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杜訪卉粱山柏無彈窗免費閱讀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杜訪卉粱山柏無彈窗免費閱讀

            時間:2024-05-10 13:49:43編輯:青云

            精品好書《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是來自作者艾珠艾寶最新寫的一本穿越類型的小說,書中的主角是杜訪卉粱山柏,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前世我孤身一人,所以我拼命做好事,攢功德,沒想到穿越后,我也只多了一個便宜娘親。但是,娘親居然毅然決然的找了個夫郎把自己嫁了出去。我不僅有了爹爹娘親,還有一大堆哥哥。果然好人有好報,我還要多做善事。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 第10章 免費試讀

            既能上學,那孩子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上學堂讀書識字,亙古以來皆是不變。

            宋靈均自此便無法再睡到自然醒,每天天不亮就被莊娘子從床上薅起來,眼睛都睜不開便是一番洗漱吃飯,因著馬毅三兄弟的堅持,莊娘子便也接受他們對妹妹在路上的照顧,一般是由馬毅背著繼續睡覺,書袋由馬鋒和馬四順輪流拿著,馬二芳雖不跟他們走在一塊,但也會在一旁等著一起出發。

            到了后半程,宋靈均醒了便自己下來走路,她也不想麻煩馬毅,但如若不補這一趟回籠覺,那她在下午絕對會打瞌睡,而邱先生已經認準了她是個有潛力的學生,自然該正經對待,與其他學生一視同仁,打瞌睡了,那就挨手心板子唄。

            宋靈均挨了兩次,第一次時還懵著,倒也沒什么反應,反倒是馬大余和莊娘子心疼的不行,莊娘子一邊給她抹藥一邊暗罵邱先生,說他是個不懂變通的糟老頭子,宋靈均沒好意思說邱先生其實不過也才三十出頭,和她爹差不多大,就是蓄著那把胡子顯老而已.......

            第二次宋靈均被點起來背書,當她一字不錯一個字不漏的順當背完,便習慣性坐下,邱先生卻橫眉一豎,說他沒開口呢宋靈均自個兒就坐下了,目無尊長,沒有規矩,因此又挨了兩板子。

            那板子實打實的十分刺痛,宋靈均覺得很冤,自然生出了些許怨氣,馬毅安慰她的同時卻說邱先生是對的,學堂上一切規矩都是先生定的,學生自然該聽先生的,以后等先生發話再坐下就是了。

            宋靈均在心里緩了一會,也只能說服自己去適應,她現在不過一個小孩子,怎么可能對付得了大人定下的規矩,何況人家還是人人口中都敬仰尊重的教書先生。

            可她適應這個社會不代表她不記仇。

            邱先生總是在閑暇之余拿著一本沒有署名的白本仔細閱讀,宋靈均特地觀察過,那白本有好幾本,只是每一本都特地扮成一樣的。

            邱先生在胡子的掩飾下,看白本的時候時而嚴肅,時而展眉,偶爾更是嘴角輕挑笑意難藏,甚至會在看到某處時突然將本子放下,開始找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忙起來,接著很快又拿起本子一錯不錯的盯著看,最后長嘆一口氣,眉眼里都是饜足。

            這等表現,宋靈均哪能不明白他在看什么東西。

            某日午休時她走到邱先生身后,邱先生因為教得都是識字不多的孩子,因此并不多設防備,就那樣眼睜睜的聽著立在他身后的宋靈均清脆地念道:“她緋紅欲滴,如剛摘下的果子一般嬌嫩的臉蛋......他結實寬闊的肩膀如同一座大山,只有她才能埋藏此地的踏實胸懷......他們在此不顧一切的纏綿悱惻......”

            她每念一個字,邱先生的臉就白一分,連那把胡子都開始抖起來了。

            宋靈均適可而止,她眨巴著大眼睛,臨跑時留下痛擊:“原來先生在教我們念書時,是在看這些東西啊......”

