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穿越 >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

            更新時間:2024-05-10 14:02:17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 艾珠艾寶 著

            連載中 杜訪卉粱山柏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杜訪卉粱山柏,由艾珠艾寶傾情著作的一部穿越小說,已上架常讀。全文講述了前世我孤身一人,所以我拼命做好事,攢功德,沒想到穿越后,我也只多了一個便宜娘親。但是,娘親居然毅然決然的找了個夫郎把自己嫁了出去。我不僅有了爹爹娘親,還有一大堆哥哥。果然好人有好報,我還要多做善事。

            精彩章節試讀:

            宋靈均在疑似十七歲生日這天,被邊境每天飛來呼去的流彈擊中,一命嗚呼。

            她對自己的死法早有預料,但還是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罵——特么老娘還沒有攢夠陰德呢!下輩子投胎肯定又是死亡開局!

            而事實是她不僅得面對自己的死亡,還得面對陌生人的死亡。

            躺在草席上的男人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身上粗布麻衣好幾處簡陋的補丁,瘦弱的身軀向外蜷縮著,整個人瘦骨嶙峋,若不是胸口還有輕輕的起伏,宋靈均還以為自己投胎路上還有個莫名其妙的伴。

            宋靈均很快覺著不對,她發現自己的呼吸很輕很輕,爬起來一看,自己身體的長度不過到男人的腰背上。

            自己變成了 一個小女孩。

            而且她不過爬起來那么一下,就感覺天旋地轉,口干舌燥,腹中傳來一陣又一陣酸脹絞痛,她對這個感覺再熟悉不過,是餓狠了才會。

            不是吧,老娘都重生了還依舊要餓肚子嗎?死之前多多少少也攢了點陰德,老天你都收到哪里去了?好歹這一世別讓我挨餓啊......

            宋靈均忍不住蜷縮起小小的身體,一邊在心里抱怨,一邊忍不住哼唧出聲,肚子又餓又痛,按前世的她還能忍,但現在這副身體太弱小承受不住,怕是馬上就要暈過去了。

            聽到她的哼唧聲,身旁的男人突然一驚動,他慢騰騰地按著草席半爬起來,湊到宋靈均跟前來,帶來一股微酸的苦味。

            宋靈均發現這男人雖瘦得脫相,但還能看出原本面容俊秀。

            他伸出修長且骨節分明的手輕輕摸了摸宋靈均的臉,嘆道:“餓了是嗎......爹去看看還有沒有吃的?!?/p>

            原來是這副身體的父親啊。

            宋靈均看著他勉強爬起身,身形搖擺,一個動作三聲咳嗽,一股難聞的草藥苦味蔓延開來,看來這個人病得不輕。

            宋靈均忍過那陣疼痛,爬起來身看到漏風破爛的屋檐和木門,簡陋不堪形同虛設的家具后,默默又躺了回去,心想這何止家徒四壁能形容,她要不干脆直接餓死重新開局算了......

            正想著,一股酸甜的氣味突然出現在鼻子邊,宋靈均睜開眼睛一看,男人拿了一小塊黑乎乎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往她嘴邊來,她下意識張嘴咬住一嚼,是一塊已經軟綿,差不多快壞的果干。

            “沒有其他吃的東西了,這是你娘買來給爹喝藥甜嘴的,幸好還沒壞,都給你?!蹦腥诵α诵?,清秀的眉目中有淡淡的溫和,“反正爹的藥都吃完了?!?/p>

            反正這果干都快壞了,宋靈均也不客氣,她一邊仔細嚼著企圖榨干果肉里若有若無的糖分,一邊觀察著眼前這個男人。

            灰敗的臉色,烏黑青紫的眼眶......還有那雙渾濁布滿血絲的眼睛,她上一世接觸最多的就是病死餓死的人,從這方面的經驗來看,這個人命不久矣,也就這兩日的功夫了。

            男人將包著果干的粉白手帕仔細疊好收進懷里,重新在草席上躺下,雙手交握,好似睡著了。

            宋靈均也睡了過去,這副身體本就是小孩子,好不容易吃到一點東西,便迫不及待的需要睡眠來維持。

            等她再次醒來時,發現身邊的男人已經咽氣。

            宋靈均呆坐了一會,男人似乎是在睡夢中離開的,病容很安詳,大約是沒有了痛苦,臉色看起來居然比先前要好上一些。

            胸口露出那一小抹粉白手帕,似乎還能聞到一點點果干的酸甜味,宋靈均嘆了一口氣,撐著草席站起來。

            她拉起還算齊全的草席往男人身上裹,爬下炕后四周摸索,在柴房里找到一條麻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草席和尸身捆緊,她累得坐在炕上直喘大氣,背后都濕透了,眼前又開始發暈,那點果干根本不夠消耗。

