顧好。

            之后潘寶山借著話又說了幾句便離開,他還需要去一趟老丈人家里。

            老丈人叫秦毅德,典型的超級暴發戶,干工程起家,在縣里黑白兩道都吃得開。

            也正因此,潘寶山有點怕秦毅德,雖然他不怎么暴躁,但每每被他責備時也基本不敢吭聲。不過這次不同,底線的反彈總會讓人有莫大的勇氣。

            潘寶山昂著頭,敲開了老丈人的家門。

            “好啊你潘寶山,膽子不小了!”宋蔗一見潘寶山,頓時火冒三丈,“茹藜能是你能罵的?!我們都從來沒斥責過她,你倒好,竟然還罵起了她!還有,中午為什么悶不吭聲地溜了?!你要當夾尾巴狗么?”

            宋蔗的一連串發問,讓潘寶山不知怎么回答。

            “說啊,這會兒癟茄子了?把罵茹藜的那本事拿出來???!”宋蔗兩手叉腰,抖著肥碩的身子,“怎么成悶鱉了!你個不識抬舉的東西!”

            “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毅德開口了,一副巋然不動的樣子,“小潘,你來說說?!?/p>

            潘寶山咽了口唾沫,把事情原原本地講了一遍。

            “哦?!鼻匾愕侣牶笱b作剛知道的樣子,緩緩地點了點頭,道:“你媽這么隆重地舉辦生日宴會,你隨便買了條絲巾,將就著當禮物,說明你就沒把生日宴當回事,所以,能怪你媽生氣么?”

            “爸,我覺得跟茹藜是一家人,出禮沒必要分開,她好好準備就行了?!迸藢毶交卮鸬煤芄Ь?。

            “茹藜是親生女兒,你是外來的女婿,能混為一談?”

            “您這么說也對,所以我及時買了條絲巾,也是精心挑選的?!迸藢毶降?,“可不管怎樣,媽就不能大度點,不當眾羞辱我么?”

            “那個,扯平吧,就不分什么對錯了?!鼻匾愕聰[擺手,咬了咬牙根,道:“再說你和茹藜的事,我覺得,是你錯了,完完全全地錯了?!?/p>

            “她把我爸媽拒之門外,樓下的房間寧愿給貓狗睡,也不讓他們住,她考慮過我這個做兒子的感受嗎?”潘寶山道。

            “你要她怎么考慮?生活習慣不同,住在一起合適么?”

            “再怎么不合適,只是偶爾一個晚上的事,又不是長期的。作為子女,作為晚輩,就不能體諒一下?”

            “子女?誰是誰的子女?”秦毅德哼了一聲,“小潘,頭腦要清醒啊,我們提供了那么好的條件給你,你可要知道感恩?!?/p>

            “他知道什么是感恩?忘恩負義還差不多!”宋蔗插上話來,“告訴你潘寶山,別說你和茹藜現在還沒孩子,就是有了,也得姓‘秦’,跟你‘潘’字沒半點關系!”

            “???!”潘寶山愣了下,道:“其實,孩子姓什么本不那么重要,但你這么說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p>

            “小潘!”秦毅德又開口了,“你的反骨還不小呢!怎么,覺得翅膀硬了?!”

            “我沒那么認為?!?/p>

            “那你還犟什么嘴?錯了就是錯了!”秦毅德露出了怒氣,“還不趕緊道歉!”

            “對,趕緊下跪認錯!”宋蔗一旁叫囂著。

            潘寶山看了眼秦茹藜。

            秦茹藜仰著頭,一臉高傲。

            “呵呵?!迸藢毶酵崞鹱旖抢湫σ宦?,平靜地道:“秦茹藜,我們離婚吧?!?/p>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豆樂文學

            回復宦海扶搖或者回復書號3004 閱讀全文

            ×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