            只留下僵住的邱先生在風中凌亂。

            自此以后,小小的外舍被重新整頓了一番,邱先生不再不搭理調皮搗蛋的孩子,也不再允許有人偷雞摸狗的開小灶,每天怡然自得的摸魚看話本子也不再出現,只端著一副肅穆面孔,敞著聲音大聲教書,課堂上每個孩子的功課都細心對待,態度之嚴謹神色之認真,怕是多年的老先生都挑不出一絲毛病來。

            只有宋靈均知道,這個人那顆身為教書先生的良心還未徹底泯滅,大概回去好好反省了一番才有這樣的表現。

            馬毅在吃飯時說道:“邱先生與以前不一樣了,怎么說呢,更有先生的感覺了?”

            宋靈均啃著她娘一早給她煎的蛋餅,晃著小腿道:“他不就是教書先生么?就得有教書先生的樣子呀?!?/p>

            羅福幸和羅福滿在不跟他們鬧矛盾的時候,課余時間就會來湊他們熱鬧,嘻嘻哈哈地蹭一口馬毅的肉餅,宋靈均的蛋餅都想來一口。

            “你娘不給你們做飯帶來吃嗎?”宋靈均將吃不完的蛋餅分給他們。

            學堂不提供午膳,都是學生自己帶,家境好的由仆人保管在馬車上,還能吃上熱乎的,家里一般的都是帶干糧饅頭,總歸能填個飽。

            羅福幸的饅頭早就吃完了,他說道:“我娘這些時日沒空,忙趕著繡冬被呢,老三和老四長太快了,去年的冬被已經不夠他們蓋的,這還沒徹底冷下來呢,得在下雪之前趕出來才行?!?/p>

            “哦,我娘也在給我們繡冬衣?!彼戊`均想了想,看著眼前的羅福幸和羅福滿,“對了,我前面就想問了,為什么羅福福和羅福美沒來上學???”

            “又不是像你們家一般,一供就供家里所有的孩子上學。四個孩子一年下來的束脩可不是小數目,我爹在鎮上搬貨,一年下來就只夠家里吃喝而已,因此上學也只能擇優去。我排大,爹娘自是有厚望,小弟聰明有天賦,也該他來。二弟和三弟于讀書上一般,便被留在家里幫忙,下田耕地,種桑養蠶,這兩日還幫著我爹去城里拉貨,好湊出明年的束脩?!?/p>

            說到此處,羅福幸的神情透著心疼,他默默將蛋餅撕碎再吃掉。

            宋靈均仔細聽著,在心里不由想到,自己跟著莊娘子過了幾天好日子就差點忘記了,她們之前可是連飯都吃不起的,而馬大余不僅讓她們過上了吃穿不愁的日子,還讓她上學,這得花多少錢出去了?他那小酒館供得起這五個孩子嗎?

            “你聽著也別怕,你和你大哥讀書好,暫時不用交束脩,后面再接再厲就行了?!绷_福幸安慰道,“我爹說了,馬叔有能力,對你們也上心,哪怕只有一個讀出來了,馬叔也是開心的?!?/p>

            五個孩子才讀出來一個,也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啊......

            馬毅拍了拍宋靈均的頭,笑道:“爹說了,我們只管好好用心讀書就行。妹妹,你聰明有靈氣,更該好好努力才是,其他的不用你來想?!?/p>

            宋靈均只能點了點頭。

            隨著天氣越來越冷,宋靈均早起也越來越困難,每天裹著跟個粽子似的抱著枕頭不放,她睡得臉蛋通紅,一聽到要起床就開始嚶嚶的哭,又想到能去上學十分不易,不能對不起爹娘一番辛苦,便只能邊哭邊爬起來。

            莊娘子看著一邊哭喪著臉,一邊下意識起床穿衣的女兒著實心疼的緊。

            學堂先生說了,到了寒冬時節,就是最鍛煉學子們毅力和耐力的時候,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居然還提前了到學的時間。