            幸好門外的水缸里還有水,宋靈均趴在缸邊勉強夠到,好幾次差點摔下去,喝飽水后回到屋里找了兩塊木板架在炕邊,拖著草席把尸身從木板上滑下去。

            行動力極好的她想好了,這破屋后面有塊空地,埋在自家屋子后面,宋靈均也算對得起那幾塊果干了。

            將麻繩綁在瘦小的身體上,宋靈均本想用上一世拖尸體的經驗和巧勁,但無奈她現在只是個餓著肚子的小孩子,掙扎使勁了半天,只勉強夠到門邊,就再也動不了。

            她氣喘如牛,覺得自己下一秒馬上就要原地撅過去了,到時候父女倆雙雙死這,連個收尸的人都沒有。

            于是她打算就地動手,反正門邊也是自家地盤,埋在哪里都一樣。

            正打算回去柴房將鋤頭扛過來,突然聽到一兩聲窸窸窣窣的聲音,宋靈均猛得一回頭,果然在不遠處的草叢邊上,看到一條黑棕色,正在緩緩爬動的蛇。

            看顏色和頭部形狀,儼然是最普通不過的肉蛇,沒有毒的!

            宋靈均頓時精神大作,在上一世吃不飽肚子的時候,像田地里的蛇,田鼠之類的可是好東西,烤熟了就能吃!

            宋靈均左右張望,從許久不開火的灶臺處拿了塊破布裹在手上,接著放輕手腳,屏著呼吸小心翼翼走到那條蛇的后面。

            那蛇看起來沒有警惕心,依舊緩緩蜿蜒著爬行,宋靈均看準時機,下手快速按住蛇頭,在蛇身受驚卷上自己的手臂時,憑著手感經驗,一把掐住了蛇的七寸。

            拎起來仔細一看,沒有毒牙沒有毒液,肯定是能吃的!

            宋靈均開心不已,這條蛇看著不大,但對她現在的身體而言也能飽餐一頓了,再想想這附近肯定有蛇窩,到時能有了力氣再掏蛇蛋去!

            將蛇打死,宋靈均找了把鈍刀子,熟練的開膛破腹,擠出蛇膽等內臟,再用清水沖洗干凈蛇身,等她一手血腥處理好,突然發現這屋子里找不到生火的東西。

            她再怎么生猛也做不到生吃蛇肉......

            無奈,她只能將蛇扔在灶臺上,垮過門口的尸體,打算在這附近撿點樹枝柴火,到時候來個鉆木取火,反正這烤蛇肉她今天怎么著都得吃上。

            出門沒走幾步就能看到一片巨大的田地,田里青黃不接,只有幾道佝僂的身影在農作,身影起起伏伏,不知疲倦。

            宋靈均四處張望,發現不遠處還有一兩座差不多的屋子,但看起來都比這個家要好上不少,起碼人家是貨真價實的木屋,也沒有爛門破壁,有身穿粗布的婦人挎著菜籃子走出來,她頭上纏著布巾,隨意挽起的發髻間有一枚銀簪,是她身上唯一的裝飾,讓她平淡無奇的面容上多了一點倨傲。

            宋靈均下意識的躲開這個婦人,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這個婦人很不好相處的模樣。

            果然,就見那婦人嗅了嗅空氣,尖聲道:“我的娘喲,這股死人藥味又飄到咱家來了,晦氣死了!那男的究竟死沒死呀,孩子他爹,你要不要去看看?”

            有男人回道:“得了吧,我上次不過路過看一眼,回來你就跟我吃醋亂鬧,我這臉上的血疤都沒消下去呢,你想找我麻煩就直說?!?/p>

            “喲喲,我還冤了你不成,那宋家娘子每次一路過你就看直了眼,要不是她家里有個過病氣的病秧子,我看你早就跑人家家里看去了!”

