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

          1.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沈昭韓長渡小說在線閱讀 沈昭韓長渡最新章節目錄

            沈昭韓長渡小說在線閱讀 沈昭韓長渡最新章節目錄

            時間:2024-05-11 16:39:19編輯:天桃

            沈昭韓長渡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說里面的主人公,這本小說文筆情絲順著、筆尖流淌,酣暢淋漓,感覺身在其中。咱們接著往下看沈昭死了,死在天啟二十八年冬。那年正當臘月,汴京的天氣冷極了。破廟窗欞外,大雪撲簌簌的落在青石臺階上,狂風從外頭獵獵的鉆進來,刮得人面皮如同刀割一般。幾個又臟又臭的男人按例過來糟踐她。他們急不可耐的扒了褲子,趴在她還帶著溫熱的軀體上動了幾下,見她沒什么氣兒了,嚇得尖叫幾聲,倉皇逃走。沈昭手腳鎖著玄鐵制成的沉重鐵鏈,枯瘦如柴的身子幾乎完全失了力氣,只能任人宰割的癱軟在冰冷的地上。她目光空洞的望著頭頂漆黑堆疊的瓦片。

            《沈昭韓長渡》 第2章 宋澤懵了 免費試讀

              是以,當她視線掃過人群中同樣一身濕漉漉的宋澤時,眸光清澈淡漠,再也沒有半點兒歡喜和波動。

              她定定的望著綰妃,想起自己上輩子那個在邊關的父親,嘴角微微翹起,擲地有聲道。

              “沈昭愿以父親在邊疆的功業起誓,若小女對宋公子有半點兒男女心思,便叫我東平伯府二房一脈一敗涂地,永無崛起之日!”

              話音一落,眾人愣住了。

              衣香鬢影里的宋澤,也愣住了。

              沈昭這誓太毒了。

              東黎重文輕武,邊關穩定多年。

              就在近兩年,邊境和平告破。

              羌族、草原等聯盟騷擾邊疆并且開始攻占東黎國國土,圣上怕了,朝中大多文人,無用武之地。

              唯有東平伯府二房沈伯清的沈家軍在邊關勢如破竹,轟轟烈烈將敵軍打回了老巢。

              沈昭這番誓言,不但將她父親的身家功名都賭上,更是賭上了整個東平伯府的將來和榮辱。

              看來,她是真的不喜歡宋澤。

              周遭的貴女們看笑話般看著面色慘白的沈嘉,都傳言說,伯府有位姑娘死皮賴臉勾搭著新晉榜眼郎,現在看來,死纏爛打的,不像是二姑娘啊。

              沈嘉沒想到沈昭竟突然轉了個性兒,放棄了宋澤。

              她只覺得難堪至極,丟人丟大發了。

              可惜她大房比不得二房的榮耀,在綰妃面上說不上話!

              “妹妹說這話,你讓宋公子情何以堪……”她弱弱的開口,企圖再將視線轉移到沈昭和宋澤的私情上來。

              不過沈昭卻沒給她機會。

              她想起上輩子,沈嘉為了把她和宋澤往死里捆綁,還設了一個小心機,頓時驚訝的輕呼一聲,“啊,宋公子身上那是什么?”

              宋澤眉頭緊皺,倉促中,袖中落下一塊繡著鴛鴦的絲帕。

              沈昭暗自冷笑,她不善女紅,那帕子原是沈嘉送她用來討好宋澤的,可現在,正好讓她抓住良機,反將一軍!

              貴女夫人們目光一轉,一齊嘩然,天爺,這可是私相授受的下流玩意兒!

              綰妃原本蘇展的眉頭又皺了皺,“宋公子,這是怎么回事?”

              宋澤臉龐清秀,薄唇微抿,“臣不知,許是——”

              他抬眸看了看在寒風中落落大方,沒有半點兒羞怯之意的沈昭,不知為何,心中一動。

              但沈昭豈會讓他說出這帕子是自己的。

              她笑盈盈的轉過頭,偏向沈嘉,純白無辜的一張臉,幽幽道,“這不是大姐姐上個月說繡給未來姐夫的帕子么,伯父還說,大姐姐年紀已到婚配,不日便要好事將近?!?p>

              “是啊,老夫人和伯爺正要給大姑娘說親事呢!”胭脂趁機補了把刀。

              沈昭笑意愈深,好樣的胭脂。

              “那時我還在猜大姐姐的良人是哪家公子,原來,伯父口中的佳婿,竟是宋公子么?!?p>

              宋澤握了握拳,也不知怎的。

              沈昭臉上坦蕩明艷的笑容讓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明明喜歡自己,糾纏了他不短的時日……

              可今日,她為何一改常態,轉而撮合他與她大姐姐?

