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靈異 > 此地有妖氣

            更新時間:2024-05-06 13:30:43

            此地有妖氣

            此地有妖氣 步履無聲 著

            連載中 顧淵徐青枝

            經典美文《此地有妖氣》是來自作者步履無聲最新寫的一本靈異風格的小說,男女主角是顧淵徐青枝,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下面是簡介:大夏國,妖魔入侵,武道昌盛。因為失戀而開始一場畢業旅行的顧淵,登上了一列火車。他不知道的是,火車的盡頭,是深淵!“我從不相信黑暗將至,因為火把就在我的手中?!薄笙膰?,鎮妖司,人族第一祭師顧淵,請諸君歸墟!

            精彩章節試讀:

            “抱歉,借過一下?!?/p>

            顧淵抱緊懷里的包,耳朵里塞著單只耳機,另外一只耳機則自然垂落在胸口晃悠著。

            耳機的另一頭連接著口袋里破舊的MP3,這種落后時代的產物還是出發前在儲物柜里找出來的,他嘗試著充上電,驚喜地發現竟然還能用,雖然音質欠佳還伴隨著“滋滋”低噪,卻很適合旅途上打發時間。

            對照著手中的火車票,穿過擁擠的人潮終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靠窗,正好可以看看沿途的風景,這也是顧淵選擇“火車”來結束這一場畢業旅行的初衷。

            關掉手機,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享受生活中的寧靜。

            靠過道的座位,坐著一個女孩,模樣倒是好看,明亮的眸子,臉上不施粉黛,穿著一條有些復古的裙子,亞麻色,露出一小節小腿,腿肚飽滿,腳上是一雙干凈的小白鞋,扎著兩個很有年代感的麻花辮,看上去稍微有那么點土氣。

            可結合女孩精致的面龐,他又覺得這完全是可以原諒的。

            女孩抬起頭,看了眼顧淵,眼神中閃過一抹異色,不過還是微笑著挪了一下腿,她的身形比較纖細,顧淵擠一擠就進去了。

            “謝謝?!彼吐曊f了一句。

            對方沒有給予回應,面色淡漠地翻看著手中那本豎版線裝書,封面上是《夢溪筆談》四個字,紙張微微泛黃,似乎有些年頭了。

            顧淵從自己的包里取出一瓶礦泉水,擰開瓶蓋咕咚咕咚喝了小一半,隨手放在了面前的餐桌上,將包塞進腳下縫隙中。

            車廂里的環境有些嘈雜,摻雜著各個地方的方言,坐在顧淵后面的似乎是一對中年夫妻,正在為生活中的一些瑣碎而拌嘴。

            “你不該上車的?!币粋€淡漠的聲音突然傳來。

            顧淵微微一怔,轉臉看著身邊的麻花辮女孩。

            “什么?”

            對方纖細的手指翻看著手中的書頁,讓顧淵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聽錯了。

            見對方不予回答,他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繼續看著車窗外的景色,火車緩緩而動,帶著“哼哧哼哧”的聲音。

            他緩緩閉上眼睛,想要休息一會。

            “砰”的一聲。

            顧淵睜開眼睛,腿上一陣涼意,這才發現餐桌上的礦泉水瓶已經倒了,褲子濕了一塊。

            “小伙,對不起??!”坐在對面的老嫗,滿臉滄桑,老年斑在黝黑的臉頰上顯得反倒沒那么顯眼,她懷里抱著一個大概六七歲的小丫頭,穿著一件紅色的襖子,袖口還帶著一層白絨毛邊,抱著一個破水壺,有些怯生生的。

            “哥哥,對不起嗷!我不小心踢到桌子了......”小女孩小聲說道。

            顧淵微笑著搖搖頭,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紙巾簡單擦拭一下。

            “沒事的?!?/p>

            小女孩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嘴抿在一起,老嫗還在說著道歉的話,顧淵已經將褲子擦干凈,順帶著從包里摸出一根棒棒糖,遞給了面前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

            “請你吃糖?!?/p>

            “咦?”小女孩眼睛亮了一下,一臉好奇看著顧淵手中的棒棒糖。

            “這怎么好意思呢?!崩蠇炐ζ饋淼臅r候臉上的皺紋都擠在了一起,像是一塊老樹皮。

            顧淵還是將棒棒糖塞到了小女孩的手中,順帶著輕輕摸了摸她的額頭。

            小女孩將棒棒糖塞進嘴里,牙齒咬著上面的塑料紙,然后又“呸呸呸”幾下,有些嫌棄的小表情。

            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滿是疑惑。

            顧淵覺得不可思議,忙道:“不是這么吃的?!苯又斐鍪謱舭籼悄眠^來,撕開上面的包裝,重新遞過去。

            小女孩重新伸手接過,看著粉色的糖果,這一次只是輕輕用舌頭舔了一下,便開心地瞇起眼睛。

            “好甜呀!”

            老嫗瞇起眼睛笑著撫摸著她的頭發,眼神中滿是寵溺:“還不謝謝哥哥?!?/p>

            “謝謝哥哥!”小女孩將棒棒糖塞進嘴里,咬得咯嘣咯嘣響。

            顧淵覺得奇怪。

            還有沒吃過棒棒糖的孩子嗎?

            “哥哥,你耳朵里的是什么呀?”小女孩又伸出手指著顧淵的耳機。

            “這是放音樂的,你聽聽?!鳖櫆Y將一只耳機輕輕塞進小女孩的耳朵里。

            “哎呀!”小女孩反倒被嚇了一跳,一臉的驚恐,趕緊晃了晃腦袋,不安地看著老嫗,“奶奶,我腦子里有小人說話!”