            “當著孩子的面胡說什么呢!都是鄰居,她家又破敗成那樣,眼看是不好了,你嘴里最好留點德行?!?/p>

            婦人的聲調立刻拔高了:“德行?德行也得看是給誰留!那莊娘子的男人還沒死呢,就把你們這群男人迷的五迷三道的,這要是給她成了寡婦,這就要成了她的天地了,咱們村里還能有干凈地嗎?!”

            “都讓你別胡說八道了,之前不還跟人家互稱姐妹,這會子說話怎么這么難聽!”

            “喲,這就心疼上了?我勸你收點心思,人家早就攀了高枝往城里去了,就算成了寡婦也輪到你們這些鄉野男人,哼!”

            “哎你回來,給我說清楚.......”

            宋靈均一邊撿著樹枝一邊聽著夫婦二人夾槍帶棒的拌嘴,心想他們說的那莊娘子應該就是這個身體的母親了,她在這忙活了大半天也沒見到這個人,一個眼看人要不行的丈夫和一個可能養不大的孩子,這個母親還真有可能一早就跑了。

            宋靈均對此見怪不怪,她前世生存的邊境,多的是撇下孩子獨自離開的女人。

            一塊小石頭突然砸在她小腿上,她抬頭一看,就見草叢邊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個流著鼻涕的小男孩,臉上紅彤彤的,見宋靈均看過來,他哈哈一笑,露出缺了門牙的紅色牙齦,用指甲里滿是泥垢的手指著宋靈均,嬉笑道:“拖油瓶,你不陪著你那病癆鬼爹,出來干嘛???”

            宋靈均反問道:“你為什么砸我?”

            “砸你就砸你咯,還要為什么?”小男孩笑嘻嘻的,繼續朝她扔手中的小石子。

            宋靈均挨了兩下,撿了三顆石子,就朝小男孩走過去,小男孩還以為宋靈均是給他撿回來,敞著牙齦伸手道:“我娘說你娘是個***,那你就是小***,我看以后就不叫你拖油瓶了,叫你小.......”

            他還未說完,宋靈均瞅準他沒有門牙保護的嘴,將石子一把塞入他口中,接著將他推倒在地,舉起拳頭就對他的嘴巴狠狠砸下去,有口中石子的幫助,小男孩頓時被砸破了口腔和牙齒,哇得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你媽是個長舌婦,你就是個小長舌婦?!?/p>

            宋靈均一個豆芽菜般大的小孩子,那一拳就用光了她所有力氣,她氣喘吁吁的站起來,朝一臉懵圈的小男孩說著,抬腳就他雙腿間踩下去。

            “白長了這點肉,干脆不要算了?!?/p>

            在小男孩嚎得整個村都聽到時,宋靈均捧著撿來的樹枝麻溜跑回家里,尸體依舊躺在門后處,她就在身旁坐下來,撿了合適的樹枝樹葉開始鉆木取火。

            正鉆得頭暈之際,突然聽到門外院子有女人們的交談聲,女人們的聲音一方弱勢一方咄咄逼人,接著很快演變為帶著哭腔的懇求和不加掩飾的冷嘲熱諷。

            “姐姐,你真的誤會了,我只是在村口剛好碰見陸大哥,求他順路載我一程去鎮上買藥而已,真不是他們說的那般!”

            “當天那么多人進去,你怎么偏偏就選我男人?還跟他坐在一處說說笑笑的,哪有半點為自家男人擔心的樣子!我算是知道你的心思了,虧我平日里那么照顧你,自己男人被你盯上都不知道,好好好,這個冤大頭我是不能當了!”

            “姐姐,我發誓我真的沒有!都是他們亂說亂傳的,你看我買回來的藥,我一回村就往家里趕,我若是有那個心思......必將天打雷劈??!”

            “你不用在這我發這沒用的誓,還是回去看看你男人吧!這幾年流水一般的藥吃下去,卻半點不見好,你那丫頭餓出生天去了你也只管給你男人吃藥,還天天跑去鎮里.....你這心思,我是越發猜不透了?!?/p>

            “姐姐......你居然也這般疑我,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p>

            “罷了,也跟我沒有關系,以后不必來往就是!”

            宋靈均總算將火生起來,趕忙將蛇架上去烤起來,等待的間隙她跳到灶臺上,看著一道憤恨的婦人身影快步離開,而另外一道瘦小但窈窕的身影在門口捂著臉嚶嚶哭泣,身形虛弱得似乎馬上就要倒地。

            這個該不會就是原身的媽吧?