            莊娘子挺溫柔和氣的一個人,一聽這安排也難免不翻白眼,私下吐槽學堂里的先生們怪不得都是光棍,沒有孩子不知道心疼。

            馬大余聽著哭笑不得,又不好跟一心心疼孩子的妻子講道理,便付諸到行動上,特地早起拉著自家的馬車,親自送孩子們早晨這一趟,也好讓他們在車里睡個回籠覺,一連幾天都是如此。

            莊娘子在車里備了兩張厚被子,冬天的早晨天色昏暗,孩子們很快又各自睡了過去,宋靈均小心打開車門,跟在外頭趕車的馬大余擠坐在一塊。

            “怎么了,剛還一直鬧覺呢,現在怎么不睡了?!瘪R大余攏著半新不舊的棉衣,替小女兒擋著寒風。

            “鬧過就不困了?!彼戊`均半躲在馬大余身后,感受到寒風像針刺一般打在自己的臉上,“也不知道為什么,我知道不能鬧,可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p>

            她一想到自己加起來也快二十歲的靈魂了,在那里抱著枕頭嚶嚶著掉眼淚......著實是很丟人。

            “這有什么,起床氣嘛。不是有一句話嗎,有起床氣的人,上一輩子是地主老爺哦?!瘪R大余笑著拍了拍宋靈均的頭頂。

            宋靈均失笑,知道馬大余是在哄她,她上一輩子可跟地主老爺沒有絲毫關系。

            “對了爹,跟你說件事兒?!?/p>

            “你說,爹聽著呢?!?/p>

            “年尾的時候,學堂會有一次升學答案,也就是升上內舍和上舍。我已經同邱先生說了,我要參加這次升內舍答案,并且跟他打賭,若我此次考上了內舍,他便免我兩年的束脩?!?/p>

            “什么?”馬大余差點將馬車勒停,“你居然跑去跟先生打賭?”

            “是啊,他也答應了?!?/p>

            “不是,邱先生也不對,怎么還跟你認真上了?”馬大余不解道,“妹妹,靈均,你想什么呢?你這上學堂才多久,字都沒練好呢,爹知道你有天賦,先生也夸,但讀書識字也得慢慢來啊,一口吃不成一個大胖子,再過兩年考內舍也不晚,你這會子這么著急做什么?”

            “幫你減兩年的束脩負擔不好么?”

            馬大余一愣,這才反應過來宋靈均是擔心這個,他連忙道:“爹有錢!你們幾個讀書的錢,爹都另外攢著呢,不差這一年兩年的?!?/p>

            “但你之前不用攢我的呀?!彼戊`均說道,“我和我娘是兩份的吃穿用度,女人還比男人更麻煩一些,你還要多給我一份讀書的錢,你本來就養了四個孩子,就算之前再能攢,現下應該也差不多了吧?!?/p>

            馬大余沒想到宋靈均想得這么清楚:“你小孩子家家的,擔心這個做什么,一切都有我呢?!?/p>

            “我是差點餓死過來的,沒辦法不擔心這個?!?/p>

            宋靈均看著天邊泛著光亮的靛藍色,淡淡道:“一旦沒錢,別說上學了,只能饑寒交迫,一天天的過著等死罷了。你也別哄我,這幾日你有空送我們上學,便是因為到了冬日,酒館生意便不大好了,這還有年要過呢,能省就省著吧?!?/p>

            馬車搖晃,車輪咕嚕咕嚕的往前跑,冬日的早晨天亮的晚,馬大余在晨曦中看不到小女兒的神色,只覺得她分外冷情,好似死過一回般看透一切的冷淡,讓人突生出一股涼意。

            半晌,馬大余才說道:“你娘既改嫁給我,我必然不會再讓她落到之前那種境地上去。你也是,我認了你做女兒,你哥哥姐姐們該有的,我便也不會落下你半分。靈均,我知道你是為了這個家著想,你更是怕你娘再受苦受難,爹明白你的心情,此次你有自己的主意,爹不會多說什么,但爹希望,下次你再有什么主意,先跟爹說一說?!?/p>

