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靈異 > 我的師娘是大兇之物

            更新時間:2024-05-11 11:08:49

            我的師娘是大兇之物

            我的師娘是大兇之物 赤色 著

            連載中 陸明素玲

            獨家新書《我的師娘是大兇之物》是來自赤色著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陸明素玲,小說文筆成熟,故事順暢,閱讀輕松。主要講述我從小克死雙親,命犯孤煞,師父說我天生九陽體質,想要活下去,必須跟命屬極陰的女人同房。直到那年,師父娶了個妖嬈嫵媚的女人,在婚宴上,我用一杯毒酒,毒死了師父,但我沒想到這個師娘,并不是人......

            精彩章節試讀:

            “陸明,我們這么做不合適......”

            “你.....!”

            女人疼的嬌軀微顫,如白藕般的雙臂緊緊摟住我,淚眼婆娑的朝我哀求,直到最后她倒在我的懷里昏睡了過去。

            我沉著臉,“對不住了,是師傅讓我來的?!?/p>

            我的師傅張撇子現在就在門外偷聽,按照他的性子,肯定會很興奮。

            我知道這樣做不合適,但我更知道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跟她就都活不了了......

            我叫陸明,天生的禍害。

            我出生的時候我媽難產死了,算命的說我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禍害!

            等我滿十歲的時候,我爺爺跟奶奶一起在后山的歪脖子樹上吊死了,等發現的時候尸體都被山里野狼吃了半截。

            后山是以前的亂葬崗,陰氣很重,爺爺奶奶年紀大了身子骨受不住,從來不會去這種地方。

            我總感覺爺爺奶奶是被人害的,我半夜悄悄跟我爸說,他剛聽完就憤怒的扇了我一巴掌,讓我悶著嘴別亂說,我頂著紅通通臉蛋,目光幽怨的看著他,心底更加確定爺爺奶奶是被人害的。

            我爺爺奶奶臉上全是爛肉,皮膚層層脫落,完全看不出人的樣子,只有那一雙凸出的眼睛互相對視,看得人心底發寒。

            草草安葬完老人后,我爸就像瘋了一樣,整天渾渾噩噩的以酒度日,經常喝醉了蹲在墻角抽泣。

            我看的出來他有心事,但我不敢問,也不敢說,生怕他跟之前一樣打我,只能任由他去。

            沒隔幾天,我爸死了,酒精中毒死的。

            我對于這個結果完全不相信,從我記事開始,我爸就是方圓幾十里地的酒蒙子,外號酒壇子,喝不醉。

            下葬前,家屬要見最后一面,我趴在棺材邊上,沖著他低語,我一定會查出是誰害了爺爺奶奶跟他的。

            我爸似乎真的聽見了,當場眼角就流出了一行血淚。

            陰陽先生見了急忙把我推開,迅速蓋上棺材,草草下葬。

            就這樣,我成了孤兒。

            從那以后村里人對我處處針對,慫恿小孩欺負我,還故意把我家砸得亂糟糟的,想要逼我離開,但我離開了這里,去哪兒能活下去?

            之后幸好有一個叫張撇子的老道士下山游歷,聽說了我的事想要收留我,村里的村民巴不得我這個煞星抓緊走,毫不留情的把我塞給了老道士。

            臨走時,還給老道士塞了五十塊錢,讓他以后不想要我了也別送回來,找個山溝扔了就行。

            從此我成了老道士的徒弟。

            我很感激張撇子,他給了我一個安穩的家,還教我各種道術,我并沒有沉浸在好生活里,而是暗暗做著打算,等有能力了就去給爸媽爺爺奶奶報仇,但后面似乎是我想多了?

            張撇子平日里看我的眼神,總是很奇怪,有羨慕,有貪婪,更有很多復雜的情緒,我當時沒有多想,只要能安穩的過日子就行。

            張撇子每隔一個月,就要我咬破舌尖或者指頭,流很多血。

            按他的意思來說,我天生九陽體,陽氣本來就重,在娘胎里還吸收了同胎弟弟的陽氣,導致陽氣更加濃郁,要是不泄出來,我必死無疑。

            我聽話的照做,但有一次我偷偷看到張撇子把我的血喝了下去,還一臉享受的表情,我開始有點怕了,想不通他究竟在做什么?

            隔了一段日子,張撇子從外面帶回來四個漂亮的女人。

            我很好奇張撇子帶她們回來做什么,難不成是想要娶老婆?

            但他快七十歲的身子,能吃得消么。

            她們衣衫襤褸被鎖鏈捆綁著,關在山里黑黝黝的洞穴里,外面被幾扇鐵門鎖死,張撇子從不準我進去。

            我從小就每天早晚給她們送著飯食,好奇心時常驅使我朝里面偷看,但山窟里面黑黢黢,只能隱約看到一雙雙發亮的眼睛。

            我也嘗試過跟她們說話,但回應的只有一些嘈雜的蟲鳴聲。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好幾年后,張撇子破天荒的允許我進入到山窟里了。

            但進去可不是為了看看那些女人這么簡單......

            張撇子說我長大了,身體里的陽氣已經越來越多,其他方式已經不管用了。

            要是不找人泄泄陽氣,我會陽氣過重而死。

            聽說了后,我心里很是郁悶,依舊不情愿去跟她們扯上關系。

            張撇子抽了我幾鞭子,嘴里罵罵咧咧,“老子這是為你好,你個不領情的玩意兒!”