            剛好那女人哭夠了,抹著眼淚轉身回望過來,宋靈均迎著日光定睛一瞧,心想別人怪不得別人那般猜測她質疑她,這女人果然生的很美。

            女人的眼淚還沒徹底收回去,就看到自己女兒趴在破破爛爛的窗臺上,陰沉沉的盯著自己,她下意識的揚起笑臉,說道:“妹妹,娘回來了,你餓了吧?”

            你女兒不僅餓,還已經餓死了。宋靈均面無表情的想。

            “娘這幾日去鎮上趕繡活,總算換到錢給你爹買藥,給你買米吃了,你等著,娘這就給你煮飯去?!?/p>

            女人說著,提著包袱剛進門就被絆了一跤,她摔在地上哎喲兩聲,回頭看到被草席包裹著的東西,草席下露出來的那一雙***的雙腳,她頓時一愣,癱軟在地上遲遲起不來身。

            蛇的一面已經烤好了,宋靈均從窗臺上爬下來,趕緊翻了一面,見女人一動不動的,解釋一般說道:“我本想拖他去埋的,但拖不動了?!?/p>

            莊娘子如夢初醒般,顫抖著雙手拉開草席的一角,半晌后才從喉嚨里發出一聲長長的悲泣。

            宋靈均將火稍微挑高一些,看著女人不斷聳動的肩膀,又補充道:“他是睡著的時候死的,應該沒感受到什么痛苦?!?/p>

            她本意是想安慰女人的,誰知道女人聽了,直接伏在草席上嚎啕大哭起來,嘴里念著名字又念著官人,如泣如訴翻來覆去的念,除了哭泣,全是宋靈均聽不懂的情緒。

            宋靈均切下一塊熟透的蛇肉,一邊吹著一邊想,沒辦法,這種場景她看太多了,心里已經起不了任何波瀾了。

            蛇肉剛要進嘴,女人卻突然將她拉了過去,將她整個人埋進懷里放聲痛哭道:“娘對不起你,居然讓你一個人獨自面對這一切,你一定很害怕吧?娘對不起你啊.......”

            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嬌嬌小小的哪里來那么大的力氣,宋靈均死活掙脫不開,肚子餓得咕嚕嚕叫,更是頭暈眼花,有氣無力的說道:“快放開我,我快餓死了?!?/p>

            女人這才反應過來,她離家幾天,女兒恐怕就餓了幾天,她頓時顧不得其他,抹著眼淚就去掏包袱,說道:“你等著,娘這就去煮米......”

            “不用了,我這有肉吃?!?/p>

            宋靈均說著又切下一塊蛇肉,問道:“你要嗎?”

            女人這才后知后覺的看到被架在火上的長條生物,以及被扔在地上的血紅的內臟和吐著信子的蛇頭.......

            她眼前一陣陣的發暈,險些沒立住身體,勉強從喉嚨里發出聲音道:“這、這是什么.......”

            “蛇肉啊?!?/p>

            宋靈均當著她的面咬下一口,因為烤得焦了,咬下去的聲響很是酥脆。

            蛇、蛇肉、蛇頭和內臟,一地血腥,而旁邊就是丈夫冰涼的尸體。

            眼前嬌嫩的女兒正面無表情的吃著蛇肉,一口兩口......

            種種一切終于讓女人承受不住,她張嘴尖叫一聲,眼球翻白的暈了過去。

            而宋靈均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那蛇與她預想的不同,是有毒的。

            她被灌了兩天草藥湯,吐了一夜總算緩過來,原本就瘦瘦小小的小丫頭更是沒了人樣,坐著的時候歪來倒去,像個馬上就要破碎的小不倒翁。

            村里的大夫看著于心不忍,不僅沒有收診費,還放下一包糖,對莊娘子說道:“你要真不想養了,就送去祠堂讓人幫著送養,沒準有人要,這么折騰下去這丫頭是活不了的?!?/p>

            莊娘子抱著宋靈均淚流滿面,她哭道:“我想養的,這是我的孩子,我只剩下她了......”

            “唉,你丈夫沒了,這個丫頭又沒個活樣,你得好好打算起來了?!?/p>

            “我知道,我知道......”