            他苦笑道:“不然我覺得我這個爹當得可真沒用,居然要最小的女兒幫忙憂心家計。我在你這個年紀時,是知道玩泥巴掏鳥蛋的,家里情況半點不知情,你憂心至此,便是我這個當爹的,做的不到位?!?/p>

            宋靈均看著身旁這個高大的男人,心想他能說出這樣的話,也難怪馬毅他們幾兄弟并不反對他再娶,他這個爹當得已經足夠好了。

            “知道了,你就當我是讀書自大了,想快些到內舍跟大孩子們混去?!彼戊`均站起來往他背上一趴。

            “你這主意鬼大的,去到哪都是欺負人的料子?!瘪R大余笑道,“罷了,有爹給你兜底,你不必害怕,想做什么就去做吧?!?/p>

            宋靈均這次先斬后奏,并沒有告訴莊娘子,天氣一冷,莊娘子就忙個不停,忙完冬被忙冬衣,忙完冬衣忙著置辦年節下的祭祀等物,忙得腳不沾地,只知道女兒練字的時間越來越長,也會與她大哥在一處探討書本上的知識,她深感欣慰,越發覺得自己改嫁給馬大余這個選擇做得十分對,忙活起家事來更加有力了。

            馬大余晚上從酒館里回來,身上略沾了些雨雪,他一邊拍打著,一邊輪流去兒女房間查看一番,才回到正屋里來,問莊娘子道:“娘子,你是不是煮了藥?給誰喝的?”

            “不是藥,是羅嫂給的防寒湯,現在煮了,明天一早熱了給孩子喝一碗再去上學,你也得喝?!?/p>

            莊娘子上來幫著丈夫脫了濕氣的夾棉外衫,掛到一旁的桿子上去晾著,底下放著一盆燒得正旺的炭盤,問道:“外面開始下雪了嗎?”

            “雨多些,不過也快了,幸好你今早叫我穿上這件,不然晚上回來真是凍壞了?!?/p>

            馬大余看到床上鋪著的布料和針線等物:“你還在做???之前不是已經做好幾件了嗎?”

            “那哪夠啊,等下了雪容易濕,阿鋒和四順又是正調皮的年紀,一會就弄臟了,多做幾件備著?!?/p>

            莊娘子說著再次拿起針線,湊到燭火底下繼續她那細密的針腳,邊說道:“還得再給你做兩件外衫,好歹也是一個酒館老板,成天穿那兩件老舊的算什么事,別人還以為我不懂心疼丈夫呢?!?/p>

            馬大余聽著傻笑道:“那敢情好,你做的可比外面的成衣鋪子還要好看暖和,今兒這件穿出去,好多人問我在那買的呢,果然啊,這家里有娘子就是不一樣,有人疼!”

            “去你的?!鼻f娘子有些羞澀,又說道,“說到成衣鋪,我雖也給二芳做了幾件,但怕她不穿,也不知道她相比去年是不是長高了,舊衣是不是小了......你得空,帶二芳去成衣鋪看看吧?!?/p>

            馬大余撓撓頭:“好吧,把你給她做的也給我,我拿給她,總歸也是你的一番心意,我去勸勸她?!?/p>

            莊娘子輕嘆口氣,說道:“你別勉強二芳,如今你是她心里頭最重的,這樣反倒傷了她的心?!?/p>

            馬大余沉默了一下,說道:“如今也快半年了,她還是老樣子,半點氣性都不肯軟,連靈均那性子都是忍讓她居多?!?/p>

            這話若給宋靈均聽到,她只想說她只是懶得計較而已。

            “靈均肯讓,便說明她不在意?!鼻f娘子安慰道,又嘆道,“都是有女兒的,爹和娘的看法倒是不同。我理解她二芳,仔細想想,若我死了,靈均是那種有奶便是娘,二話不說就把我忘干凈的,那我才是含恨九泉呢,只覺得白養一場罷了?!?/p>

