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武俠 > 蒼生燼

            更新時間:2024-05-10 10:01:10

            蒼生燼

            蒼生燼 一笑泯怨 著

            連載中 林濁江陶小桃

            蒼生燼男女主角為林濁江陶小桃,由一笑泯怨創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武俠小說,目前正在連載中。全文講述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某日,小山村天降黑指,戳破半個村子,死傷多人,留下一座詭異深坑。山村少年林濁江意外撿到一本***秘籍,祖父卻罹難于天降橫禍,讓少年心思蛻變,走上了天地大道。三教九流之爭,宗派之爭,國度之爭,仙魔之戰,蒼生為燼,誰為蒼生念?

            精彩章節試讀:

            夏日炎炎,天氣燥熱,江湖村村口百年巨樹下,有村民在納風乘涼。

            老人們占據一席之地,悠然下棋,一處圍棋局,一處象棋局。有小孩子在追逐打鬧,十分鬧騰,可不久便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停下來追逐,扭打在了一起。

            有小孩一個不慎,摔倒在地,哇哇大哭,思索著棋招的老頭皺起眉來,怒了,便訓斥了小孩,卻是越訓哭得越兇。

            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年挑著一擔柴,步伐穩健,往村里走去,他面容清秀,稍顯黝黑,一件破舊單衣、單褲,汗漬浸透小半衣衫。

            走到村口時,有一位老頭喊道:“小溝!大熱天還去砍柴???又要去鎮上賣嗎?”

            “是啊,福爺爺,我爺爺去世后,我爹就病倒了,我得補貼家用?!鼻逍闵倌昴艘话押?,語氣憂愁,目光卻堅毅平和,勉強一笑,笑容干凈淳樸。

            村民們稍稍側目,便又轉回目光,表現冷淡。

            福爺爺朝少年招招手,喊道:“放下柴火納會涼吧!”

            “好啊?!鄙倌陸?,放下柴火,對哭鬧的小孩子笑道,“小鼻涕蟲,又哭鼻子啦?”

            那小孩子立即止住哭聲,怯生生看了看少年,跑到老人們后方躲起來,竟然對少年頗感畏懼。

            不僅是他,幾個孩童皆是如此。

            少年笑容有些僵硬起來,悵然若失,朝福爺爺揮手道:“福爺爺,我先回家啦!”

            福爺爺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福老頭,少憂心點別人,又不是你孫子,小心被克死!”

            “吉老頭!放你的狗屁!”

            “哎呀!挺牛氣啊,待會兒一決勝負!”

            “呸!手下敗將?!?/p>

            “......”

            兩個老頭猶如孩童一般犟嘴吵起來,有老頭勸架,有老頭起哄,比孩童追逐打鬧還要鬧騰。

            老小孩,老小孩,大抵如此。

            少年擔著柴火,入了村子,一呼一吸,配合著步伐,沉穩有勁,極富有規律。

            少年叫林濁江,他爺爺取的名字,濁江濁江,污水溝,故而村里人稱之小溝。

            五個月前,平靜的江湖村邊墜下一只暗紅巨指,天崩地裂,地動山搖,半邊村子遭到沖擊席卷,死傷無數。

            林濁江的爺爺就罹難于這場天降橫禍之中,當然,當時死難者極多,在村里不存在誰克誰的說法,所以這并不是村民疏離林濁江的原因。

            江湖村依山傍水,一座石山都被戳破了半邊,留下一個深坑,深不見底,黑氣繚繞,宛如深淵。

            江湖村村民臨近深淵五丈內,便神志不清,狂性大發,唯獨林濁江不受影響,這是原因之一。

            后來村民去鎮上請了和尚、道士、方士術士,要凈化人稱魔淵的深淵。

            有村民順便請高人給林濁江瞧了瞧,和尚道士們看不懂,卻有一位奇人異士信口雌黃,說林濁江有可能是魔種,即是天生適合修煉魔道,因此不受魔淵影響。

            這就是村民疏離林濁江的緣由了。

            林濁江對此也是無可奈何,諸惡加身,無力抗衡。

            三個月前,林濁江父親林榮淳突然病倒,家里的頂梁柱倒塌,本來挺苦的日子就更苦了。

            此后,林濁江挑起了家里的重擔,經常上山砍柴,或在山泉水澗間撿鵝卵石,制成各種掛件,去鎮上售賣。

            兩個月前,林濁江伐木之時,撿到了一本書,叫《太武劍訣》,圖文并茂,有劍法,有吸氣吐氣之法。

            江湖村是偏院山村,沒幾個讀書人,林濁江就不識字,讀不懂《太武劍訣》,卻會依葫蘆畫瓢,模仿劍訣中的圖畫姿態,竟頗有感觸,日益精力充沛。

            林濁江祖父命喪天降黑指之下,尸骨無存,這對林濁江的心靈造成了極大的沖擊,有些渾渾噩噩,怨天尤人,經常跑到魔淵邊緣,感受魔淵氣息,觀摩魔淵黑氣流轉,竟是莫名通透,有氣感涌入身軀。

            兩個月來,林濁江身體日趨強健,渾身似有氣流潛伏,這就是劍訣圖中的氣流吧。

            林濁江回到家中,將柴火放在院中,伸了一個懶腰,此時房門是開著的,他走入屋里,見屋內坐著兩人,微微一愣,便喊道:“娘,家里來客人啦?”