            宋靈均什么都不知道,她昏睡了幾天才勉強能起身,莊娘子熬了濃濃的加了白糖的米湯給她喂下,就這樣喂了幾頓,小孩子的身體比想象中好哄,很快她便感覺到元氣上身,能下地走路了。

            但只吃加了白糖的白粥究竟不是個長遠辦法,她正想著去山里搞點野味回來,但在這之前,莊娘子穿著孝服,母女二人披麻戴孝,先為她們的丈夫和父親送行。

            孤兒寡母辦白事,春風村的村長組織了男人女人來幫忙,再刻薄的村里人也不會在此時置喙什么,安安靜靜的將喪事辦了,最后留了空間給她們母女二人祭拜。

            算上前世那十幾歲,宋靈均也算是個成年人了,但這是她第一次參加葬禮,還是血親之人的。

            雖然和原身的這位父親不過相處了幾分鐘,但從最后那幾塊果干,以及村里人那惋惜的神情,宋靈均想著,這位原身父親,應該是個不錯的男人。

            只是他真的病得太久太嚴重了,聽村里人的竊竊私語,他已經病了三年,而宋靈均也不過才五歲而已,這三年里都是莊娘子一人操持家里內外,拖著一個病人一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做著繡活勉強撐著這個家,家徒四壁真的怪不了她,她已經盡力了。

            宋靈均突然生出來一些許的愧疚,她抬頭看著莊娘子秀麗的側顏。

            莊娘子抱著宋靈均一動不動,眼前是燃燒著紙錢的鐵盤,火光在她的瞳孔中輕輕閃爍著。

            “......喂,接下來該怎么辦?”宋靈均對這個大約只有二十出頭的女人實在叫不出娘這個字。

            莊娘子將只有小貓一般重的女兒抱起來,五歲的孩子了,居然只有這點重量......她心里只有沉痛,像是下定決心般說道:“娘不能讓你跟著我受苦,起碼得讓你吃飽肚子?!?/p>

            宋靈均還以為她是要將自己送養出去,于是接下來的時日忙著下地上山,打算給自己存點干糧,免得到時候被送到什么不好的人家里去,還能有點存貨和退路可走。

            或者干脆自己跑路自己過去,有前世的經驗,再加上這個時代山野里都是活物,只要不再像上次那樣中毒,自己有信心能活下去。

            宋靈均越想越覺得可行,她剛從田地里回來,滾得灰頭土臉,身上挎著的布袋里隱約有活物在竄動,動得越厲害她越開心,田鼠可沒有毒,肉也比較多!

            回去的路上有以往經常欺負她的小孩們結伴跑過,今天他們十分亢奮,對著宋靈均喊拖油瓶的聲音比以往都大,宋靈均舍了一只田鼠嚇走他們,面對摔跤的孩子又是兩拳頭,才在對方母親的罵聲中拖著布袋離開。

            還未進家門,她就看到了一身紫褂粉裙,頭上簪著大紅花的老婦人,站在屋子里笑容滿面的朝莊娘子揮舞著手中的粉帕。

            真不是她刻板印象,這只能是媒婆。

            “妹妹回來了,你這是......老天爺??!”

            正從柴房里出來的女人與莊娘子有兩分相似,她提著籃子正想跟宋靈均說話,就看到宋靈均突然往木桶里倒出幾只活蹦亂跳的田鼠,嚇得她一聲慘叫。

            宋靈均隱約聽莊娘子提起過,她大姐,也就是宋靈均的大姨嫁的是城里人家,不用務農,自然沒有接觸過田鼠這玩意。

            “昨天是蛇,今天是老鼠.....你還捉上癮了是嗎?!”莊大姨躲在角落一動不敢動,唯恐田鼠從木桶里跳出來咬她。

            “蛇你們怕有毒都放走了,田鼠沒有毒,總不能再扔我的了吧?”宋靈均認真道,“烤田鼠肉很好吃的?!?/p>

            “你這孩子,怎么就敢惦記這些東西......”

            莊大姨忙拿蓋子蓋住木桶,總算松了一口氣,見宋靈均穿著粗布衣裳有些破爛,臉上還都是污跡,心中不忍,忙取了水和布巾來給她擦干凈,一邊擦一邊柔聲道:“大姨給你買了糕點還有糖果,你去吃那些,就別吃烤田鼠了?!?/p>

            “不行,得吃肉才能飽?!彼戊`均看著莊大姨的綢緞衣衫和耳朵上的珍珠耳環,想了想還是厚著臉皮說道,“大姨,你若是想接濟,還是帶大米或者肉來吧,糖果又貴又不頂餓?!?/p>

            莊大姨面露尷尬,她說道:“大姨想著你一個小孩子肯定喜歡糖果,倒是想岔了?!?/p>

            但凡知道自己妹妹一家已經食不果腹了,就不可能在來看望時買那些華而不實的東西。

            莊娘子和她娘家是個什么情況,宋靈均暫時沒看出來。

            “不過不用擔心,只要你娘想開了,以后你們就不用過這種日子了?!鼻f大姨拍拍宋靈均肩膀上的灰塵,臉上恢復些許笑意。

            宋靈均問道:“她要改嫁是嗎?”