            “兒子們不同,兒子們心疼你這個當父親的,但身為女兒的二芳,只是更加忘不掉她的母親而已,這沒什么不對的?!?/p>

            莊娘子笑著一點馬大余的肩膀,神情里盡是柔軟之色:“你們這是生了個好女兒呢?!?/p>

            馬大余攬住妻子,感激之余感嘆道:“我馬大余何德何能啊,還能得如此體貼溫柔,善解人意的妻子,老天果然還是眷顧我的?!?/p>

            到了年終,今年的第一場雪才遲遲趕來,窗外所見之處到處是一片薄薄的雪白,隨著先生的一聲散學,學堂里涌出去的孩子們立刻在這片雪白上打滾嬉鬧,尖叫聲不絕于耳,遲遲不愿散去。

            宋靈均裹著厚厚的毛領,趴在窗上看馬鋒興奮的嗷嗷叫著,將一把雪一股腦的塞進羅福幸的衣領里,羅福幸尖叫一聲,回身將把馬鋒壓在雪地里爆揍一頓,馬四順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小身板,很是識相地當作沒看到。

            “阿鋒這小子,衣服又要弄濕了?!瘪R毅在一旁無奈道,“等會又在那喊冷,什么時候才能學乖啊?!?/p>

            “娘給三哥另外帶衣服了,等會叫他換掉就是?!彼戊`均心想莊娘子也算是預料到這個三兒子的脾性了。

            “妹妹,你緊張么?”馬毅忍不住問道,這次答案,外舍里只有宋靈均和另外兩個上了兩年的孩子參加,那兩個孩子大約是覺著只有五歲的宋靈均跟他們一起答案很沒面子,答案的時候都不帶搭理她的。

            “大哥,我比較期待晚飯吃什么?!彼戊`均懨懨道,“最近娘忙著準備年終祭祀,已經拿打鹵面打發我好幾晚了,不是我挑剔,只是我現在看到面就膩得慌?!?/p>

            馬毅笑道:“馬上就要祭祀了,你再忍忍,肯定有大餐吃?!?/p>

            宋靈均只能撇撇嘴:“好吧?!?/p>

            這時邱先生從屋里出來,身后跟著一位年輕俊朗的男子,這男子未語先笑,神情很是書生氣的柔和與優雅,叫人看了就心生好感,他笑道:“你就是宋靈均吧?恭喜你通過答案,明日上學可直接到內舍來了?!?/p>

            馬毅聞言高興不已:“太好了妹妹,你果然過了!”

            “何止過了,除了那手亂七八糟的字,其他幾乎是滿分?!鼻裣壬擦似埠?,“沒想到啊,五歲就通過內舍答案,這是咱們學堂開辦以來年紀最小的吧?”

            林先生笑道:“是啊,還是邱先生的學生,也是邱先生的一份功勞?!?/p>

            邱先生一想起宋靈均曾當面讀過他的話本子,頓時有點心虛,干咳道:“總、總之是個有天賦的,到了內舍就交給你了,這丫頭性格古怪,但還算聽話,你且慢慢教著吧?!?/p>

            說著又對宋靈均道:“答應你了,免你兩年的束脩,回去記得跟你爹娘說了,可不能報謊話,自己拿了錢去使?!?/p>

            “我大哥就在這呢,我上哪說謊話去?!彼戊`均接著小聲道,“先生那些本子好歹做了假書封套上,不然實在是太惹人懷疑了?!?/p>

            “知道了,你可別說出去?!鼻裣壬筒钗婺樑芰?,忙扯了林先生一起回去,“天色晚了,你們也快回去吧,尤其叫上你們家老三老四,成天跟瘋猴似的造?!?/p>

            兩只瘋猴耍夠了,馬毅和宋靈均一人一只,命他們將被雪沾濕的衣服換下,免得回去路上受涼。得知宋靈均過了答案,馬鋒和馬四順皆著驚訝佩服又興奮不已,拉著馬毅說為了慶祝妹妹通過答案,去買烤番薯吃,再去馬地上打雪仗。