            顧淵有些驚愕。

            這個小女孩,還真是奇特,一副沒吃過棒棒糖的樣子,現在又因為一個MP3感到害怕。

            剛想解釋一下,但是小女孩已經重新將耳機塞進耳朵里。

            “嘻嘻!好好玩呀!”

            顧淵啞然失笑。

            這大概就是孩子的天性,天真,純粹。

            他轉過臉,看了眼旁邊的麻花辮女孩,對方正一臉冷漠,他也放棄了搭話的意圖。

            只是身后的那對夫婦,從起先的拌嘴變成了爭吵,可能是考慮到在火車上,還刻意壓低了聲音。

            顧淵并沒有覺得太過吵鬧,反而覺得挺有意思,這本就是旅行的一部分,

            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

            一個穿著灰色夾克的男人坐在了老人孩子旁邊的位置上,老嫗看了他一眼,挪了挪腳底下的蛇皮袋子。

            對方看上去大概四十多歲,鬢角銀白,一臉滄桑,放在餐桌上的手有些粗糙,應該是經常做些體力活。

            過了一會,老嫗找顧淵搭著話。

            “小伙,你是哪里人???”

            “星城?!鳖櫆Y倒是沒有太重的防備心。

            “哎喲!那可挺遠??!”

            顧淵笑了笑。

            “星城?那地方我去過!”旁邊的夾克男人笑呵呵接過話道,“早些年,跟著一個朋友竄過去的,結果遇到點麻煩,我那朋友還死在那呢?!?/p>

            顧淵有些吃驚。

            這是個非常健談的男人,拉著顧淵聊了一下星城的地理人文,多少有點顯擺的意思,生活中常常會遇見這類人,顧淵習以為常。

            老嫗時不時插兩句話,倒是顧淵身邊的麻花辮女孩,沒有說過話,一如既往的冷漠。

            只是身后的中年夫妻,越吵越大聲,甚至已經到了嘶吼的地步,也沒人站出來勸和一下。

            清官難斷家務事,顧淵想了想,也沒說些什么。

            “小顧,咱們去前面抽根煙??!”夾克男人突然起身問道。

            顧淵擺了擺手。

            “我不抽煙?!?/p>

            “哦......不抽煙好?!眾A克男人從口袋里掏出一包煙離開。

            顧淵余光一瞥,微微一怔。

            那個包裝......

            好像是十幾年前停產的同星牌香煙?

            他雖然不抽煙,但是小時候會經常幫著二叔買煙,二叔最喜歡抽的牌子就是同星牌,停產的時候,二叔還長吁短嘆許久,他印象頗為深刻。

            “沒想到現在還能看到這個牌子的煙?!彼睦锵胫?,也不知道對方是怎么保存下來的。

            還是說有小作坊在偷偷生產?

            顧淵拿起桌子上的礦泉水瓶,雖然之前撒了一些,還剩下一小半,仰著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個干凈。

            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卻傳來了一聲咆哮聲。

            “媽的!婊.子!你這個婊.子!”是那對中年夫妻。

            吵架升級了,變成了咒罵。

            顧淵扭過臉,看著那個男人漲紅了臉,一副暴怒的狀態,不知道從哪摸出來一把砍刀,狠狠砍在了女人的腦袋上,刀刃卡在頭骨,鮮血飛濺,染紅了大片車窗玻璃。

            猩紅的液體,沿著玻璃蔓延。

            男人搖了搖手臂,將刀刃從頭骨里***,又抬起胳膊,狠狠一刀剁了下去。

            一刀接著一刀。

            “婊.子!我砍死你!該死的婊.子!”他嘶吼著,咆哮著,像是瘋魔了般。

            女人的頭骨,血肉連帶著一撮撮頭發掉落,鮮血染紅了整張臉,卻帶著猙獰的笑。

            “你這個廢物!砍死我??!廢物!哈哈哈哈!”

            顧淵只覺得后背發涼,這一刻,仿佛呼吸都已經停滯。

            抱著孩子的老嫗,起身咒罵著:“畜生!沒羞沒臊的畜生,都該死!該死!”

            她死死勒住懷里的孩子,另外一只手不停拍砸小女孩的腦袋,女孩的眼珠被拍了出來,連帶著粘稠的液體,一根神經銜接著眼眶與眼球,就像顧淵上車時沒***耳朵里的耳機那般,晃蕩著。

            小女孩尖銳地笑著,不停拍打著手掌。

            “好玩!好玩!嘻嘻......”

            終于。

            坐在旁邊的麻花辮女孩,扭過臉帶著笑,卻用冰冷的眼神看向他。

            “小帥哥,你還記得......你是怎么上這列火車的嗎?”

            顧淵的心臟猛地抽搐了下,他轉臉,錯愕地看著臉上帶著戲謔笑容的女孩,剎那間,一陣恍惚。

            是啊......

            自己是怎么上這輛車的......

            這一刻,前面的記憶,突然模糊起來。

            他按捏著自己的太陽穴,記憶不停閃爍。

            “我......因為失戀,所以出來畢業旅行,散散心......”

            他努力回想著。

            “然后,我現在是在海城,沿著鐵軌散步,拍照片......”

            “我發現了一列二十年前報廢的火車,野草都長進了車廂里,我走了進來,靠在椅子上,想要在這里過夜......明天回家......”

            突然,整個世界安靜下來。

            他看著周圍。

            所有“人”,都在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

            臉上帶著猙獰戲謔的笑。

            “哎呀......他好像發現了?!币粋€聲音在竊竊私語。

            “轟”的一聲。

            顧淵的頭皮炸開了。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