            莊大姨沒想到宋靈均居然懂得這個詞,這個明明已經有五歲卻還沒有尋常四歲小孩高大的外甥女神情冷靜,一雙大眼睛在瘦削的面龐上顯得格外的大,細看之下居然讓人有些忌憚。

            到底是小孩子,莊大姨想隨口哄兩句,就聽宋靈均說道:“她要改嫁隨便她,我可不跟著她,沒了我這個拖油瓶,她也能挑個條件更好些的?!?/p>

            莊大姨驚道:“你胡說什么呢,你娘就是為了你才想著改嫁的?!?/p>

            “她之前沒改嫁不也一拖二的撐過來了嗎?怎么這會子倒是因為我了?”宋靈均不解道,“她想過好日子是沒有錯的,我不在她能活得更好,再加上她又那么年輕,肯定還能再生.....”

            莊大姨忙打斷她道:“快別說這樣的話,這是往你娘心上戳刀子呢!”

            正巧媒婆笑著出門來,喜氣洋洋道:“如此,就等娘子你點頭了,若有什么不妥,只管找我說去?!?/p>

            莊娘子臉上有淡淡笑意,只點頭道:“多謝您安排了?!?/p>

            “哎喲,那是娘子你有福氣!我就說嘛,你這樣的相貌品行,定不能埋沒在這破山溝子里!”

            宋靈均聽著這話,推門出去,對媒婆說道:“勞煩你去回了那男人家,就說我不會跟過去,不靠他家吃飯過活,沒有我這個拖油瓶,對她要更好一些才是?!?/p>

            這莊娘子長得美,能生育,又對逝去的丈夫多年來不離不棄,可見是個重情之人,再讓旁人多些美言之詞,肯定還能找到不錯的夫家。

            少了她這個拖油瓶就更好了,重新嫁了人生了孩子,便又是一番新天地了,不必在這爛糟泥地里掙扎。

            媒婆和莊娘子皆是一愣,莊娘子忙過來扯她,臉上慌張道:“娘怎么可能扔下你不管,不對,你怎么知道這些......大姐,你都對妹妹說了些什么!”

            莊大姨忙擺手道:“不是我說的,我對小孩子說這些做什么,她自己就門兒清了!”

            “她才多大,哪里就知道這些?!鼻f娘子跺著腳,自然不信,

            宋靈均抬頭看著莊娘子,說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要改嫁,這原也算不上什么稀罕事,有什么好瞞的?”

            莊娘子有種被撞破的難堪,她握著女兒的肩膀蹲下來,猶豫道:“你若是不想娘改嫁,娘就不去......”

            宋靈均立刻打斷道:“***嘛不想,你就該改嫁,而且最好挑個好地方嫁得遠遠的,春風村里的人你還沒看清嗎?若你真打算在這寡居下去,女人們閑言碎語,男人們蠢蠢欲動,你有什么活路可走?遲早有一天,村里不管是男是女都能將你給活活生吞吃了?!?/p>

            莊娘子寡居也有一段時日了,宋靈均早起半夜都能感受到周圍窺探的眼神,在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

            她小小年紀,話卻說得十分直白,在場又都是成了婚的女人,哪能聽不明白她的話,臉色皆是一變,莊娘子越發感覺羞恥難堪,臉色又紅又白,一想到那些污言穢語和傳聞都進了女兒的耳朵,頃刻間眼眶便紅了。

            莊大姨知道自己妹妹在春風村的處境艱難,沒想到他們當著孩子的面都如此肆無忌憚,擰著帕子憤憤道:“太過分了,你拖著一大一小勞累這么多年,背地里居然還當著孩子的面說三道四......”