            “哪兒就是慶祝了,你們就是想吃烤番薯?!?/p>

            其實馬毅也想吃,這段時日莊娘子雖然忙,但一日三餐都從未落下過,家里飯菜雖然好吃,但在孩子這里也抵不過外頭熱氣騰騰的各類零嘴玩意,只是飯前吃零食總歸不好,爹知道了要說的。

            “去吃唄大哥,我也想吃烤番薯,娘問起來就說是我要吃的?!彼戊`均也饞,只是她翻了翻荷包,里面除了幾顆干果什么都沒有,莊娘子覺得她小,并不給她零用錢,馬大余總是偷摸著給,她也是偷摸著花。

            馬毅看著她干干凈凈的荷包失笑,摸了摸她的頭道:“哪能讓你花錢呢,大哥給你買?!?/p>

            馬二芳覺得吃烤番薯有損淑女形象,猶豫一瞬還是拒絕跟他們同去,和小姐妹堆小雪人去了。

            一旁跟她玩得好的姑娘笑道:“你怎么不帶你那小妹妹一塊玩,讓你幾個兄弟帶著著實不像樣子。我看她長得玉雪可愛,上次在外面見到,還主動喚我姐姐來著,真可愛,我怎么就沒個妹妹呢?!?/p>

            馬二芳用力將雪捏成球:“妹妹有什么好,何況又不是親的?!?/p>

            “話也不是這樣說,萬姐姐家里不也像你家里一般,她跟后娘帶來的妹妹相處得就很好,她后娘還沒有你家后娘來得好性呢?!?/p>

            “那是萬姐姐沒有端住,更沒有手段,性子太弱,才讓她后娘和妹妹給拿捏住了?!瘪R二芳不屑道,將雪球一把按到另一顆雪球上,“我什么都不用做,她們便怕我顧忌我,這才是后來人該有的態度?!?/p>

            那姑娘年長一些,嘆氣道:“你呀,就是仗著你爹心里在意你罷了。還有你那后娘,都選擇改嫁了還這般好性,也不知長沒長記性?!?/p>

            馬二芳不愿聽這些,只埋頭堆雪。

            突然有人小聲欣喜叫道:“哎呀,那不是林先生嗎?正往咱們這邊看呢?!?/p>

            馬二芳心里一動,捧著雪花假裝不經意望去,果然見不遠處屋里窗口,負責內舍教書的林先生眉眼帶笑,正一錯不錯地看著她們幾個女孩玩雪。

            馬二芳忙斂下神色,只覺得自己的臉蛋微微發燙。

            宋靈均已經不用馬毅背著上下學了,雪地路滑,馬毅不放心便一路牽著她,四人沒往回家的路走,而是去了稍遠一些的跑馬地。

            跑馬地便是永平鎮鎮外的一大片空地,這里春天時喂馬草長得十分好,放遠過去一片碧綠,過了秋冬便是一片坑坑洼洼的黃色荒蕪,下了一片薄薄的雪只感覺更加蕭索,這個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見宋靈均面露不解,馬毅解釋道:“你別看現在這樣,以前這里可是崇王的跑馬地,幾百只駿馬轟隆隆的跑過,好似地震了一般,特地震撼,看得人熱血沸騰?!?/p>

            馬鋒和馬四順買來烤番薯,因怕等下吃不下晚飯,便只挑了兩個大的分著吃,馬鋒還很貼心的用帕子給宋靈均裹住了,以免燙到手指,接話道:“以往這個地方只有特許才能進去,現在雖然沒有了,但偶爾來一次還是覺得稀罕?!?/p>

            “為什么現在不管了?崇王倒臺了?”宋靈均小口咬著番薯,紅薯果然甜。

            說起來,她只知道這個朝代名叫大盛,京城和皇帝離他們這兒更是隔著千里山水遠,連個消息都聽不到,在這里能見到的最大的官,估計就是縣令了吧。

            “是倒了,全家都被新上任的皇帝流放到邊南去了?!瘪R毅對此也是一知半解,他所知道的也都是先生在學堂上教的,“也好幾年過去了,不知道人現在怎么樣?!?/p>

            “反正也不關我們的事?!彼戊`均舔了舔手指,“皇帝啊王爺啊什么的,這輩子碰到的可能性太低了。就是這塊地也太可惜了,沒人管管么?”