            我身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無奈之下只能走進山窟。

            山窟里面黑黢黢的,張撇子點燃了一盞燭燈掛在墻壁上,他人就站在門口等著,跟盯梢一樣,余光時不時向我打量,這讓我感到很奇怪。

            我感受著周圍傳來輕微的呼吸聲,腿腳不由微微發抖。

            她們在暗無天日的山窟關了好幾年,還能是人么......

            可沒想到的是那四個女人還活著,手腳依舊被鐵鏈束縛著,身上的衣服已經破得不成樣子,整個人全都暴露在空氣當中。

            這么多年過去了,這些女人居然沒有一點變化,容貌依舊嬌嫩,皮膚細膩光滑,整個山窟里都散著一股直沖腦海的香味兒。

            昏暗的燭光下,她們顯得更加的迷人。

            中一其個女人拖著鐵鏈起身,朝著我走了過來。

            她長著一張瓜子臉,白玉般的脖頸細膩嫩滑,玉膚白中透著絲絲暈紅,破爛的裙擺只能蓋住部分地方,碩大露出了大半,很是迷人。

            她面無表情的看了我一眼,“第一次?”

            我呆滯的點了點頭。

            “嗯......”

            “我來吧?!?/p>

            說著,她直接脫下了我的衣服,我有些害怕的抗拒,但余光注意到門口的張撇子,最終還是任由她擺布。

            她的雙腿在我身上來回纏繞,身上的芳香不斷刺激著我的鼻腔,朝著我脖頸吐了幾口熱氣,惹得心底更加的上火。

            她嘆息一聲,湊在我耳邊低聲言語了句。

            “摟著我......”

            我從小陽氣就重,對于各種陰氣煞氣很是敏感,這一次跟她們親密接觸,我能清晰感受到她們身上陰氣不少,太奇怪了,正常人的身上有這么多陰氣早死了吧。

            一直回到家里我腦子里都一片空白。

            直到下午到去給她們送飯的時候,才逐漸緩過神來,礙于心里的疙瘩,我不同以往,給她們多帶了很多的肉。

            ......

            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每個月都會被張撇子監督著進去一次。

            沒有拒絕的權利,要是不去的話我就會被他打,一些帶著刺的藤條狠狠抽在我身上,一頓打下來,藤條上的刺都被我用皮磨光了,因為抵抗我后背上都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血痕。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張撇子并不是什么好人。

            我心里一直憋著仇恨,我從沒忘過給爸媽爺爺奶奶報仇,在仇恨的刺激下我更加努力的向張撇子學道術,加上還算聰明,兩三年他一身道術就被我就學了個七七八八。

            原本以為可以開始報仇了,沒想到直到有一天,張撇子讓我去最后一次山窟。

            我心里很好奇為什么這是最后一次?但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我到了山窟之后,第一次說話的那個女人迎了上來。

            我記得她叫素玲,寡言少語,很少主動跟我說話。

            但這一次她不同以往的主動開口了。

            “這次過后,你就要死了?!?/p>

            “嗯?”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對方是什么意思。

            素玲沉默了片刻,再次開口道:“你知道你張撇子為什么每個月都讓你來一次嗎?”

            “知道,我有九陽體質,為了繼續活下去,只能每個月泄一次陽氣,不然會陽氣過重而死?!?/p>

            這是張撇子告訴我的原話,我也原模原樣的說了出來。

            我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很是不解為什么她要說我快死了。

            素玲點了點頭,眼里情緒很是復雜。

            “你確實是為了活下去,但張撇子不一樣?!?/p>

            我眉頭微微皺起,有些不解,直接開口問她哪里不一樣了。

            素玲微微嘆了一口氣,眼神浮出一絲憐憫,又有些別樣的情緒。

            我們相處了兩年,其間發生過很多次關系,若隱若無間有一些情愫。

            “張撇子是為了奪舍你,才以這種方式讓你活到現在,等你身體里陽氣匯聚起來后,他就該動手了?!?/p>

            我整個人愣在了原地,下意識有些氣憤。

            沒想到養我長大的張撇子,居然想要弄死我,原本我還以為他只是有一點精神類疾病,喜歡虐待人。

            但很快我又恢復了一絲理智。

            警惕的看向素玲,我遲疑道,“你怎么證明你說的是真的?”

            對方也有可能是為了離間我跟張撇子的關系,想要害我,畢竟被關押在這里這么多年,沒有恨意是不可能的。

            素玲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張撇子是不是從來沒吃過鴨肉,蔥姜......因為它們陰氣很重,張撇子已經老了,加上身負重傷,陽氣愈發稀薄,要是吃了會減短壽命,如果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買一點給他吃吃看?!?/p>

            “他讓你活下去,就是為了等你九陽體質的陽氣匯聚到一定程度,就奪舍你的身體,重來一世?!?/p>

            我瞪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

            我后背止不住的發涼,整個人渾渾噩噩的。

            我知道對方說的是真的,因為張撇子真的沒吃過這些東西,之前他跟我說是因為忌口才不吃。

            現在想起來是另有隱情。

            素玲看我的模樣,也很識趣的不在多說,她脫下衣服,扭著腰肢,伸出細手緩緩勾住我的脖頸。

            “來吧,最后一次,以后怎么樣就看緣分了......”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