            林濁江的母親已有四十余歲,樣貌普通,是一個標準的村婦,衣著樸素,善良溫婉,性子柔和,叫陶小桃。

            “回來啦?!碧招√铱聪蛄譂峤?,勉強一笑。

            “哎呦,是小溝回來啦?真是辛苦了,辛苦了?!弊谔招√覍γ娴?,是一位中年婦女,笑容熱情,見林濁江入屋,就起身笑臉相迎,隨即,又露出心疼之色,嘆氣道,“黑了,還瘦了,唉,可憐啊?!?/p>

            “九姑?!绷譂峤岢隽朔潜葘こ5囊馕?,不咸不淡的喊了一聲。

            這位九姑是村里有名的媒婆,經常與人說媒,舌綻蓮花,口若懸河,能將人給忽悠暈了。

            這位登門,有兩種情況,一則說媒,二則退婚。上次登門正好是五個月之前,也是天降橫禍之前,當時是說媒的,而今......

            果不其然,九姑露出了為難之色,說道:“小溝啊,這個......隔壁古桐村的木旺悔婚啦,不肯將丫頭嫁給你......你別難過啊,不僅是你,大家伙都是這樣嘞,都退了好幾門親咯,村里的丫頭嫁不出去,村外丫頭不肯嫁村里的娃兒,這都是天殺的黑坑鬧的啊。說我們村不祥,尤其是你......咳咳,往后吶,還得自家村里行嫁娶事,好啦,我走啦?!?/p>

            九姑語速極快,說完就灰溜溜跑了。

            林濁江靜靜聽著,默然無言,早已聽之任之,順其自然。

            陶小桃重重嘆了口氣:“真是蒼天無眼啊,你姐也有六七個月沒回來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她絮絮叨叨,緩緩起身,往左居室走去。

            林濁江連忙去攙扶,輕聲道:“姐姐在夫家歷來沒什么話語權,娘也不要怨姐姐?!?/p>

            “娘曉得?!碧招√遗牧伺牧譂峤氖?,心情郁結,不吐不快啊。

            左居室里的木榻上躺著林榮淳,林濁江的父親,據說是魔淵黑氣侵襲,這并非個例,但治不好就是特例了,有一位方士說是林濁江或許身染魔氣,父子血緣,無可救藥。

            有道士則說,林濁江只要離林榮淳遠一些,堅持用藥,是能治愈的。

            若非如此,林濁江恐怕早被村民人道毀滅了。

            因為用藥,請和尚道士、方士給林榮淳驅邪除魔,林濁江一家已經散盡了家財。好在林濁江還算聰慧,踏實肯干,不怕勞苦,極有耐心,練就了一手制作鵝卵石掛件的本事,勉強能維持生計。

            林濁江就在門口不遠處站著,不敢靠父親太近,他對道士所言將信將疑,卻是寧可信其有,這也是無奈之舉。

            林榮淳的氣色灰敗,隱隱有黑氣浮現,身體虛弱,要起身都難。

            “娘,我去劈柴了?!绷譂峤蝗倘タ?,喊了一聲,出門去了。

            院中,林濁江擺好木樁,擺好木柴,高舉斧頭,深呼幾口氣,一股氣勢醞釀,斧頭便倏然而落,咔嚓一聲,木柴便成了兩半。

            林濁江吸氣吐氣,揮舞斧頭,將木柴一一劈開,動作越來越流暢,極有規律。

            這是《太武劍訣》中的劍劈,他以斧代劍,頗具威力,劈柴都輕松了。

            至于被退婚之事,林濁江無暇理會,所有的遺憾、可惜、難過,都抵不過如今的焦頭爛額。

            古桐村木旺家的二女兒,木美月,林濁江了解過,是一個溫婉姑娘,仰慕者極多,是難得的良配,能得此親事,林濁江還是尤其滿足歡喜的。

            奈何造化弄人,人心不古啊。

            劈完了柴,便聞到一股藥味,卻是陶小桃在熬藥。

            林濁江去取鵝卵石,開始制作掛件,精神專注,呼吸平穩。

            到了夜里,林濁江取出雕刻好的木劍,揮舞比劃了一番,呼呼作響,看起來卻像是瘋魔劍法,瘋劈,魔刺,難有章法。

            翌日清晨,林濁江拉起人力車,將前一批曬干的柴火放置上去,并將鵝卵石掛件裝入袋子里,綁在車上,拖著出了村。

            朝陽如火,少年拖車行于山道間。

            從江湖村到鎮上,要走十數里的路程,以林濁江的腳程計算,得走一個多時辰。

            林濁江還慶幸了,倘若是四面環山的山村,只能跋山涉水,才能互通有無。

            到了鎮上,林濁江熟門熟路,趕到一條街道,敲開一座高門大戶的后門。

            開門的,是高門大戶里的一名青年仆役,他抬眼看了看林濁江,不咸不淡道:“是你啊?!?/p>

            林濁江露出笑容,喊道:“王哥,我送柴火來啦!”

            王哥揮揮手道:“不好意思啊,小溝,宅里的柴火已經夠過冬了,不需要了,你走吧?!?/p>

            林濁江面色微變,沉聲道:“不對啊,王哥,李叔說了,府上一直缺柴火的......”

            王哥不耐煩道:“走吧你,府上已經從別的渠道購入了大量的柴火,沒你什么事了,往后啊,你也不要來了?!?/p>

            說完,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林濁江愣愣無言,屋漏偏逢連夜雨啊。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