            “不知道,大概要等他們想起來,才會重新分配歸屬吧?!?/p>

            “真好啊他們這些王公貴族,這么一大塊地說不記得就不記得了?!彼戊`均蹲著打量,“用來種菜多好啊?!?/p>

            馬毅忍俊不禁道:“得是什么樣的大戶人家啊,用得著這么大的地方來種地?!?/p>

            “那就還是繼續跑馬吧,咱們這兒有馬么?”

            “馬多貴啊,又得費心養著,更沒地方安置,咱家里那匹馬也是爹買來給酒館拉貨用的?!瘪R鋒說道,“不過不忙的時候也能騎著玩,等下次去酒館,讓爹帶著你轉一圈?!?/p>

            “聽起來一點都不帥氣?!彼戊`均撇嘴。

            “要騎馬帥氣,那你得長大長高些,騎起來才好看?!瘪R毅說著看了眼宋靈均的頭頂,“說起來也有半年了,妹妹你真是一點都沒長,肉也沒長半點。你看你四哥這半年都竄了兩個指頭了?!?/p>

            馬四順得意的挑起眉毛,說到身高這點宋靈均就齜牙:“也不想想爹的身高個頭,你們仨一個都矮不了,分點給我該多好啊.......三哥你把頭都給我低下,別居高臨下的看我!”

            莊娘子只是普通女子的身高,也不知道她親爹能不能在身高上給她點希望。

            “你才五歲呢,急什么?!瘪R鋒大大咧咧道,“除了吃飯,也要多動彈動彈,跑一跑,活動活動筋骨才能長高,你一天到晚吃完就躺,就算能長也是橫著長?!?/p>

            “我好不容易過上吃飽飯的日子,那你還是讓我躺著吧?!闭f著宋靈均就爬上馬鋒的背,“三哥你背我回去唄?!?/p>

            “懶成這樣,你以后要是變成一個小胖子我可不背你!”

            馬鋒說著,背著宋靈均嗷嗷叫著沖下山坡,跳進雪地里滾成一團,馬四順不忘加碼,張開雙手飛撲而下,把兄妹二人壓得破口大罵,雪花頓時一頓亂飛。

            “唉,雞飛狗跳啊......”馬毅蹲在山坡上,邊啃番薯邊感嘆道。

            莊娘子正在自家門口張望,見三個小的濕著衣服,馬四順更是淌著清鼻涕傻笑著回來的,趕忙讓他們換下衣服,自己跑到廚房里熬了濃濃的姜湯,盯著他們喝下去,邊收拾衣服邊道:“玩雪可以,但就在家邊上玩吧,弄濕了衣服能及時回來換,這天氣著涼可不是開玩笑的?!?/p>

            “二娘,我們帶妹妹去跑馬地了,那里的雪又多又干凈?!?/p>

            “原來你們去了跑馬地啊?!鼻f娘子看了眼窗外,此時不過剛酉時,外面天色已經全黑了,“阿毅阿鋒,四順,還有靈均,娘跟你們說,現在天黑的快,外頭不太安全,你們散學后就早點回家來吧?!?/p>

            宋靈均敏感道:“娘,外頭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嘿,這不現在天黑的早嘛?!?/p>

            “只是天黑的早你才不會突然這樣說,語氣也不會是這樣,肯定是外頭有什么事?!?/p>

            宋靈均深知莊娘子,她這個后娘深怕自己留個刻薄孩子的名聲,以往對幾個繼子總是囑咐居多,很少這樣直接說話。

            莊娘子哭笑不得道:“你這個孩子真是,娘這語氣有什么問題嗎......”