              沈嘉惱羞成怒,怎么也想不到,往日八竿子打不出一個屁來的沈昭,今日竟如此口齒伶俐。

              “沈昭,你血口噴人!這帕子,分明是你的!”

              沈昭無辜道,“全汴京都知道東平伯府二姑娘武將之女,不善女紅,胸無點墨,我哪里會繡這么精致的鴛鴦手帕呢,娘娘是見過小女繡工的,娘娘,您仔細看看,這繡工,分明不是出自我手?!?p>

              她了解綰妃,前世,綰妃便是一個怕麻煩的人。

              皇后與綰妃斗了五年,她在宮中事事掣肘,絕不會將此事鬧大惹皇上不痛快,最多,就是當著今日眾多高門貴女夫人的面兒,就如上輩子那般,將伯府與宋家婚事板上釘個釘。

              果然,綰妃命人將帕子取過來,視線意味深長的在沈昭與沈嘉之間掃過。

              她在后宮霸寵多年,這點兒陷害人的小把戲還瞞不了她的眼。

              在她的宴上鬧出這等幺蛾子,若要被中宮抓住了還不知又有多少麻煩事。

              她抬手讓沈昭起來,冷冷斜了沈嘉一眼,“看來今日之事,不過是未來姐夫好心救了府中妹妹的小事,伯府好事將近,本宮也沒什么恭賀的,這只翠玉鐲子,便賞給大姑娘作賀禮吧?!?p>

              綰妃此話一出,大家似笑非笑,諱莫如深,也跟著一同道了喜。

              沈嘉臉色越發慘白,就連怔愣中的宋澤,也不解的看了一眼眉眼帶笑的沈昭。

              “時辰也不早了,大家隨本宮走吧?!?p>

              綰妃身子倦乏,不愿在御花園多做停留。

              伯府這笑話鬧了半晌,現下貴女閨秀們正要興致勃勃的去煙雨水榭聽戲。

              畢竟公子王孫們都在煙雨水榭。

              永安侯家風流俊雅對的小侯爺,還有鎮國公府那位幾乎從未在人前露過面的神秘世子爺韓長渡,今日也會出席。

              人群漸漸散去,只余東平伯府主仆幾人。

              沈嘉嚇得渾身直發軟,恨恨的剜了沈昭一眼,“妹妹今日在宮中闖下大禍!回府之后,我倒要看妹妹該如何跟祖母和父親交代!”

              沈昭冷笑一聲,“綰妃娘娘金口玉言為大姐姐與宋公子做媒,怎么算是闖禍?妹妹這是成全姐姐才是?!?p>

              “你——”沈嘉怒不可遏,可當著宋澤的面兒,又發作不得,“豆蔻!我們走!”

              沈嘉不顧形象,倉皇帶著婢女離開,徒留宋澤長身玉立。

              他直勾勾的盯著沈昭,突然上前一步,伸出大手,似要抓住她纖細的手腕兒。

              沈昭飛快倒退幾步,想到上輩子他對自己的折磨,反射性渾身發抖,嚴詞厲色的瞪著他,“宋公子,你這是做什么!”

            沈昭韓長渡

            沈昭韓長渡

            作者:佚名類型:古言狀態:連載中

            沈昭死了,死在天啟二十八年冬。那年正當臘月,汴京的天氣冷極了。破廟窗欞外,大雪撲簌簌的落在青石臺階上,狂風從外頭獵獵的鉆進來,刮...

            小說詳情
            8050午夜二级_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久久_香蕉视频app_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
            <dd id="umrve"><track id="umrve"></track></dd>

            <button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button>

                  <li id="umrve"><acronym id="umrve"></acronym></li>

                  1. <tbody id="umrve"></tbody>
                    <button id="umrve"></button>