            媒婆撓了撓嘴角,倒是一臉見怪不怪,她笑道:“漂亮的女人別說寡居了,就算是有丈夫在家,也免不了別人墻里墻外的惦記。莊娘子,你只這么一個女兒,又十分理解你,肯讓自己老娘改嫁的孩子可不多,我看你還是別猶豫了,便應了這門親事吧,我給你尋的這戶人家,人口雖多些,但吃穿不愁,人品德行也有保障,只要你心放平了,是真真的好?!?/p>

            莊娘子抱緊宋靈均,輕聲道:“真如他所保證,能對妹妹視如己出的話.......”

            “你竟信了這話,怎么可能有這樣的男人?!彼戊`均推開莊娘子,叉腰道,“聽這意思,人家有自己的孩子,你又是上門做后娘的,你們倒是相親相愛了,我又算什么?”

            莊娘子忙道:“有娘在,誰都不能欺負了你去!”

            “得了吧,明明給人說兩句就只會哭的人,你護不了我的?!?/p>

            宋靈均撇撇嘴,不顧莊娘子發白的臉色,哼道:“你先顧好自己再說吧,反正我不會跟你去的,我一個人在這里也能活下去?!?/p>

            說罷一轉身,跟一只靈活的小猴子一般快速穿過三個大人的防線,撲騰著往后山上去了。

            后山險峻危險,大人們除了結伴打獵都不輕易上山來,宋靈均到處找容身之地,找到一個能遮風擋雨的小山洞,這些時日她不停的上山跑動,在里面鋪滿了干燥的稻草和碎布,儲存了干凈的水和風干的肉干,自己一個人生存一段時間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那晚她沒有回那個破破爛爛的家,遠遠隔著樹叢看了一眼,發現燭火搖曳,莊娘子就站在門口四處眺望,莊大姨還沒回家去,正幫忙著收拾里外,被子和包袱已經打包好了。

            切,這不是早就下定決心了嘛。宋靈均在心里直道無趣,又多了些許空落落的無言,轉身回山洞里去了。

            莊娘子在門口站到半夜,最后抹著眼淚被姐姐送上馬車。

            兩日后宋靈均下山,背著布袋打算再尋些存貨,她沿著田地一路往前走,正發著呆呢,冷不丁被突如其來的人流撞倒在地,前些日子一碰到她就要跟她打架死過的熊孩子們抱著紅布,一臉興奮的跑開。

            地上全是散落的糖果,敲鑼打鼓聲突然在耳邊炸開,宋靈均愣愣的看著這群來勢不小的迎親隊伍從自己眼前歡歡喜喜的走過。

            馬上坐著的男人正笑容滿面的朝四處拱手讓禮,回頭聽花轎里的新娘子說了些什么,很快將目光鎖定在路邊一臉呆愣的宋靈均身上。

            接著他快速下馬,直朝宋靈均而來。

            宋靈均在風吹起轎簾的那一瞬間,看到莊娘子藏在紅蓋頭下那張花容月貌的臉,心道不好,轉身就要跑,但她的腳程怎么快得過一個人高馬大的成年男人,很快就被一雙大手抱起來,直接扛到肩上。

            “......你特么誰???!”宋靈均手忙腳亂的扯住男人的衣領,“放我下來!”

            “還能是誰,是你爹!”

            男人哈哈一笑,那笑容竟是不符合他體格的清爽,他扛著不斷掙扎的宋靈均回到迎親隊伍里,將她塞進后頭跟著的一輛綁著紅綢的藍布馬車。

            馬車里頭坐著四個半大小孩,男女都有,瞧著面容還都十分稚嫩,體格卻都是不小,一看就知道是這男人的孩子。

            “喏,孩子們,這就是你們的小妹妹,替爹和新娘照顧好妹妹,待會一起吃飯!”

            男人說罷,將車門一關,瀟灑的走開了。

            宋靈均剛想扒門跑路,卻被車門處的一個流著鼻涕的小男孩給輕飄飄的撥了回來。

            她渾身炸毛,回頭一看,就見為首的女孩冷著臉盯著自己,另外三個長相差不多的男孩看著自己則是滿臉好奇,在狹窄的馬車里已經將她團團圍住,半點縫隙都沒有。

            她小心一動,這四個娃立刻橫眉豎眼,仿佛四只饑餓的獵犬盯住自己。

            .......識時務者為俊杰。

            宋靈均乖乖坐了下來,朝四娃歪了歪頭,小小聲示弱道:“哥哥,姐姐?!?/p>

            半晌,那個最大的男孩才伸出手,拍了拍宋靈均的頭。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更超市

            回復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或者回復書號7283 閱讀全文

            ×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