            正巧馬大余接了在朋友家玩的馬二芳回來,聞言道:“還是直接跟孩子說了吧,免得他們好奇,反而跑出去四處問,更不安全了?!?/p>

            幾個孩子給馬大余讓了位置,馬毅懂事的送上熱茶,馬大余喝了兩口,對幾個孩子說道:“咱們鎮上又有孩子失蹤了?!?/p>

            幾個孩子臉上都是一悚,宋靈均好奇道:“又?以前就有孩子失蹤了?”

            “就這兩年,每到年終下雪,天氣不好的時候,仔細算來已經有四例了?!?/p>

            談到這件事情,馬大余總是帶著幾分豪爽的面容有些微沉,他看到小女兒在屋里并沒有穿襪子,順手拿了毯子給她蓋上,繼續說道:“都是年歲小的孩子,最小的不過七歲,最大的是十歲,下了場大雪后就丟了,原以為是在哪里玩忘了時間,或者在哪傷著了不能動,但半點蹤跡都尋不到,就那樣失去蹤影?!?/p>

            “會不會是被狼叼走了?”宋靈均問道。

            馬大余搖頭道:“按照狼的習性,現在下山覓食還早,何況這兩日有雪,并沒有發現狼的蹤跡?!?/p>

            “所以,是被人帶走的?或者人販子?”

            “前年失蹤的孩子一直沒找到,要不是沒了,便是給賣走了?!?/p>

            眾人臉色皆是不好,空氣一時寂靜,馬四順有些害怕地往馬毅身上靠了靠。

            莊娘子滿臉的憂心,她坐立不安道:“這次是誰家的孩子?”

            “是王家的小女兒?!?/p>

            “什么?”莊娘子驚得站身來,捂著嘴巴道,“王家嫂嫂老來得女,最是疼惜,那孩子好像才跟我們靈均差不多大......”

            “對,才六歲而已。鎮里已經組織了隊伍,都是青壯年,打算趁夜好好搜尋一番,我也會去,今晚動靜應該不小,你早早鎖了門,不必等我?!?/p>

            “我馬上給你端飯,你吃了再去吧?!鼻f娘子說著急匆匆往廚房里走去。

            馬大余轉頭對幾個孩子說道:“阿毅,今晚你陪著兩個弟弟一起睡,我怕他們起來看熱鬧,你務必看好他們。靈均,今晚跟你娘一起睡主屋里,你娘心里頭緊得很,免得她半夜起身去看你。至于二芳,最好跟你二娘和妹妹一起睡一屋,我知道你也害怕?!?/p>

            “我、我沒有......”馬二芳嘴上很快拒絕,但她臉色發白,其實她是這里頭最害怕的,畢竟失蹤的女孩中有與她年齡相仿的。

            “二姐就跟我們一道睡吧?!彼戊`均看了眼馬大余的神色,“最里頭的位置讓給你,你要是害怕,我念故事給你聽?!?/p>

            跟宋靈均睡一起,總好過跟莊娘子睡一起,馬二芳心里勉強接受,還嘴硬道:“誰害怕了,你還是顧好自己吧,別怕得尿褲子了?!?/p>

            “我尿褲子第一個遭殃的也是你?!?/p>

            “哎你別真尿啊......”

            馬大余帶著謝意摸了摸宋靈均的頭,吃了飯后,見家里都安頓好了,囑咐馬毅照顧好弟妹,又叮囑莊娘子上鎖,這才提著燈籠冒著夜色,與其他人到鎮門口集合。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

            穿越:安安心心去種田

            作者:艾珠艾寶類型:穿越狀態:已完結

            前世我孤身一人,所以我拼命做好事,攢功德,沒想到穿越后,我也只多了一個便宜娘親。但是,娘親居然毅然決然的找了個夫郎把自己嫁了出去...

            小說詳情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